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长天与司马懿与长远大计

    长天闻言后,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大名鼎鼎的司马懿,就站在自己眼前,还是董卓安排来让自己管教的,这可真是出乎意料。

    司马懿站在长天面前十分恭敬,知道自己以后如何就在这个异人身了,不过司马懿毕竟年幼,还有些小孩心性,他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在满朝文武当中,都是大名鼎鼎的无耻异人。

    “司马懿?治书御史司马防是你何人?”长天明知故问道。

    “是小子父亲。”司马懿立刻恭敬的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我与你父,相交莫逆,论辈分,你当称我一声叔父才是。”长天好像恍然大悟一样,立刻点头说道。

    心中那是十分的得意,以后看着三国的一个个名人,都喊自己叫舒服,那特么别提多爽了。

    “能与右将军攀亲,小子不胜欣喜,只是小子刚出生不久,叔父便已故去,父亲寻仙问卦之后,得知小子专克叔父,因此严令小子,不得乱认叔父,害人害己,故不敢答应右将军。”司马懿低头说道,那语气是极为恳切,言辞凿凿,哀叹不已,仿佛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此时不能人长天做叔父,那又是多么的遗憾。

    长天脸带着有些僵硬的微笑,心中大骂。“这三国里的小子,就没一个省油的灯,玛德这小王八蛋是要咒老子死啊。”

    “哈哈哈哈哈。”吕布看到长天吃瘪,放声大笑。

    长天斜了他一眼,挤兑道:“怎么,莫非奉先贤侄,还等叔父我,留你食饭不成?”

    “哼!狗贼,下次见面,必取尔首级!走!”吕布双眼一瞪,和张辽等人退去了。

    长天继续对司马懿说道:“你叔父我命硬,不怕克!此事就这么定下了。”

    “是,叔父。”小司马懿再次恭敬的说道。

    “嗯,乖侄儿,你看那吕布,号称天下无双,结果一遇到叔父我,却只能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你叔父我厉害吧。”长天要用自己的丰功伟业,压住司马懿,让他感到震惊,让这小子佩服自己。

    果然司马懿,对着长天躬身到底,口中称道:“叔父,真乃神人天降!”

    长天听后自然大喜,面带笑容,马屁总是能够让人,感到舒坦,尤其是历史名人的马屁。

    长天正想拍拍司马懿的小肩膀,鼓励一下后辈。

    结果司马懿又来了一句。

    “匹夫莫敌。”

    长天脸色再次一僵,心中骂道。“我靠!这小混蛋,还特么匹夫莫敌,这是在讥讽老子,只配和蠢货争锋啊,小王八蛋这是欠揍吧!”

    长天没好气的说道:“我知你聪慧,须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谦恭谨慎,方是君子之道,锋芒毕露,绝非智者所为,且牢记在心。”

    “谢右将军教诲。”小司马懿仍然恭敬的说道。

    “嗯?”长天声音略略提高。

    小司马懿,嘴角撇了撇,只得道:“谢叔父大人教诲。”

    “嗯。”

    长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你且随我回去,等到了落霞,我为你请一名师,授业。”

    “谢叔父大人!”小司马懿对此十分高兴,对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名师总是让人向往的。

    “叔父大人,小子闻听,伯喈先生在长安为官,不知请何人为吾师?”司马懿第一次抬头,睁着大眼睛,有些期盼的问道。

    “是啊,找谁呢?老蔡头一走,文心阁和落霞书院,就少了个坐镇的人,郑玄那老家伙,又不理自己。”长天听后心中想到。

    不过他对小司马懿说道:“回落霞之后,自然知晓,无需多问。”

    “还有,你随我军中,当奉军令行事,若有违反,叔父的板子,专打屁股。”长天补充道。

    “小子遵命。”小司马懿心中有些发苦,这混蛋和董卓那个老混蛋一样,要打自己屁股啊。

    长天考虑着自己那里的师资问题,郑玄还得靠自己女人去想办法,她和郑玄关系好,说不定撒撒娇,老家伙就愿意来了。

    不过光有郑玄还不行,最好能把天下名家,都弄来。

    嗯?

    长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为了天下名家努力,自己为何不将那些还未成年的名人,也全部弄到落霞来读书呢???

    小诸葛亮、小庞统、小法正、小周瑜、小陆逊,等等等等,这样正好能给司马懿,这小混蛋找点对手,让他们互掐互斗,绝对是件妙事。

    此路任重道远,不过长天不是没办法,他要想一个,能吸引天下名家的计策,至于那些小鬼们,有了好老师,不愁他们不来学习。

    这些机灵透顶的小鬼,齐聚的场面,想想就觉得有趣,当然更有趣的是这些人,都能叫自己一声叔父,那该让人心情何等的舒畅,何等的愉快。

    已经化身为“叔父狂魔”的长天,开始快速的转动着脑筋,他要想办法,把天下名家都吸引到他的落霞来教书。

    他要开始谋划自己的长远大计了。

    “嗯?此是何人?无垠怎么带了个人回来?”曹操看到司马懿好奇问道。

    “治书御史司马防二子司马懿,暂且托我管教,我欲带回为其落霞寻一名师授业。”长天随口说道。

    “原来是司马贤侄啊,我与你父,相交莫逆,论辈分,你当称我一声叔父才是。”曹操当即欢喜的说道。

    曹操当洛阳北部尉,就是司马防给举荐的,所以他对司马家很是看重。

    小司马懿,嘴角连撇,这特么又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叔父。

    “见过,曹叔父。”司马懿无奈的施礼道。

    “好,贤侄生得一表人才,长大之后定是国家柱石。来,这是刘备刘玄德,你刘叔父,当世真英雄、真豪杰。”曹操脸大喜,仿佛立刻把司马懿当成了自己晚辈,他高兴的指着刘备说道。

    司马懿心里的腻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他无奈的对刘备施礼道:“见过刘叔父。”

    刘备面带微笑,淡然的托起了司马懿,看着眼前这小子的脸色,吕布与长天,离他们两人并不远,所以之前司马懿和长天的话,他们听得清楚。

    “这小子,欠教育。”这是两人同样的心声。

    刘备轻轻的拍了拍小司马懿的肩膀,用教育晚辈的口气,语重心长说:“孺子可教,他朝必成龙凤,日后当好好侍奉你,长叔父才是。”

    被曹刘二人搞的没脾气的小司马懿,静静的站在他,长天叔父的身旁,发着呆,他对以后的生活,感到有些灰暗。

    和徐荣的大战,耗尽了本来就因为与董卓交战,所剩不多的体力,此时三人士卒,十分疲乏,根本无力再追击董卓,因此三人不得已只能班师,返回联军大营,当然这也是长天乐于见到的,他还真怕劝不住曹操,一心要追击,这种选择让他松了口气。

    曹操其实还没有死心,他还是想要争取鼓动袁绍和联军,追击董卓。

    三人的疲累之师,往回赶的时候,联军本部并不平静,显然还有一场风雨在等着他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