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荀攸与贾诩

    “我,董卓!”

    “二十从戎,迄今三十余载,大战数十,小战百廿!戮力杀敌,从无胆怯,每逢征战,麾下之卒,止有奋死之心,临阵之敌,无不惴惴其栗。”

    “我,董卓!”

    “诛灭羌贼,共计三十余部,讨平叛匪,何止万千!上下齐心,左右协力,屡战屡胜,累捷历经,将帅胆气益壮,攻城拔寨,士卒以一当百。”

    “我,董卓!”

    “一意为汉,无惧海内切齿,思相屠裂,故敢触冒罪忌,扶立至尊。汉室凋零,纲常倒转,古之所欲全者,今将破亡,所欲完者,今有毁伤,所欲厚者,反遭寡幸薄情,此破家灭国之兆也!老夫会当挽狂澜,扶汉室,救天下,拯万民,立不世之功业!”

    “今有关东贼子,意欲反天,谋篡社稷!众将士,此乃董某靖平天下之战!诸君!可助老夫,一臂之力!!!”

    董胖子站在大车上,放生高喊,言辞之铿锵,让所有西凉士卒,振奋无比。对他们来说,这一场大战,已经因为董卓的言论,彻底升华成了,捍卫家国的战争!他们虽死无憾!

    “老贼!汝何敢如此恬不知耻!似汝这等篡天夺权之人,竟妄言一心为汉!汝残贤害良,割剥元元,又有何面目,谈及救天下,拯万民!天下万民,恨不能生啖汝血肉也!今日!我袁绍必要替受汝荼毒的生灵,讨一个公道!!!”袁绍毫不示弱,立刻反击,言语中的愤恨与怒火,可以焚天煮海。

    “哼!世家豪族,素以天下万民为猪狗,即便要讨公道,也轮不到你袁绍小儿!”董卓大眼一瞪,破口大骂,他最恨的就是世家,所以他对杨家、袁家,从无任何好感,要不是那杨彪,行事太过谨慎,他一直抓不到把柄,不然早让他们赴了袁家的后尘。

    这场贯彻了,两方主帅意志的战争,其惨烈的程度,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大战。

    双方的将帅士卒的坚持,也同样的超乎以往,让人惊叹不已,这种你死我活的战斗,显然还要在继续持续下去,直到真正的转折点的到来。

    到时候,谁能把握住机会,谁就能获得胜利。

    而长天的参战,显然是这一场战斗的关键,他的行动,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

    董卓,看着长天直冲而来的部队,面无表情,心中也异常的平静,只有他的双眼,带了极其细微的赞赏之色,这是谁也看不出来的表情。

    “看来,无垠想通了,这才是大汉的右将军,这才是老夫的对手。”

    作为董卓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和联军被人同时算计,被逼的要一决生死,但是,他在第一时间,就果断的选择了,决战沙场,分胜负,见生死!他董卓,什么都不怕!

    长天的隐而不发,一度曾让董卓心中有些失望,如果没有一往无前的气魄,如何能够荡平天下,不见那袁绍的气势,已经直冲天际了么?

    不过长天,没让董卓失望太久,他来了。

    虎牢关城头。

    本来城头最高的一处楼台,一直是贾诩待的地方,不过今日,又多了一个人。

    这处地方十分的孤高,矗立在虎牢关上,一直作为瞭望之用。

    由于楼台上眺望的风景极好,因此贾诩一直很喜欢站在上面,欣赏景色,享受着扑面而来的徐徐凉风,这种站在高处的舒畅,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贾诩这种聪明人来说,这是极为难得享受,很惬意。

    当今日,贾诩再次来到楼阁之上时,突然发现这里竟然多了个人,不认识的人。

    在贾诩踏上楼台之中同时,那人也察觉到了有人过来,于是转头看去。

    两人的目光,瞬间碰撞在一起,同样的震撼,同样的惊异,同样的谨慎,以及同样的那一丝,不由自主的,好胜心。

    “此人,好自信。”双方心中冒出了同一句话。

    “在下贾诩字文和,敢问足下高姓大名。”贾诩温和的拱手问道。

    “荀攸字公达,见过文和先生。”荀攸淡然的回礼道。

    “公达好筹画,一路连环相扣,使得袁董二方,展开生死大战。”贾诩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认定了此人,便是那个在幕后诱导一切的人物,出言淡淡的激道。

