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长天的战术 终

    落霞骑兵在前奔驰,李傕的铁骑在后紧追不舍,在李傕返回带领西凉铁骑再次出发,到发现落霞骑兵踪迹,并且穷追猛赶的这段时间,其实并不算长,碍于路况的恶劣,双方谁都没有把速度,提升到最快,这样对马腿马蹄的负担太大,很容易就会对骂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落霞兵撤退的方向,正好是郭汜与孙坚交战的方向,因此李傕追赶起来全无顾忌,因为他本来就是要走这条路。

    很快,李然他们来到了一处山谷,山体不算太高,但是比较陡峭,至少马是走不上去的。

    李然回头看了看,在后咬住不放的西凉兵,眉头微皱,立刻带着人,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山谷。

    很快李傕也到了山谷前方,他二话不说就要带人冲进去,忽然,李傕的外甥胡封,劝阻道:“大人,此处地势险要,道路狭窄,行军不便,若突遇贼子伏兵,只怕于我军大不利。”

    李傕一听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就摇头道:“长天麾下大将,我皆识得,适才此人麾下武将已然尽出,还有谁能领兵设伏?再者奔赴北营,走此路最快,若是绕远,非多出半日,不可到达。无需再言,便走此路,我料其必无伏兵!”

    说完李傕,带着人一马当先,冲入了山谷,他刚进山谷没多久,就看到了前方因为越来越不好走的山路,而速度变的更慢的敌人,顿时再次快马加鞭,朝对方冲去。

    “快,加速冲出去。”李然在前面大喝道。

    他一边跑路,还不时的转头看着后面的追兵,不过此时眼中却很平淡,他看向李傕的眼神,甚至还有些怜悯,此人已经彻底堕入了主公的圈套,尚不自知。

    “梆梆梆!”

    已经很深入的李傕,突然听到了两边山上传来一阵清脆的竹梆子响,顿时一惊,连忙看去。

    只见山头之上,突然间出现了数千个落霞士卒,都奋力的拿着大石头,开始往下狠狠砸去,有些石头实在太大的,则是几人合力,对着下面的骑兵,用力推下。

    “怎么还有伏兵!”这是李傕心里突然间冒出的想法。

    这确实是长天的伏兵,而且这一处山谷,才是陈宫之前所说的,适合埋伏的地点,这里才是长天真正设下杀手的地方。

    但是由于这里本来就地势险峻,一般的领兵将领都不会轻易冲入,他们只要等待一段时间,让人爬上山头,仔细查探,就能知道到底有没有伏兵,不过这需要花费极多的时间,是最稳妥的选择。

    当然还有更简便的办法,将万人骑兵队,分成十个千人队,以纵列一队队前行,两队之间,相隔一定的距离,这样让对方不知道埋伏哪一队好,而全员都是骑兵,这样走出这个小山谷,也费不了太多时间,就算遇伏,那么退出来也不会遭受太大的损失。

    所以,如果长天直接在这里埋伏,非但兵力没办法全部派上用处不说,还容易被对方发现,或者化解。

    因此才有了之前,那一系列的动作。

    长天把超过了五分之四的兵力,都用在了前面的诱敌上,这可以让那李傕更容易相信,自己兵力已经都派出来了。

    他先是来了个出其不意,采用了两轮绊马索,让对方的马匹损失不少,接着又利用李傕深信飞熊军,可以无视大部分攻击这个心理,用先登营的长戈重创了飞熊,再接着使用步卒对骑兵的围杀,吸引住李傕的注意力,让对方的马匹和士卒再一次受到损失,也让落霞诱敌的骑兵,以及被李傕恨上的先登营将士,有更多的时间撤退,只不过这些通通都是激怒李傕的手段而已。

    再然后才是关键之处,长天让落霞的最关键的主力兵种,骑兵,作为香甜的诱饵一步步诱使李傕,落入圈套。

    果然,李傕中计了。

    一时间落石无数,全部朝着,李傕的西凉兵马砸了下来,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是砸着就死,碰着就伤,根本不是厚重的铠甲所能防御的。

