第三百五十七章 艹!这比好阴险。

    在奔袭北营的路上,长天做了两件事,第一广撒探马,查看地形,并且弄清楚董卓的援军是谁,多少人马,到了哪里。

    董卓大营位置是清楚的,那么对方既然驰援,必定会选择最直接快速的路线,要想拿下北营,肯定是尽量不能让对方两支部队合流,所以各个击破是唯一的选择,现在就是看先打郭汜,还是援军。

    如果时间足够,那么就以绝对强势的姿态,杀向北营联合孙坚,在最短时间内,击破郭汜,这样对方的援军,在自己联合孙坚的情况下,会处于绝对的劣势,难以翻盘。

    只不过这实在难以掌握时间,万一郭汜没败,援军却到了,就会横生枝节。

    所以长天还是觉得,先对付援军,只不过不知道带兵的是哪一个。

    如果是李傕,那么又将是个大麻烦,由李傕所率领的骑兵,实在太厉害,绝对是个不下于吕布的当世顶尖骑将。

    不过不管是谁,终归免不了要一战,所以长天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等,等探马的消息。

    哪怕对方的援军,比自己早到北营,他在情况不明之下,还是会等,等待能够在北营双方大战时,从背后突入的时机。

    “启禀主公,我军西南方向三十里,正要大队人马赶来,方向是董卓北营,领军者是李傕,大概一万人马,全是骑兵。”李然接到探马消息之后,赶过来报告。

    “果然是他,看来还是我出来的早,李傕要比我晚到,这点时间要击败郭汜太难,只能先啃了这块硬骨头。”长天淡淡说道。

    李傕绝对比郭汜要更厉害,郭汜确实十分勇猛,历史上的郭汜,能和吕布单挑,只是受了轻伤,足够称道得了,不过他终究是马匪出身,领兵作战比不上李傕。

    “主公,西凉铁骑善战,再者李傕若来,那三千飞熊必至,不宜硬拼,只可智取。”这时候立在一旁的陈宫说话了。

    “不错,只能埋伏对方。”长天点头道。

    “主公,我这里有一份附近的地势图,李傕与援助郭汜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处地形,适合埋伏,可在此伏兵,静待来敌。”陈宫取出一份地图,递到了长天面前。

    “此图从何何来?”长天疑惑道。

    “是我命人探明四周的地形所画,范围不过方圆三百里内,却也足够覆盖整片战场之用了。”陈宫笑道。

    “哦?什么时候画的?我怎么不知道?”长天好奇的问道。

    “击败张济之后,我便命人前去查探了。”

    长天点了点头,心中很是欣慰,有个谋士果然不一样,自己想不到的东西,他就能想到,陈宫是个有能耐的人,别看平时话不多,不过每次都能说道关键点上,让长天很是满意。他现在倒是有些了解,刘备说的那句名言“如鱼得水”是什么意思了。

    “好,便依你所言,在此处设伏,击败李傕,再破郭汜。”长天果断的点头道,

    现在也只有这种办法了,他虽然对自己的士卒有信心,但也实在没有兴趣,去和李傕的一万骑兵硬碰硬,更别说里面还有三千飞熊军,这种天下最强的特殊骑兵,他对自己的部下向来是极为看重的。

    埋伏是一件技术活,长天倒是善于此道,他对埋伏别人一直有些乐此不疲,面对白波是如此,面对吕布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不过埋伏李傕,不可能像历史上袁绍用麴义八百先登、千名弩手大破公孙瓒那样行事,对于历史上的战役,生搬硬套是行不通了,白马义从是轻骑,没多少防护,对于在狭窄地带的强弩攒射,没多少抵抗力。但是西凉铁骑不一样,他们是重骑兵,装备好的让长天都有些嫉妒,其中飞熊军就更甚了,用远程伏击,只怕连对方的铠甲都射不穿,显然不能这么做,长天必须要另外想办法。

    山路边的两尺高草丛之中,长天静静的伏在里面隐蔽身形,在他周围的是和他一起的数千步卒,而他们的对面同样也有大量的人马隐没其中,只等李傕大军的到来。

    没过多久,远处烟尘大起,开始传来阵阵马蹄之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像是滚滚奔雷从九天砸落,又像是江海大潮浩荡无匹,光听声音就知道,是一支整齐、威武、无可匹敌的虎狼之师。

    长天看到了对方的兵马了,跟西凉所见之时,如出一辙,铁甲森森,旌旗招展,突进之时,仿佛挟着万千大势,让人生不出敌对之心。

    “真是一支强军,不过赢得肯定是我!”长天看着敌军,眼神变得犀利之极。

    常言道,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而这一次,轮到长天的鞋子湿了。

    在西凉骑兵距离长天埋伏之处,不过千米远的时候,只听李傕,用极具穿透力的声音一喝,上万骑兵,竟然慢慢停了下来,此时对方的部队,离长天埋伏的地方,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我说右将军,我的探马早已查清你部动向,你在此处埋伏于我,与掩目捕雀何异,徒惹人笑耳。”李傕对着前方那片地段,然后高声大喊道。

    长天有探马,别人自然也有,更何况西凉军,本身就以长途奔袭著称,没有众多的哨探、向导开路,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得已之下长天只能从埋伏的地方露出了身形,他身边的数千士卒也排开阵势,站在了他的身后。

    他看向了李傕,喊道:“稚然,你我终在这沙场相见了,早在西凉时,本将军就对你十分看好,对你率领骑军的本领也很是敬佩,若非不得已,真不愿与你大战。事已至此,多言无益,今日我便让麾下士卒,称称西凉铁骑的份量。”

    李傕对长天的话,好似没有听到,也不接长天话茬,反而说道:“右将军,你屡次大战,我皆有所闻,设伏乃是你最大的本事,你以这区区人马,想引我轻敌冒进,然后再让其他伏兵齐出,好一举拿下我,不知我所言可对?”

    长天眉头皱了皱,朝另一边挥了挥手,只见另一侧再次冒出是极多的人影,显然也是伏兵。

    “哼,倒是小瞧你了,既已被识破,我便放弃伏兵,与你堂堂正正一战!”长天大声说道,言辞之间十分激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嗤嗤,人言异人狡诈多端,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右将军何必如此做派,我与李守诺已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何不请守诺出来一会?”李傕对着长天笑道。

    长天的眉头更皱了,脸色也开始有些不好,但是没有动作。

    “怎么,右将军不愿请守诺出来?不瞒右将军,我奉太师之命,前来驰援郭汜,却未必非要决出胜负,不过右将军,你却是抱着决胜之心而来。既然右将军不愿坦诚相见,你我二人,不如就在此等候,只待中路决出胜负,各自收兵回营,倒也省得麾下士卒枉死了。我二人倒可以赌上一局,就赌中路胜负如何,我赌太师必胜,不知右将军,意下如何?”李傕咧嘴笑道,他将武器横在马背,双手交叉在小腹,好整以暇的对长天说道,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显然是吃定长天了。

    长天冷冷的看着对方,不久之后,对典韦点了点头,只听一声号角向,李然带着骑兵,从一座小山后面,转了出来,跑到了长天身侧。

    “想不到李稚然,也是如此怕死之人,之前倒是高看你了。”长天嘲讽道。

    谁知,李傕根本不等长天把话说完,就突然大喝一声。

    “杀!”

    他直接就带着骑兵冲了过来,显然是准备趁长天的部队,因为刚到的骑兵,阵势不整的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击败长天。

    “艹!这比好阴险,特么以前怎没发现?”长天忍不住大爆粗口。

    “列阵迎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