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只管试试

    “大人,长天大败郭汜伏兵,自己却损伤极小,下一步该如何请大人定夺。”古烁今毕恭毕敬的站在陶谦边上,完全没有一个玩家的自觉,对陶谦仿佛俯首帖耳,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郭汜攻我之时勇猛无比,怎么在长天面前就如此不堪一击?废物!一群鼠辈!”陶谦对于长、郭二人,没有两败俱伤,很是不满,对于长天干净利落的干死了对方,更是气恼非常,开始破口大骂。

    古烁今此时和陶谦的关系,算是颇为密切,两个人一个像久旷之身的勾栏娼妓,一个像精虫上脑的多金嫖客,一拍即合,顿时干柴与烈火,那是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陶谦作为一个富庶大州的刺史,作为一个颇有名气的来说,他也有他自己的矜持,不是别人轻易的勾搭的。

    但是。

    就好比,每一个婊子都有自己的原则,除非,她坚持不住。

    所以,陶谦在古烁今的攻势下,也坚持不住了。

    古烁今能作为大公会的会长,自然有他的手段,公关这种事不过小菜一碟罢了。

    他一上来,先是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他与长天有大过节,大仇,在他的说法里,那简直是血海深仇,堪比袁术的夺妻之恨。

    于是陶谦来了点兴趣,然后古烁今又说道,黄巾一战差点就能把长天的部队彻底消灭,可惜因为曹刘二人,功亏一篑。

    古烁今的言辞那是声情并茂,催人泪眼,陶谦也在一边为他们扼腕叹息不已,于是乎他将古烁今,划成了与自己同一战线的人,陶谦觉得此人可堪一用。

    再然后,古烁今抛出了一连串专门针对长天的主意之后,两人终于成功勾搭在一起,暗中自称讨长联盟。

    谋划的就是如何在讨董的过程中,连着长天一块儿讨了。

    “那孙文台太过死板,不愿与我等共讨长贼,此时不宜行事,当从长计议,为今之计先要击败郭汜,讨董大战之后,再行其事。”陶谦捋着自己的胡子,摇头晃脑的说道。

    “大人高明,就暂且放过那长贼,让他得意一阵,届时只消大人略施小计,定能让他哭都哭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部队,死伤殆尽。”古烁今连忙马屁送上,说的陶谦那是笑容满面。

    就在两人阴恻恻的说话时,边上的一员小将,听得眉头直皱。

    “右将军不顾艰险,拼死退敌前来救援,你们俩却在这里商讨背后暗算,简直岂有此理。”那小将心道。

    正待陶、古二人,密议对策之时,忽然陶谦发现边上还有人,于是对那小将说道:“文向,你且下去,我这边暂时不需要护卫。”

    古烁今一听突然一个激灵连忙问道:“刺史大人,刚才那人可是琅邪莒县的徐盛徐文向?”

    “正是此人,怎么?”陶谦问道。

    古烁今眼珠一转连忙谄笑道:“大人,我屡次被长天所杀,皆是因为身边无一人护卫,大人不如将这徐盛给我,我多一个护卫,讨长也多一分保障,不知大人可否割爱?”

    “此事倒也不难。”陶谦点头道。

    古烁今一听心里顿时一个激动,徐盛人称江表虎臣,为吴国立下过汗马功劳,本事绝对不小,要是能把这徐盛收到麾下,那就太值了,至于对付长天,不过是为了出口气,招揽名将,才是真正的大实惠,大收获,古烁今的心里乐滋滋得。

    随后陶谦说道:“这样,等到灭了长贼之后,你可来我军中任职,届时此人便调到你麾下听你差遣,你看如何?”

    古烁今听后脸色不变,仍然笑眯眯的,不过心里却大骂陶谦老贼,真特么不是东西,还想要老子给你打工。

    “好!只待灭了长贼,我一定投身大人麾下,助大人成就王霸之业!”古烁今信誓旦旦的说道。

    陶谦点了点头没说话,心里却在冷笑,当他傻么,张口就问自己要人,异人果然贪得无厌、恬不知耻,看来真的只配当成狗来用。

    北营的战斗变得万分激烈,真正已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

    因为郭汜已经知道,自己的派去对付长天兵马被彻底击溃,此时此刻摆在他面前恶只有两天路,第一条那就是撤退,彻底放弃北营,第二天自然就是死拼,最好能够在长天赶到之前,大败对方。