    长天打一开始,就没准备正面对抗李傕的骑兵,他宁愿正面硬碰硬,去教吕布做人,但是面对李傕除非万不得已,是绝对不愿的,飞熊军确实太强大。

    朝着敌人砸下去的都是清一色的石头,滚木是没有的,这么短时间内,砍木头是肯定来不及的,而且那声音弄不好还容易被敌人发现,而山上最不缺的显然就是石头。

    陈宫面色从容的站在山顶,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已经乱成一团的敌人,自言自语道:“主公的攻心之法,越来越高明了,可谓出神入化。”

    长天的伏兵正是由陈宫和王双两人率领,陈宫自然会领兵打仗,只不过不能亲自冲锋罢了,至于那些伏兵则是长天自己的本部兵马。

    于是在这么一场,精心算计之下,长天毫无意外的获得了胜利,而且是大胜。

    “随我突围!”李傕悲愤无比的大声怒吼。

    此时他已经不敢在向前冲了,前面的李然肯定做好了周全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自己现在冲过去,绝对讨不了好,于是李傕不得已,只能部队掉头逃跑。

    这么多骑兵已经乱作一团,掉头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趁这当口,两边山头的落霞军,又是一阵猛砸,再次让对方伤亡不少。

    “冲出去!”李傕朝着已经从后队变成了前队的骑兵大喊。

    所有能上马的,哪怕坐骑已经死亡的士卒,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来时的那个谷口拼命逃窜。

    这也不怪他们,在这片山谷里,死得实在太憋屈了,连对方的人都摸不到,就被砸死,使得做么凄惨,便是两军对阵,拼命搏杀,战死在沙场,也比这痛快的多。

    然后,长天自然不可能让对方,轻易的撤离,此时的谷口,长天的士卒已经赶到了,顿时狠狠的堵住了对方的冲击。

    山口的狭窄,注定了骑兵的冲锋会受到极大限制,可以想象下,百名骑兵并排冲击,与十名骑兵并排冲击的气势,两者之间肯定是天差地别。

    所以,落霞士卒挡住的对方,再次厮杀在一起。

    眼见前方队伍被阻,后方队伍不断伤亡,李傕的双目已经赤红,他知道如果再不冲出去,那么这里就将是他和他麾下骑兵的葬身之所!

    “让开,我来!”

    李傕大喝。

    随即再次喊道:“胡封!李进!李暹!李利!李桓!李应!飞熊百夫长五人!随我殊死冲阵!!!”

    他看的这些有名字的人,大多是他李家的子弟,有侄子外甥和堂弟,都是在他麾下领军,有些本事并不是吃干饭的,现在既然士卒们,起不到作用,那么自然该他们这些将领,亲自冲锋。

    于是李傕带着他们并成一行,望谷口直冲,他身后的则是那些马匹还幸存的飞熊军。

    李傕的气势已经变得无比疯狂,掩藏在疯狂之下的则是撕心裂肺的悲怆。

    “让开,放他们过去。”已经赶来的长天,下令道。

    不是他心软,而是没有必要去死拼,要挡住这种状态的李傕,显然是要用人命去填补的,长天早已看到,因为李傕亲自带头冲击,已经让麾下的骑兵,变得有些视死如归了,这种敌人太恐怖,不好打。

    既然已经大获全胜,就没必要,和这些已经败了得,一心只有死中求活的去拼命了。

    长天让他的军队,再次退了回去,放过了李傕和他残存的部队。

    李傕在撤退的途中朝长天深深的看了一眼,眼神中的仇恨和悲愤显露无遗,还有一种并未认输的神色也同样的流露出来,显然他击溃长天的决心,没有改变。

    “稚然,这一次是我赢了。”长天看着远处的李傕,淡淡的自言自语道。

    “下一次,也一样!”

    不知道下一次再在战场上与李傕相遇,会是何时,不过短期内是应该不会了,以现在李傕兵马的状态,董卓不会再派对方上战场。

    “左右两路伏兵,下山打扫战场,其他人直接跟我来!”

    长天没有任何,在这里清点战利品的兴趣,还有郭汜等着他去打。

    李傕败了之后,肯定会派遣小队骑兵,绕路去给郭汜报信,好让郭汜有所准备。

    所以自己一定要马上出去,敢在李傕送信人的前面,突袭郭汜,力争一举全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