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奉先,论辈分你该叫我一声叔父才对。

    “咳,孟德,此事还需三思,老贼裹挟洛阳民众,行军缓慢,必有抵御追兵之策,以我度之,定有雄兵断后,若轻敌冒进,或有所失,加之大战方止,诸军疲困,追之无益。”袁绍此时也想明白了许攸的意思,于是开口劝道,关键是长天的话,让他有些骑虎难下,只能想出这么个说辞,劝解曹操。

    曹操一听,双眼瞪起,怒道:“老贼焚烧宫廷,进逼天子,致使海内震动,早已无路可退!此番进兵,正可呼应右车骑,东西联合,左右夹击,一战而天下定!何故迟疑不进?”

    众人再三推脱,就是不肯发追兵,不愿助他曹操,曹操大怒,道:“无垠,可愿助曹某一臂之力。”

    长天笑了笑,说:“孟德有请,岂敢不从。”

    然后曹操把头转向刘备,问:“玄德,可愿随我追击老贼?”

    刘备站起身,坦然说道:“大义所在,自不容辞,备舍命陪君子。”

    曹操当即和二人走出了大帐,走到营帐门口时,还不忘冷哼一声:“竖子不足与谋!”

    这话听得众人心中不满,袁绍也微微皱眉。

    突然,张邈站起身,追了出去,走到曹操身边说道:“孟德且住。”

    曹操不解的看向了他。

    张邈连忙说:“我愿调拨五千人马,更遣卫兹助公追贼!”

    曹操闻言,大喜过望,说:“帐中诸人,庸庸碌碌,不堪为伍,惟孟卓高义,此番若胜,兄乃头功!”

    张邈见此情景,松了口气,他这也是没办法了,袁绍对他毫无善意,而他想抱大腿的袁术,也对他不闻不问,显然都是因为张邈,私自拥立盟主的原因,他只能来报曹操的大腿了,这种看似不计利益的投入,正好抓住了曹操的心,毕竟雪中送炭,总是更容易,深入人心。

    长天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张邈,本来还想着,讨董结束后,顺道把这货给收拾了,还有他那个弟弟张超,张邈来这么一下子,只怕自己再要轻易动张邈,曹操会不愿意了,曹操的意愿长天,还是会考虑一些的,毕竟两人的交情在那里。

    当然如果有机会能弄死张超,他绝不会手软,就算曹操来劝也没用。

    当一个人总是想着,怎么收拾别人的时候,很可能别人也正在想着怎么收拾他。

    讨董之战,还未真正结束,玩家的大战一直在持续,白小仙、红尘、俗世等人,个个已经高悬榜上,俗世第二,白小仙第三,有些跳脱的红尘,也排到了第七,第一自然是长天的,这点毫无疑问,他以绝大的优势,拉开了与第二名之间的距离。

    在大家伙,都努力为了积分而在奋斗的时候,总有那么些个家伙,不太安分,上蹿下跳,四处奔走,古烁今等人,这几日极为频繁的进出陶谦的营帐,他们所商量的,自然是合纵连横,收拾长天,准备在他最虚弱的时候,作出致命一击。

    董卓一方自然留有重兵断后,徐荣带着大军,当道横在追兵的必经之路上,吕布则率着本部,在一旁策应。

    本来曹操历史上的大败,因为兵微将寡,敌军人数众多,但是现在他多了长天和刘备的助力,自然大不相同,曹操出任主帅,刘长甘愿为将,他们自家知道自家事,抡起行军征战,比起曹操大有不如。

    这一场大战,打的那是昏天黑地,星辰黯淡,日月无光,激烈万分。

    因为曹操与徐荣的指挥才能,战事虽然猛烈,但是伤亡数量并不算大,比拼的还是两家各自主帅的指挥,以及两方的士卒的精锐。

    倒是刘备和吕布拼的异常惨烈,主要是因为吕布对刘关张三人有些执念,对于被他们打败过一次,心里那是念念不忘。

    长天也藉此机会,领略到了真正的天下无双。

    天下无双:唯一特性。自身武力额外增加5点。发动之后,斗将时每多一人,武力再次额外增加1点,最多三点。武力超过对方一定数值时,有几率一招秒杀敌人,绝不受暴击影响,攻速增加20,体力消耗减少20,坐骑各项属性提高10。麾下士卒武力增加3点,士气不会低于敌方。该条士气属性,优先级最高,不受任何影响。每日可发动两次,第二次发动过后,进入虚弱状态。

