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长天的战术 续

    李傕看见在道路两旁的麴义士卒,却没有下任何的命令,只要对方敢挡在他的前面,飞熊军就会毫不留情的,彻底绞碎他们。

    他自信世上没有人能正面挡住飞熊,那个高顺也不行,高顺的兵确实很强,但还不够!远远不够!眼前这些也一样!他要让这些自诩厉害的所谓先登,只能在两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冲过去,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轻易的灭杀他们的同伴,好让这些先登知道下,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是。

    麴义看着对自己视若无睹的飞熊军,眼中寒芒四射,被人无视是作为一个在战场厮杀的武将,最大的耻辱。

    “出戈!”麴义一声令下。

    只见,那些原本出现在路边的士卒,纷纷往后退了几步,让出了藏在他们身后的同伴,而一直隐藏在后排的先登营,手中持了一支长长的战戈,木质长柄足有三四米,战戈的刃口锋利无比,足以切金断玉。

    这是长天打造出来,专门对付战马马蹄的,这也是他准备的另一件针对西凉骑兵的利器。

    不过飞熊军的战马,从头到脚基本都有保护,就连马腿前方,都有坚韧又能弯曲的铠甲下摆,如同锁甲或者片甲一样,既能有效的挡住对方的攻击,又能尽量减少对飞奔的战马的影响,只不过这种铠甲的制作工序十分复杂,且价格昂贵,只有飞熊军才有配备,其他骑兵是没有的。

    在西凉见过飞熊战斗的长天,自然也知道飞熊军的这种装备,所以他打造的战戈,并非是用来与那坚韧非凡的马铠抗衡的,而是专门对付飞熊军战马的后面两条腿。

    只见先登营后排与前排刚退回来的士卒合力,将一支支长戈,向斜前方快速的送出,十分准确的落到了,战马的两条后腿前方,然后用尽全力往回一拉!

    顿时那些中招的马,马腿上鲜血直飚,一个个倒在地上,甚至还有些马的马腿直接,被切了下来,正在痛苦的挣扎悲鸣。

    而那些马背上的飞熊军,纷纷的因为惯性直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也有一些直接被后面的战友踩踏致死。

    只是片刻时间,妄想直冲而过的飞熊军,遭到了猛烈的打击。

    整支部队,在左右两侧奔跑的骑兵,很多都中了招,只有在路中间奔跑的才会安然无虞,只这一下,瞬间让李傕损失了至少两三百人。

    不过要想在战马奔跑的途中,准确的将长长的战戈,伸到战马的四条腿之间,需要两人默契的配合,和准确的眼力以及刻苦的训练!麴义可以毫不自夸的说,现在只有他的先登营,才掌握了这种手法。

    “啊!你在找死!!!”看到这一切的李傕,愤怒欲狂。

    “给我杀了他们!”

    李傕此时已经不想去对付前面的弓兵和骑兵了,他要灭掉眼前这支军队,自飞熊军建成以来,还没遭到过这样大的损失,在西凉任谁听到飞熊的大名,都会选择绕路,不想今天却在这些货色的手里吃了大亏,这让李傕如何不怒。

    遭受到猛烈攻击的飞熊军,在李傕的怒喝下,一瞬间就开始齐齐的减速,然后又很快的拨转马头,朝着两边的先登营冲了过去。

    麴义看到开始发狂的李傕,冷笑不已。

    旋即大喝一声:“弃戈!入林!”

    先登营立刻纷纷扔掉了手中的战戈,连看都不再看一眼,马上转身拔腿就跑,哪怕一点与飞熊军死磕的意思都没有,果断的令人惊叹,似乎对于长天重金打造的长戈,根本不屑一顾的样子。

    先登营士卒的速度惊人,在飞熊军减速、转身、冲刺的这段时间里,已经纷纷冲进了不算太茂密的树林,连一个人都没有受到攻击,只有和绊马索士卒一样,握住长柄的双手手心有些磨破了而已。

    “混账,汝这无胆匪类,也有脸妄称先登!鼠辈!汝给我出来!”李傕看道,先登营的举动,立刻破口大骂。

    李傕看了看不算茂密的树林,正在犹豫是否要追进去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了,不过这次不是飞熊这边,而是后面的西凉铁骑。

