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逻辑是很好的东西

    “李然追上去杀。”长天直接下令。

    他自己率领大军,紧随其后,长天看着徐峰仓皇撤退的背影,不由得咧嘴笑着。

    “这蠢货,也要用诱敌深入的谋略,真不知脑里装的是什么。”长天不屑的说道。

    一个自己绝然不可能抵挡的对手,甚至连己方的攻击,都不一定能对其造成多少伤害的对手,却敢来主动伏击,又不是到了鱼死网破,你不死我就死的境地,这特么不是摆明了告诉对方,我有后手么?

    “所以说,逻辑是个好东西,它能瞬间区分出,蠢货与正常人的差别。如果我是正常人,那么这个徐峰,就一定是个蠢货了。”长天笑道。

    “连最基本的逻辑都没有,甚至连一点自知都没有,又何必出来送死呢。”长天看着很快就会被自己的骑兵赶上的徐峰部队。

    这徐峰带着都是步兵,为了诱敌又不得不跑一段路,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有骑兵么?徐峰难道以为他能跑的过骑兵?还是以为凭借郭汜的援助,能足够的挡住自己的兵锋?

    这样的人怎么配,做自己的对手,长天摇了摇头。

    徐峰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方法好像出了那么一点点纰漏,落霞骑兵跑的太快了,追击的队伍快被追上了。

    “艹!忘了他能够单独派出骑兵了,玛德。”徐峰抱怨道。

    “加速奔跑!”他扯开嗓子大喊。

    然而落霞骑兵,已经追上了他的后队,开始了无情的杀戮,徐峰手里的兵根本不是落霞兵的对手,用砍瓜切菜来形容都还有一点不足。

    徐峰心痛的看着自己的部下,被一个个的砍倒、撞死,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他心中对长天的恨意,简直就像是保家卫国的战士,面对入侵中原烧杀掳掠的外族杂碎一样的仇恨无比,在他眼里长天可憎的面目,跟那些异族也就差不多了,至少杀戮劫掠欺负弱小这点上,他觉得是一样的,只是徐峰全然没有想过,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而已。

    他不针对长天,连屁事都不会有,除了孤鹜城外对峙过的陆长刁和面具男这两人外,长天根本没有主动针对过其他玩家,哪怕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一样,一来么玩家也确实称不上对手,二来么你也不能因为别人骂了你,你就要去宰了对方,这种做事的方法和心理,在任何地方都走不通,太极端,缺陷太大,害人害己。

    至少损失三分之一的人马的徐峰,总算到了预定的地点,他让人渐渐的停了下来,摆开阵势,像是要拼死一搏的样子。

    “嗯?伏兵就在这里?”长天自言自语道。

    他开始查看那附近,哪里有可能有伏兵的地方,很快他找到了两处,一处是一座小山,山上光秃秃不可能有伏兵,肯定是背后藏了人,因为那边地势相对平坦,所以藏的应该是骑兵。

    另一有一处则应该是步卒的埋伏地点。

    他对打仗其他不太熟,但是对哪里适合埋伏这点,是十分的熟悉的,长天就是靠着伏兵,才打了几场大仗。

    长天的思索,并没有打断前进的步伐,他麾下的士卒,仍然在向前推进,同时也警惕着对方的伏兵。

    “传令麴义、李然,防范右侧来袭的骑兵,一旦敌人出来,务必给予迎头痛击,再传令徐晃、大力,防范左侧。”长天下令道。

    “诺!”

    队伍分工明确,很快组成了联合阵势,准备抵御来敌。

    “长天,今天就是你引以为傲的部队,彻底毁毁灭的时候。”徐峰满脸狰狞的叫嚣道。

    然而,长天却仿佛置若罔闻,根本不理对方,他继续下令道:“王双,你带我本部余下的士卒,冲杀前方部队,务必多杀,最好一个都不放过,去吧。”