    “啧啧,吕布果然厉害。”长天咋舌道。

    不过就是这么厉害的吕布,还是被挡住了,果真是兄弟齐心,力能断金,刘关张绝不是盖的。

    这场大战,最后一曹操略胜一筹而结束,徐荣收兵败走。不过也不算大败,从对方退却的并不慌乱上来看,显然还有再战之力。

    得益于长天的出力,曹洪的名言,“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彻底没机会出场了。

    “这徐荣,真帅才也,若非二公相助,此战断然难胜。”曹操没有太多,战胜对方的喜悦。

    “嗯,此人确实厉害。”长天点头,他对徐荣还是十分觊觎的,这一战没活捉他,倒是有些遗憾,不过家里还有个死不投降的华雄,等着他去收服,这徐荣以后再说吧。

    这一场大战没和贾诩照面,对长天来说也有些失落,如果贾诩能跟着他的话,势必荀攸的那些谋划,很可能就会被识破,用不着被逼的,和董胖子拼死拼活了。

    “那吕布怎么还未退去?”刘备的注意力在吕布的身上更多一些,发现了吕布和张辽几人还在远处观望。

    “可能是找我的,我去看看。”长天带着典韦徐晃走了过去。

    “契约业已达成,右将军的之术法该解了。”张辽看着长天来到面前,立刻出言说道,他知道让,吕布去求这长天,是断无可能的。

    “哈哈哈,奉先幸苦了,我此来正是为了这事。”长天大声笑道。

    “哼!”吕布把头转到一边,鼻孔冷哼,不想看长天。

    “嗯?奉先好似对我意见很大?实话说,我与董公乃是平辈论交,而奉先却是董公义子,论辈分,奉先当呼我一声,叔父才对。”长天笑眯眯的说道。

    “我呸!你这狗贼,我恨不能将汝碎尸万段!”吕布破口大骂。

    长天则继续笑眯眯的说道:“数日不见,奉先倒是发福了。”

    “气煞我也!!!”吕布额头青筋暴露,有些发福的圆脸,满面通红,放声怒吼道。

    “咳,右将军何必捉弄与人,奉先生性耿直,你我两家又非死敌,真是冤家宜解不宜结,还请右将军出手解厄。”张辽在一边打圆场。

    “也罢,为了侄儿,出手一次,又有何妨,奉先不若来我麾下为将,我保你富贵荣华,让你征战天下,如何?”长天说道。

    吕布根本理都不理他。

    长天无趣的摸了摸鼻子,开始帮吕布摆脱健忘痴呆,品评天下的点评,是无法覆盖的,除非再来一次,不过长天可以用其他方法,比如给对方再加一个正面的效果,既然健忘,加个善记就行了,普通点评需要对方同意才行,对此吕布没有拒绝的理由,至此吕布的健忘症,才算告一段落,但是他的名言“饭否”,早已在军中流传开来。

    正当长天觉得无聊,转身回去时,吕布出声说道:“且慢!”

    长天回头看了一眼,说:“怎么,侄儿准备留我吃饭?”

    吕布紧了紧手中画戟,显然在忍耐,他说:“太师,让我带一人给你,让你好好管教。”

    随后他一挥了挥手,直接转过身去,不再看长天,生怕自己忍不住一画戟,戳死他。

    吕布身后走出一辆马车,徐徐行来,马车停下之后,车帘撩开,走下来一位少年。

    十岁左右,长相普通,不帅也不难看,只是显得有些老成,缺乏了一点,少年人的朝气。

    “小子,司马懿,见过右将军。”司马懿来到,长天面前,躬身施礼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