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决战,终

    “高顺,你挡不住我,把路让开。”长天站在落霞军阵,看着激斗的双方士卒,突然对高顺喊道。

    “右将军,何出此戏言,今日你过不去。”高顺清白的脸色。

    “还请右将军,死在此处!”

    高顺话音未落就突然冲出,以自己为箭头,直闯长天所在之地,竟是要擒贼擒王!

    他的突然爆发,确实鼓舞了陷阵营的气势,似乎将几近攀升到顶峰的士气,再次提高了一点。

    对于此刻敌人突然不要命似的疯狂冲击,显然超出了落霞士卒的想像和准备,一时间被逼的节节后退,伤亡也开始后加剧。

    这是也就只有典韦才能挡住对方,他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双戟挺身而出,而他身后的那魁梧雄壮的八百个饭桶,也跟着典韦迎了上去。

    “给老子杀光他们!伤到了主公,你们以后别想再吃饭!”典韦的怒喝对这些护卫军十分的管用,那些粗胚子立刻急红了眼睛,哇哇乱叫,也开始了不要命的冲击。

    护卫军和陷阵营的互怼,可谓极为壮观,加起来不到两千人的打斗,简直堪比世纪大战,陷阵营装备很好,护卫军的也不弱,虽然攻击大多会被抵挡、消减、招架住,但是双方的人数,仍然在不断的减少。

    只有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还冒着鲜血的尸体,才能让玩家们知道,这并非是一场闹剧。

    袁绍此时已经心急如焚,因为他作为主帅,待得位置自然是能放眼全场的地方,所以他看到了吕布向着刘备奔袭而去,他也看到了对于吕布的离去,陶谦毫无作为。

    “此人真该死!”袁绍骂道。

    他此时并没有关注李傕离他的距离,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的话,袁绍绝不会改口,他相信他麾下武将能挡住五六千骑兵和三万西凉精锐,他的人马至少是对方的一倍。

    袁绍现在展示的正是一个合格的联军盟主,该有的气度。

    不过,此时李傕以锋矢阵的冲锋,所打开口子越来越大,也是不容忽视的事实,因此他心中并不轻松。

    对于吕布的动向,曹刘长三人也同样十分清楚,最危险的攻坚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然是保障存活的最大的要素之一。

    曹刘二人,同时发现了远处正冲杀而来的吕布,顿时眉头大皱,这种情形要是让吕布来搅和,那再要取胜就很难了。

    看着已经不远的皂色大盖车,这二人不约而同的爆发出最后的底力。

    “董贼!这天下已容不得你!汝当死!”刘备放声大喝,神色决然无比。

    他受过董卓的恩惠,但是和他的立场比起来,这些只能埋在心里,让它化为尘土,若干年后,偶然想起,可以郑重的祭奠一番,但是此时绝不会容情。

    “董卓!曹某今日要取你性命,你让天下人难安,不得不死!”曹操同样喝道,他的决心丝毫不比刘备差。

    这两人此时仿佛将自己的信念,加持在了麾下士卒的身上,又将无穷的压力全部压在了挡住他们前方的西凉士卒双肩。

    这一增一减,立刻使得场上的情势骤变,曹刘的部队冲击的速度,加快了很多,眼看就要靠近董卓了。

    董卓此时大笑道:“哈哈哈,天下容不得老夫?天下人难安?哈哈哈,枉我还以为尔等算是人物,此时方知,也不过如此。如今的天下,不过是世家豪族的天下,因老夫而难安的人,都是世族大姓。老夫杀的便是这些蠹虫,只有杀光了这些杂碎,这天下才能真正太平!此等浅显之理,尔等难道不知?”

    董卓不待二人答话,下令道:“全军出击!”

    长天突然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这胖子还要出击?他出什么击?拿什么来出击?