    王双抱拳点头,却不说话,随即便带着士卒,冲了过去。

    “此人无礼,奉令却不应声,恐有异心。”陈宫的眼神扫了扫王双的背影,轻声道。

    “无妨,只要他还听令于我,便是我的人。”长天摆摆手,语气平淡。

    典韦闻言,冷冷的睨了王双一眼,双目略带煞气,没有说话。

    王双带着部队快速靠近之后,只听一声炮响,果然冲出了两路伏兵,而位置正是长天猜测的地方,兵种也没有料错。

    “传令李然、麴义,给我剿灭这支西凉铁骑!”长天大喝一声。

    西凉铁骑很厉害,但是对方只有将近五千骑,而且不是李傕郭汜所带领,因此战斗力要差一截,长天有足够的信心,从正面击垮这支部队,在长天看来,这是徐峰和郭汜,送到他嘴里的菜,自己不一口吃掉,岂不是辜负了对方的美意。

    至于左侧的步卒,虽然数量也有上万,但是在同等数量下,有没有强将的带领,就会变成极为关键的要素,这边有徐晃和孙大力,对面却是个不知名的副将,只稍一接触,高下立现。

    所以长天把注意力,放在了右侧的交锋上。

    五千西凉铁骑,发起了冲峰,目标正是李然和麴义,落霞骑兵也毫无惧色的展开对冲,双方数量差不多,平均战力对方稍胜一筹,但这不会影响李然他们的信心,这一仗赢定了!

    “杀!”

    李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手中钢枪连刺,挥舞横击,立刻将几名靠近他的西凉骑兵,扫落马下然后当着死在双方无情的马蹄下。

    双方骑军对冲,不少人都被击落马下,数量上则差不多两方对等,西凉铁骑凭借极高的素质,有效的挡住了对方的冲击,同时自身的反击,也是还算犀利,就算面对那一千兄弟营的攻击,他们也能暂时抵挡住。

    但是长天这边,并非只有骑兵这一支队伍,还有悍不畏死的先登营,一千先登和四千不到的预备役,趁着双方马匹错身而过,因为攻击速度大减的时候,一股脑的冲了上去,开始与失去了速度优势的西凉骑兵,展开搏杀。

    这一次,西凉兵马抵挡不住了。

    在先登营与对方混战,死死拖住对方的时候,李然以最快的速度调转了部队的朝向,开始了再一次的冲锋。

    西凉铁骑,受到了两面夹击,而且是长天麾下战斗力最强的两支部队,同时又被人死死拖住丧失了,骑兵最重要的机动力,他们的结果,已经是可以预见得了。

    这一点就算不懂打仗的玩家,也能看得出来,徐峰自然也是一样。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正在被屠杀的西凉骑兵,他一直以为外面传言的,长天正面大胜吕布,全部是曹操等人的功劳,现在看来只怕传言是真的了,徐峰这才知道,追击彻底低估了对方的力量,败的很彻底。

    他突然看到,长天正微微歪着脑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仿佛在看着猴戏一样的看着自己时,徐峰差点气炸了肺,他怒吼道:“长天!你别得意,我们的帐,老子迟早要讨回来!四面散开,保住性命!”

    长天听后,鼻子出气哼了一声,高喝道:“你唯一能做得到的事,那就是看见我,就绕路,把这点记清楚,别再忘了。子全,送他上路。”

    徐峰败回,他果断的下令四散,还算为自己保留了一些元气,只不过西凉兵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五千骑兵逃出极少,一万步卒被杀得大败,仓皇逃窜。

    这一仗的结果让长天,眉开眼笑,比大败了李傕更高兴,因为有好多马。

    李傕的失败,是因为长天刻意针对了他们的坐骑,而埋伏时候的落石,也不可能对准人去扔,所以李傕的伤亡,虽然人数不少,但是损失最大的还是马匹,所以那一战,长天粗看了看,能收获的战马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伤残的,但是这一战,自然不同了,自己起码能入手三千多匹好马!

    这让长天不得不兴奋,战马在目前的游戏中,是有钱也买不到多少的,所以这次收获不可谓不大。

    这里战斗胜利,重创对手,后面的郭汜将变得很简单,所以他接下来的问题,就只有如何获取,讨董的胜利了。

    终究还是要和董胖子,大战一场。

    想到此处,长天免不了有些,心情激荡,面带笑意看了看,董卓大营的方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