    西凉铁骑的前队因为遭到了,落霞军大量绊马索的袭击,倒下了大片,然后后队又因为李傕的命令,不得不冲向左右,护住中路,准备重振旗鼓,上马再战。

    然而,大量的马匹被绊倒之后,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身重新列队呢,何况还有不少马的马腿已经瘸了,甚至断了。

    于是乎,后队那些负责保护中路的铁骑,不得不止住了脚步,开始等待倒下的那些同伴,再次上马。

    骑兵停止之后,和活靶子并没有什么两样,根本就没有灵活性可言,再加上骑兵数量很多,簇拥在一起,简直纷乱不堪,根本别想很快再次移动。

    于是,长天的步卒开始行动了。

    典韦冲在第一个,徐晃则在另外一边,也开始出击,大量的步兵像蚂蚁一样,涌向了停住不动的食物。

    一场厮杀开始了,骑兵们只能仗着手中的长兵器,尽可能的将步兵比在外面,让他们不得近身,但是这种办法在盾兵,以及配合无比默契的落霞士兵面前,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而对于典韦这种人来说,简单的突刺攻击,都会被他直接将武器劈断,或者击飞老远,此时的典韦,简直化身成了真正的杀神,带着他的护卫军,好似虎入羊群,纵横莫当,极速的收割着西凉骑兵的性命。

    徐晃那边自然也不甘示弱,同样杀得西凉兵鸡飞狗跳,毫无招架之力。

    李傕很快就发现了后面的情况,因为惨叫声,嘈杂声,喊杀声,越来越大,彻底把李傕对麴义的怒火,给吸引了过来。

    “长天!我与你誓不两立!”李傕看到纷纷倒地惨死的西凉兵,顿时目呲欲裂,出生痛骂长天。

    当然他的动作自然也没停下,第一个转身朝后面冲去,他率领的飞熊军自然也紧紧跟上,立刻救援身后的同伴。

    看到李傕满脸疯狂,长天面带笑意,立刻下令鸣金。

    “铛铛铛”

    信号一开始,典韦和徐晃二话不说,立刻果断的撤退,连多杀一个敌人的想法都没有。

    而缓过气来的西凉人,自然也没有追击的想法。

    于是乎,在李傕拼命赶回来的这段时间里,长天的部队如同麴义的先登营一样,再一次安然无比的撤退到了树林之中,而这一次是真正的撤退,根本没有在出来的意思。

    李傕赶到时,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树林中。

    他双目冒火,脸色难看至极,同时万万没有想到,长天竟然能想出这么多出其不意的办法,让自己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连带损失的飞熊军,这次至少伤亡了一千骑兵的战力,虽然飞熊军死亡的人数不多,但是没有了马的骑兵还叫骑兵么???

    李傕喘着粗气,良久才冷静下来,然后再次上马出发,他们没有救助伤兵,轻伤的上马继续,没马的留着护送重伤者回返,实在伤太重的就无能为力了,战争总是要死人的。

    随着李傕的再次上路,他发现前面的路越来不好走,但是为了尽快赶去和郭汜汇合,他只能忍了。

    再次重症旗鼓的西凉骑兵,气势已经不比之前,不过强大依然。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李傕,嘴角竟然泛起了笑意,因为他看到落霞的骑兵了,原来的远程步卒,已然不见,想必是为了避开自己,而选择了崎岖的山路,但是骑兵却不行,所以对方的骑兵和自己一样,只能选择这条坑坑洼洼的道路,而被减缓了不少速度。

    “追上去!给我杀光他们!!”李傕兴奋的大吼道。

    终于可以报仇了,只不过没想到这机会,竟然来的这么快,这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落霞骑兵也发现了后面猛追而来的李傕,立刻开始加速逃跑。

    就这样李然在前面跑,李傕在后面追,一追一逃,展开了拉锯战,不过显然李傕丝毫没有放过对方的意思,他可没有怜悯之心,那李守诺人虽不错,但是既然为敌,那就绝不能留情,他要杀光落霞的骑兵,让长天尝尝,自己刚才的承受过的痛苦和悲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