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常山

    “主公,你方才所言,有所不妥。”在大帐中陈宫对长天说道。

    “何意?”

    “主公若真要杀陶谦,便不该对其言明,反教其心中提防,若主公不想杀,则更不该说,这是逼他与主公为敌。”

    长天想了下,很快点头道:“公台所言甚是,我会记在心间。”

    冲动总是会付出点什么代价,长天没想过在这里杀陶谦,因为孙坚不可能会同意,不过也没什么可后悔的,陶谦迟早要死。

    这些毕竟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长天很快就抛在了脑后,准备接下来的决胜局。

    而且,自己这么快击败了李傕郭汜,显然会超出荀攸的预料,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动作。

    或者应该说,荀攸必然会有对策,只不过长天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做。

    冀州

    由于冀州地处北疆,又是民生殷富之地,时常受到外族的觊觎,鲜卑、匈奴、乌丸,一直对汉室的北疆富足之地虎视眈眈,时不时的会派兵南下,越过雁门、代两郡,侵扰河北。

    得益于几百年来,汉室以及汉族子民,一贯强硬的对外举措,异族贼子并不敢过于深入,只是偶尔的袭扰边关。

    但是现如今却不同了,汉室衰落了。

    历经黄巾之乱和董卓篡权的大汉,已经是风雨飘摇,朝不保夕,再加上诸侯讨董,带走了大量的兵力,因此北方三州对异族的抵御和遏制能力,自然而然的降到了最低点。

    这一点,从如今冀州幽州并州三地,经常能看见招摇过市的异族人就能看出来。

    常山国真定县。

    真定县近几年出了个名人,叫张燕,此人已经成为了黑山军的首领,虽然是贼寇但也一贯秉持着大汉的优良传统,打起外族来绝不含糊,那是说干就干。

    而最近,董卓为了安抚对方,更是封张燕为平难中郎将,治理河北山区地段。

    张燕此人有些念旧,自然对老家真定县极为照顾,非但没有攻击过,反而还会出手帮忙抵御外敌。

    就好像今现在,他正率领着万余黑山贼,与数千鲜卑骑兵殊死大战,打的血腥无比惨烈之极。

    起因很简单,前些时候鲜卑首领派人,进入了真定县采办,说是采办其实跟探查敌情也差不多,鲜卑对这座一直很好的抵御了自己侵略步伐的县城,早已垂涎三尺。

    鲜卑人入城,那是大摇大摆,甚至入城连马都不下,守城官兵不想挑起双方的大战,因此暂时忍气吞声,这却更助长了鲜卑人的气焰。

    几名鲜卑人在城里横行无忌,纵马奔驰,真定的老百姓看到这情景,个个义愤填膺,却也不敢言语。直到撞飞了一个小女孩后,双方的矛盾才彻底爆发。

    “你们这些贱民,想干什么?我是鲜卑特使!尔等想挑起两国大战!莫说没有撞死那小杂种,便是撞死了尔等能奈我何?”鲜卑人看着围过来的百信,声色俱厉的喝道。

    “去你妈的!闹市纵马伤人,任你是什么特使也要领罪伏法!何况区区一个狗娘养的异族杂种。”先跳出来的是一个十分有血性的玩家,他才不管打不打仗,开不开战。

    “贱种!尔敢辱我!”鲜卑人抬手一鞭子抽了过去。

    那人闪身避开,余下几名鲜卑人立刻一拥而上开始围攻。

    作为现在的玩家,不到俗世浮尘或者红尘一刀的层次是很难单独抗衡的,于是那名玩家瞬间落入下风。

    但是。

    身为玩家也是有优势的,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人多,非常多。

    大家一看开始打架了,打的还是外族,个个兴奋无比,百多号人呼啦啦的涌了上去,就开始往死里干。

    几名鲜卑人招架不住,眼看着自己的坐骑都被这些人给搞死了,双目冒火又苦于不低对方势众,只得硬拼着承受攻击,强行挤出人堆开始夺路而逃。

    “你们这些两脚羊!等我鲜卑大军一到,定要把这真定县,屠个鸡犬不留!老子要把你们一个个抽筋拆骨,这城里所有的小杂种,我会亲自把他们一个个剖腹剜心,尝尝他们的心头血!”最先的那鲜卑人,已被揍得鼻青脸肿,体无完肤,他恶毒无比的诅咒道。

    鲜卑人边骂边跑,却突然被一人挡住了去路。

    这人是张燕麾下的将领,名叫杜长,只见他对着鲜卑人狞笑道:“先让老子,尝尝你的心头血吧,至于城外的鲜卑杂碎,自有我家大帅对付,他们进不来。”