    但他下一刻看到西凉军的动作时,立刻明白了过来。

    只见固守在董卓周围的那将近两万兵马,突然改变了方向,居然像是不准备在抵挡,曹刘长三人的攻击一样,开始了冲锋,方向自然是袁绍那边。

    董卓的这个做法,让刚刚已经准备奋力决死的曹刘二人,一拳打到了空处,董卓的大盖车速度极快,而西凉军也以这车子和董卓的大旗为标杆,沿着李傕早已铺设好的道路上,急速猛冲,毫无阻拦。

    董卓他一开始打的就是亲自坐镇前线,近距离直面袁绍的注意。

    他先派出一半兵力冲击敌阵,自己则在战场吸引攻击,并且留下一半人保护,利用惯性思维,让人觉得保护自己的这些兵马,不会参与攻击,好让袁绍觉得自己有胜利的机会。

    然后等李傕打通道路之后,再亲自冲出去,让西凉军展现出无敌风姿,发出致命的一击,这样让对面败的更加彻底。

    很简单的策略,却骗到了所有人,因为没有人认为,董卓会亲自冲杀,之前的全军压上,不过是为了给敌人增添压力,给己方鼓舞士气的策略而已。

    “老夫昔年杀敌,可都是亲自上场,马跨两弓,左右驰射,无不中者。战场杀敌,可不比奉先差多少啊。”董卓粗狂而张扬的大笑道,一边笑还一边摸了摸,身边的一张宝雕弓。

    随后董卓面色突然一正,大喝道:“尔等常言天下、天下!尔等可知什么才是天下!老夫让你们看个清楚!”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昔日那股暴虐无比的气息,又再次涌上了所有人的心头,一下子就感染的绝大部分人,他们发现自己竟然好像,身处在尸山血海中一样。

    所有的尸骨,鲜血,应该都属于董卓昔日的敌人,这种场景,不由得让人胆寒,这得杀多少人,才会有这么多鲜血和尸体。

    那惨烈的场景,简直让人恐惧到了极点。

    随着董卓亲自冲锋,曹刘长三人之前,少了阻碍,他们自然拼命追赶,绝不能让董卓拿下袁绍,这样就会全盘皆输。

    袁绍的面色已经变了无数变,青红白灰黑,五色齐全,他无比认真对待的一战,那董卓竟然如同儿戏一般,毫无疑问,自己被耍了。

    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真的不是董胖子的对手。

    这要董卓这样前来,他真的会败,而且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关键是,李傕的冲击已经让他的将士,疲于抵挡,现在再加上董卓剩下的两万人,这怎么打得过?这一仗要输了?

    “不,绝不能输!天子百官还在等着迎接我袁绍,怎么能输!!!”袁绍想到这里,双目尽赤,呛!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便要准备亲自厮杀!

    然而,他却被许攸给死死的抱住了,许攸厉声喝道:“主公!主公!!!万金之躯,岂能自轻!暂且后退,必有变时,曹孟德、刘玄德、长无垠皆在奋死搏杀,主公何必争一时之气,后退数里,老贼必败于此地!”

    袁绍听后渐渐忍住了怒气和不甘,把宝剑慢慢的收了回去,但是想到之前,绝不退后一步的誓言,又有些犹豫。

    “袁绍小儿,老夫杀了你家满门,你不想来报仇么?老夫这次一定把你送下去,和那袁隗、袁逢团聚。”董卓站在车上大声笑道。

    “老贼!我与你誓不两立!”袁绍通红的眼睛,毛细血管爆了数根,像是双眼在滴血一样,恐怖至极。

    “主公!!!”许攸再次大呼,死命的拖住袁绍,不让他冲出去。

    “天下还等着主公来统一!”许攸呼喊道。

    许攸是个聪明人,他的话说到了袁绍的心里,袁绍听了之后,紧紧闭起双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冷冷的看了战场一眼。

    随后就转身,一甩身后的战袍,跨上了他的战车,开始撤退,彻底放下了他之前说的,绝不退后一步的话。

    撤退的自然只有他和他的少数亲兵,其他人仍然在战场上厮杀。

    “果然是个懦夫。”董卓不屑的说道。

    “杀!!!”

