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战事正酣

    “主公,李傕请命,再战长天!”仍旧统领着飞熊军的李傕,见到长天杀来,当即请战。

    “不,还不到时候,老夫要全力击败袁绍,至于长天,拖住即可,若他能冲破阻碍,老夫亲自会他。”董卓摇头。

    在袁绍与长天之间,他还是选择先击败袁绍,这样才能真正的奠定胜局。

    董卓的大军后路再次分出大量兵马,阻击长天,他自己仍然带着大军,突击袁绍。

    在董卓看来,袁术、孙坚、刘备,哪怕是长天,他们都赢了,只要自己这边能击溃袁绍,就能彻底翻盘,所以他的目的十分明确,并没有被长天的突击扰乱思路。

    西凉军的铁骑的突然冲出,搅乱了一大片战场,联军将帅虽然早已有针对西凉骑兵的各种谋划,但是基于命令的执行力度,想法上的局限,不少诸侯都不愿倾力一战,等等原因,他们阻挡骑兵的攻势时,十分的吃力,两万不到的骑兵,给联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牵制住了数倍于己方的敌人,使得董卓的压力大减。

    事实上说到骑兵,其实联军这一方的骑兵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公孙瓒,他经过上次的失败,汲取了教训,采取了更为稳妥的策略,以一己之力,死死拖住了徐荣的兵马,让其无法驰援董卓,如果他能一直坚持到底,那么这一战若是胜利,公孙瓒的功劳将会很大。

    分出一部部兵马,去抵挡各路诸侯之后,董卓此时身边的部队,其实已经不足五万,而对方至少十万。

    西凉军的前队拼尽全力,狠狠的冲进联军的阵势,一鼓作气奋起全身勇力,想要把对方的阵列,强行分开,露出袁绍的中军,让好势态按照董卓的预想那样,由双方主帅的兵马,展开大战,获得这场大战,最关键的胜利。

    挡在袁绍面前的联军将士,都能算得上精锐,而张颌也参与在其中,联军诸侯麾下将领,也多聚集于此,因此这里的战斗,是最最激烈的阵地争夺战。

    西凉兵马骁勇,联军士卒坚韧,各不想让,不绝想退后半步。

    “老贼,汝还有何能为?汝死期将至矣!”袁绍站在车上,用手指着远处董卓骂道。

    “呵呵,乌合之众,也敢发狂言,笑话。”董卓不屑的笑道,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意思,既然已经展开厮杀,嘴皮子就没多大用处了,一切还是得靠拳头。

    “杀!”

    董卓亲领的大军也开始压上,投入到了阵地的争夺,这一次袁绍设置在自己前方的阻碍,抵挡不住了。

    董卓本部的参与,在对方阵线,蛮横的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好像强行的把身体,挤了进去一样,董军的蛮力,实在可怕。

    袁绍面色凝重的看着,已经快要突破阻截的董军,杀气腾腾的,以无敌的气势,向着自己本部直奔而来。他的眼中只有厉色,全无慌乱,联军主帅风姿毕现。

    “孟德,老贼欲与绍决战,我又岂会怕他,我将全力抵住老贼,带的对方飞熊冲击我本部,请孟德率军从斜刺突击,直插贼兵要害,取下老贼首级!”袁绍神色坚定的对曹操说道,语气之中的信任,显露无遗。

    曹操深深的看了一眼袁绍,这袁本初竟然敢这么做,是他曹操没有料想到了。

    试试上,他之前一直在策划如何能够,发挥出威力最大的一击,直指董卓军的要害,他也确实想到了,自己亲自冲锋陷阵,率兵杀入对方防守的薄弱环节,直面董卓。

    但是这一切,必须有人拖住董卓的主力,而这个任务自然是袁绍,最为合适,不过曹操觉得袁绍很难答应,因此没有提出过这个意见。

    现在袁绍竟然亲自提出来了,曹操不得不对袁绍另眼相待。

    此时站在袁绍边上的许攸,一脸的傲色,毫无忌讳的直视着曹操微黑的脸庞。

    他心中默念道:“孟德,看看这就是我选的主公。如何?这胆气、心魄,比你还要厉害几分吧?”

    曹操没注意许攸,看着袁绍,沉声说道:“好,某一定取下,董贼首级!”

    “哈哈哈,此战若胜,孟德功劳第一,去长安面积陛下时,我当亲自请功,让陛下下旨,未孟德加官进爵!”袁绍大喜道。

    他知道,曹操不会害怕这一项,极为危险的任务,他了解曹操,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在这种大事上,这个曹孟德,绝不会含糊。

    曹操,听了袁绍的话后,微微低头,抱拳道:“平难救国,乃是本份。多谢本初好意。”

    然而,他低头的时候,眼中却闪过寒光,心中默念道:“这将又是一个董卓么?果然,那幕后之人,所料极准,看透了这袁本初的心性!若能的此人相助,辅汉大业,必成!”

    袁绍的话语里,已然在不经意间,透露了他的野心,让陛下下旨,而不是请陛下下旨,一字之差,天地之别!

    曹操默默得将这些记在心里,现在打赢董卓才是一切的前提,一切的关键,不然什么都是空的。

    在西凉军本部奋力冲击的时候,其他地方的战事,也并没减弱分毫,仍然猛烈无比。

    要说到压力和激烈程度,其中尤其以吕布所在的战场,最为醒目。

    袁术的大军,根本挡不住吕布的来回冲击,但是袁术从来不会服输的本性,让他咬着牙,在战场上压阵,使得麾下士卒将领,拼死抵挡着吕布军与西凉军的合力冲击。

    他袁术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吕布,不过是董卓手下一员将领而已。

    他说什么也要,击溃对方,绕道后路,夹击董卓本部,一举奠定胜利。

    突然,他发现吕布军,离开了,这使得他顿时大为欣喜,正想趁着压力骤减的当口,突破西凉军。

    但是,没多久他有些悲催的发现,自己麾下的士卒,在经历的吕布那狂风暴雨一样的猛烈攻势下,几乎压力都攀升到了顶点,而现在吕布突然撤退,让士卒的心里放松,但是这种一惊一乍式的剧烈起伏,让大多数士卒,心身俱疲,很难再爆发出底力,也就是说,他想要突破阻碍,和袁绍夹攻董卓的心思,几乎没法达成了。

    吕布的离去自然是有理由的,袁术已经被他打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再打也没多大意思,所以他盯上了别人。

    碍于契约,他自然不能找上长天,所以他的目标自然是以契约上的人优先。

    陶谦偷偷摸摸到了,准备配合孙坚给张济来个狠的,然后突然间,眼角中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那吕布竟然像条恶狼一般,想自己冲来,陶谦顿时惊恐万分,破口大骂了一声。

    “吾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