    杜长说完手起刀落,漂亮的挥刀连砍,瞬间将几名鲜卑人砍死在地上。

    “你们不错,可愿来我军中效力?张大帅赏罚严明,雄才伟略,必能成就大事。”杜长对着那些玩家说道。

    当时就有不少人,进了杜长的军队效力,此事过后,众多玩家们发现,貌似打异族,是一条融入阵营的捷径,于是纷纷效仿,自此大量散人玩家也给自己找到了一条出路。

    此事过后,双方自然大战开启。

    这几个鲜卑蠢货,很可能就是鲜卑首领派出来送死的,估摸着就他们的智商,在不经意间得罪鲜卑首领,那是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鲜卑人有了借口南下,张燕的大军自然已经严阵以待,也不等对方叫阵,张燕直接挥军,在真定城外展开大战。

    “孙轻、王当,你二人率三千精兵,助杜长猛攻鲜卑侧翼!与我合力,击破敌军!”

    “诺!”

    鲜卑人多为骑兵,很难绞杀干净,因此张燕选择两面夹击直捣黄龙。张燕的选择不错,但是鲜卑却早有防范,只见鲜卑侧翼冲出两员悍将,轻松的挡住了三人的进攻,而且还压着对方打,另外黑山军背后,竟然出现了一路伏兵,上千骑兵朝着张燕的本阵直冲而来。

    这突然的袭击,让张燕有些措手不及,陷入了危机之中,让他回想起那日黄河边的大战,如果曹操指挥,肯定能轻易解除危难。

    张燕止住叹息,准备舍命杀敌,绝不让对方好过,就在此时援军出现了。

    只见,背后城门大开,里面冲出数百骑兵,身上穿的并非军中铠甲,应该是招募的乡勇,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当先那人。

    此人一身白袍,生得面白如玉,俊朗非凡,身着银甲,头戴银盔,手中一杆龙胆亮银枪,胯下一匹照夜狮子兽,整个人如天神下凡一般,威风凛凛,盖世无双。

    只听那人大喝一声:“鲜卑贼子,休得猖狂,赵云在此!”

    赵云一马当先,杀向背对他的那一千鲜卑骑兵,胯下龙驹仰天嘶鸣,带着赵云瞬间突入阵中。

    只见龙驹过隙,枪影翻飞,赵云所过之处,凡是敌人无不翻身坠马,根本无人能挡,无人能敌。

    所谓无双割草,说的就是这时!

    鲜卑的那一千骑兵,短短几息之内,就被杀散,而赵云根本没有停歇,再次冲向鲜卑侧翼。

    两员鲜卑悍将,刚刚战败张燕麾下三人,正在寻找对手,见到直冲过来一员武将,顿时咧嘴大笑,被那三个跑了,这个一定要留下。

    两人提刀准备合力夹击对方,谁知狮子兽猛然一加速,以迅雷不及眼耳之速,瞬间到了二人面前,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喉间剧痛,几乎同时摔下马去。

    瞬间搠死两将的赵云,脸上毫无得色,带兵直接冲破了对方侧翼,想要趁势直取,鲜卑主帅。

    张燕此时已经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他即便曾直面过二爷三爷的割草无双,但是此时再看着赵云,还是觉得震撼无比,这哪里还是人。

    鲜卑那方更是,惊惧万分,两员在鲜卑族中也是万人敌的大将,竟然被同一人同时杀死,还杀的毫无还手之力,这特么谁打得过。

    “跑啊!!”鲜卑仓皇奔命。

    他们逃跑的时候,就生怕自己身上的铠甲太重,影响了自己逃命的时间,一个个利落无比的,撤掉身上的铠甲,扔掉了头盔,就为了能跑的在快点,省得被后面的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牲口赶上。

    嗯,丢盔弃甲,就是这么来的。

    “敢问壮士名讳,现居何职?”身为中郎将的张燕,对着赵云很是敬重,抱拳道。

    “某和中郎将乃是同乡,姓赵名云字子龙,乃是白身。”赵云身上白袍染血,但是气息丝毫不乱。

    “子龙可愿来吾军中,职位君可自选,便是要了某这中郎将,我张燕也绝不含糊。”张燕有些激动的说道。

    “多谢张中郎厚爱,云奉天神谕令,正要投奔明主,抱歉。”赵云坦然的说道。

    “也罢,既如此某不便强留,子龙保重!”

    “张中郎保重!”

    二人简单别过,却在玩家中掀起惊涛巨浪。

    “卧槽!天神谕令,骂了隔壁的,肯定投奔的是长天那婊子啊!我日啊!”

    诸如此类言语一片,论坛上更是喧嚣尘上,一片唾骂,对长天声讨不已。

    大家觉得,这个照夜玉狮子,是公的好,还是母的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