    “文和先生所言,攸不知何意。”荀攸毫不犹豫的立刻否认,他不可能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坦承一切,更何况对方,很可能不比自己差。

    “公达此来,可是想调虎离山?诱使牛中郎,增援董卓,再暗使公孙瓒,袭取虎牢?公达这是要彻底将两方逼的同归于尽啊。”贾诩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说出了对方的谋划。

    “攸实不知,先生所说是何意?”荀攸再次否认,但是心中的震惊,简直能掀起惊涛骇浪。

    他确实是准备来这么做的,在荀攸看来,现在的董卓绝对处于劣势,而且这一战很可能会输,那么牛辅作为生力军,应该能解决这一情况,这样便能再次将双方的实力拉平,而再让公孙瓒利用速度的优势,摆脱徐荣的纠缠,趁势攻取守备力量大大减少的虎牢关,彻底逼死董卓,让他带着大军,拼死反扑联军,来个同归于尽。

    但是,这一切却被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但谋略眼光无不让他惊讶的人,全部看破。

    “公达,恕某直言,先生欠了大战双方,一个公平。”贾诩没有咄咄逼人,反而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公平?”荀攸不解道。

    “正是公平二字。”贾诩点头。

    “何意?”荀攸问道。

    但是贾诩却没有回答,反而问对方:“公达可知,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自然是汉室天下。”荀攸根本没有考虑,脱口而出。

    贾诩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这下让荀攸有些好奇了,于是再次说道:“万民的天下?”

    贾诩再次摇头。

    “世家的天下?”荀攸皱眉道。

    这次贾诩连头都没摇。

    “难道还是异人的天下不成?”荀攸有些恼怒了,语气加重了一些。

    “都不是。”

    “那是谁的天下?”

    贾诩双目直直的看着荀攸,脸色泛起了淡淡的笑意,他说:“这天下,是天神的天下。”

    荀攸等着对方的后面的话。

    “天下之兴衰,权利之更迭、万物之轮回,甚至你我之生死,皆在天神,非在其他。”

    “董卓、曹操、袁绍、以及我等,不过天神手中之棋子耳。荣辱、胜负、枯生、兴替、盛衰,但操其手。”

    “然!唯有一类人,不在此例。”

    荀攸突然若有所思,心中也有了答案。

    “那便是,异人!”贾诩肯定了对方的猜想。

    “这与公平二字,何干?”荀攸抬眉问道。

    “公者众也,平者均也,意为众均。天,公平而无私,故人分善恶,地,公平而无私,故利分大小。善者嫉恶,斥天不均,为何善于恶同存,小者羡大,怒地不匀,为何小于大俱在,却不知,善善恶恶、大大小小,只在人心,非天意所为。”

    “哼,以君之言,岂非日后可以善恶无分,昏昏度日邪?”荀攸斥道。

    贾诩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说道:“公之才学,举世无双,筹谋算计,几近无懈可击,可比天神行事。所以君为强,袁董为弱,君为大,袁董为小,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天下之至不公也。”

    “那我大汉的公平何来?袁董不死,大汉四百年之基业,将毁于一旦!”荀攸语气极为严厉的质问道,他的话已经等同于承认了自己的谋划。

    “某非是来与你争论,言尽于此,望君好自为之,此处风景不错,今日便借于你了。”贾诩转身直接离去。

    荀攸自然不会有心思再看风景,有贾诩在这里,他的调虎离山显然是不可能成功了,他再留也没有任何意义,随即离开了虎牢关。

    荀攸一路上十分沉默,一直在想着贾诩的话,他知道贾诩没有说完,但荀攸心中的执念,根本不容别人反驳,他最后摇了摇头,径直离去了。

    此时贾诩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看着窗外,眼神中有些黯淡。

    最后他轻声的自言自语道。

    “虽不愿相信,但我等天神子民,只怕是因异人而生的啊。”

    对于生死一向看重的贾诩,竟隐隐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本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