    此时董卓背后杀声大作,曹刘长三人,再次逼近董卓,这次由于西凉军更专注前方的战事,后面的抵挡力度要小不少,因此很难再次挡住三人,此时他们已经离董卓很近了。

    “董公!我来了。全军听令!生擒董卓者,老子赏他一个世上最漂亮的女子!花不尽的金银!享不尽的富贵!”长天喝道。

    “嗯?怎么你长无垠,不是说要留个天仙般的女子给老夫么?怎么出尔反尔,又要赏给别人了?”董卓怪眼一瞪,当场就发作了。

    “天仙般的女子自然有,只要董公束手就擒便可!长天自会放董公一马。”长天说道,神情根本不似开玩笑。

    “哼!老夫可用不着你来放过。众人听着,谁能生擒这长天,老夫让陛下封他为异姓王!让这长天给你们养马!”董卓也不含糊,报出的赏赐要大的多,用右将军作为马夫,自然也是常人所不敢想的。

    这一时间吸引了大量的西凉兵,对长天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让他感到吃力万分,就算有曹刘二人的帮忙分担,也举步维艰。

    这种高强度的战斗,终归有极限,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事实上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感到了劳累,西凉兵如此,联军也是如此。

    现在的伤亡的频率,已经变得极快,长天看着不时受伤倒下的士卒,心中很有些沉重,但是他仍有必胜的信心,坚信西凉军挡不住自己,事实上也是如此,他离董卓的距离,要比另外二人近得多,若果说谁能第一个冲到董卓面前,那么绝对是长天,但是代价绝对会非常大,大的远超过长天任何一次的战斗,甚至是总和还多。

    “无垠,可后悔与老夫作对?”董卓瞪眼大喝道。

    “董公,我说过,若是立场不同,我长天不惜与任何人一战!”长天大声回到。

    董卓一听,满脸怒色,骂道:“哼!今日老夫,便彻底灭了你的部队,看你还拿什么与老夫开战!”

    随后董卓,取出了那在他手中曾经百发百中的宝雕弓。

    左手持弓背,搭上了一支透甲狼牙箭,右手很轻松的将宝雕弓挽成满月,将目标对准了远处的长天。

    而长天指挥着战斗,并没有看到董卓的动作,他身穿宝甲一般不惧怕箭矢,除非真正厉害的武将射出的箭,才能让他化成白光,不过董卓的箭,能射透他的宝甲,这点毫无疑问。

    董卓闭上左眼,瞄准了骑在白马上的长天,在等待着机会。

    突然,董卓松开弓弦,那一支透甲狼牙箭,离弦而去,以电射一般的速度,直飞向长天,这一箭的威势,绝伦无匹。

    嗖!

    长天觉得有什么东西,以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扑面而来,然后又从头顶上飞了过去。

    他抬头看了看,却没看到什么。

    “老了,准头差了。”说是这么说,但是董卓脸上毫无失望之色,随手就把宝雕弓扔到了车上,他坐回了皂色大车。

    “鸣金,收兵!”董卓有些心意阑珊的说道。

    “今日,死的人够多了,为了腐朽的世家,实在不值。”董卓语气淡淡的。

    董卓毫无预兆的撤退,让所有人侧目,这算是怎么回事?突然就不打了?

    由于鸣金收兵,西凉前军返回,而由于袁绍的撤退,有没有及时的追击命令下达,曹刘长三人自然不敢再攻击董卓,这样势必会遭到,所有西凉前军的攻击,其中还要包括李傕的骑兵,以及马上就到的吕布。

    “这一战,谁胜谁负???”有玩家不知所措道。

    “废话,肯定是联军胜了呗,没见董卓的兵开始撤退了么?”

    “?我怎么看见先撤退的是袁绍???”

    大部分人摸不清头脑,曹操和刘备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们心中很有些无奈,诸侯一听到董卓的鸣金,就像是听到自己这边鸣金一样,甚至于像是与董卓早已签订了极为严苛的停战协议一样,不但纷纷开始撤退,更是立刻对西凉兵,秋毫无犯,丝毫没有追击作战的意思。

    此时靠他们和长天三人,想要再胜董卓,那根本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无奈的两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董卓带着大军撤退了。

    “这一战,还是董卓赢了。”长天淡淡的说道,他心中有些空荡荡的。

    对于打跑了袁绍的董卓来说,如果换一场战斗其实已经胜利了,只不过是因为场上有,三个不受别人意志影响的人物在,而且他们对胜利的渴望,十分强烈。

    这其实等于董卓一个人在抗衡天下所有的英雄豪杰,能打成这样,其实已经赢了。

    不过看着周围欢呼的士卒,他不想说什么打击士气的话。

    而且长天有预感,这一场诸侯与董卓的大战,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开启。

    今天,就这一章了,我理一理头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