    对于撤退回去,承受董卓怒气,郭汜还是选择了拼一下,这次他把部队全部派了上去,试图速战速决,打败对方。

    场上的孙坚独自一人,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心中恼怒异常,这陶谦的动作简直奇慢无比,让自己平白遭受损失。

    孙坚通知陶谦的人,自然早就到了大营,陶谦倒不是为了坑孙坚,毕竟同一阵线没这必要,他在和古烁今商量,决胜的对策,因为古烁今说有办法,偷袭郭汜,直接取胜。

    两人商量之后,陶谦带兵出发,和孙坚一起正面抗击郭汜疯狂的攻势,而古烁今则开始联络对面已经复活的徐峰。

    徐峰废了一个十分珍惜的道具,才提前复活,接到古烁今联络后,一拍即合。

    他准备背叛郭汜,转投联军的阵营,这样即便再遇到长天,对方也拿他无可奈何。

    事实证明二五仔总是防不胜防的,郭汜中招了,因为他的绝大部分兵马都被派了出去,导致被徐峰偷鸡而本阵大乱,让他彻底失去了胜利的希望,怀着满腔怒火的郭汜,不得不撤退了。

    大战结束没多久,长天到了。

    “右将军,倒是能掐会算,算准了陶某与文台,杀败了郭汜,才赶过来,右将军这份心计,陶某拍马莫及。”陶谦一边摇着头,一边阴阳怪气的对长天说道。

    长天却根本不看他,对着引过来的孙坚点了点头。

    “见过无垠兄,郭汜贼子已被我等杀败,袁盟主大军已经开始与董贼鏖战,我等是否立即夹攻老贼?”孙坚问道。

    “不,文台兄的大军历经连日大战,士卒劳顿,不可跋涉奔袭,因当休整几日,再做决断。”长天说道。

    “嗤嗤,这就是我们的右将军,好一个贪生怕死,临战不前的右将军,都像将军这样,还怎么打赢董卓啊?”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冒了出来。

    长天循声看去,发现竟然是徐峰,此人因为大伤元气,正憋了一肚子气,此时看到长天,又仗着立了大功,自然就忍不住了。

    长天朝徐峰的方向扫了扫,嗬都是好人,古烁今、陶谦、还有他徐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货色果然,容易凑到一块去,想到这里长天不由得笑了笑。

    他对徐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转投了联军阵营,我就那你没办法?”

    “长天,徐会长忍辱负重,临阵倒戈,杀败郭汜那是大功一件。怎么,你还敢威胁有功之人?”古烁今马上帮腔。

    此时陶谦也说:“不错,徐峰此人,有大功于联军,汝身为右将军,却出言威胁功臣,汝是想叛出联军?”

    陶谦不愧老奸巨猾,一下子就一顶大帽子,盖了过来。

    长天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表演,一时间倒是觉得很是有趣的样子,想看看他们还能说出什么来。

    而长天的沉默,自然而然的被认为是退缩的,徐峰冷笑道:“小子,你跟我玩,还太嫩了点,今天不过是收点利息,以后咱们来日方长。”

    古烁今也一脸冷笑,意味颇深的审视着长天的脸色。

    “没了?”长天问道。

    那三人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看来是没了。徐峰你改不会把我的话忘了吧,我跟你说过,见到我之后,你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绕路走,既然你忘了,我就再提醒你一下。送他去轮回。”长天淡淡的说道。

    “你敢!”陶谦大怒,这人明显算是他的人,长天竟还敢杀人,真的想反叛么???

    陶谦的话音还没落霞,徐峰就化成了白光,连带古烁今也一起被弄死了,而且是长天的哪个属下,下的手都没看清楚。

    “长天!你敢反。。。”陶谦刚想说话,然而就被长天打断了。

    “住口!!!”长天大喝一声,双目瞪着陶谦。

    “姓陶的,你只要再敢说出一个叛字来,老子就杀了你,就在这里,就在现在。不信,你只管试试。”长天对着陶谦喝道。

    “你,你敢。。。”陶谦把目光投向了孙坚。

    然而孙坚并没有看他,对孙坚来说,两个无官无职的人,对当朝右将军不敬,该杀,你陶谦却反而帮他们,这是蠢,还是吃多了撑的,真真是蠢货。

    陶谦见孙坚根本没有帮助自己的意思,心中恼恨,还是忍住了这口气,把恨意埋在心里。他真的不敢试,他从长天的眼神中,真的看到了杀意,觉得这个蛮横无理的贼子,真会下杀手。

    “必须要先下手为强。”陶谦低着头,眼中寒光不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