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袁绍的心思

    洛阳被焚烧殆尽,如当头的一盆冷水,彻底熄灭了,袁绍西征的雄心壮志。没了洛阳这座桥头堡,想要攻取长安,势必万分艰难,劳心劳力不说,其他诸侯,显然不会和他齐心,他袁绍可没有本事,一边防备周边诸侯的觊觎,一边和董卓大战。

    因此,袁绍转而把思绪转到,争霸天下来,只要自己平定了关东,统领冀、幽、青、徐、兖、豫,等州,不怕董卓不授首,不怕天下不归心。

    现在还有个问题,那就是刘协还在董卓手里,总是有些不便,因此他考虑是不是,也拥立一个皇帝做傀儡,这样就能名正言顺了。

    不过这之前,还有件小事,要办一下,那就是传国玉玺,玉玺在他弟弟袁术手里,这点二袁心知肚明,但是除了长天之外的其他人并不知道。

    袁绍决定先从玉玺着手,当然他也知道,直接开口问袁术要,那是不可能给他的,所以他一直在想着什么办法,然而这几日却一直找不到什么好机会,不过,今天机会来了。

    诸侯连日大宴,根本没有丝毫的进取之心,有些急功的孙坚,知道洛阳没了,诸侯不可能会再去攻打长安,那样虚耗耗费钱粮,根本得不偿失,因此孙坚觉得,还不如回长沙,去打蛮人,留在这里毫无益处,于是今天酒宴中,就起身对袁绍说道。

    “坚抱小恙,欲归长沙,特来别公。”

    袁绍心中一动,暗道机会来了,于是笑道:“我知公之所疾,乃传国玉玺所害耳。”

    孙坚皱眉,不明白袁绍的意思,抱拳说道:“明公此言何意?”

    袁术听了之后,斜斜看了袁绍一眼,同样不知道对方的意思。

    袁绍说:“天下英雄,咸集酸枣,大兴征伐,为国除害,是为天下大义,玉玺乃朝廷重宝,公既寻获,当对众留于本盟主处,只等族灭了董卓,迎回汉帝,复归于朝廷,汝妄图匿之而去,意欲何为?”

    孙坚顿时怒了,大声道:“这传国玉玺怎会在我处!”

    袁绍笑了笑,一副智珠在握,对一切了然于胸的样子,淡淡着说道:“那日进兵洛阳,唯公先至,救灭余火,扫除瓦砾,闭掩陵寝,均是公之所为,那晚公屯兵与建章殿,士卒有言,殿南古井,有五色毫光放出。公下令捞出一具女尸,那女尸所怀之物,可正是传国玉玺?”

    袁绍瞎编的话,却说的跟真的一样,让大家顿时信了几分,这种时候对神鬼传说,祥瑞天降,都抱着一些敬畏之心,也不敢去反驳。

    此时各路诸侯,倒真的有些相信,玉玺是在孙坚手了,至少他们知道,玉玺绝对不在皇帝手,因为这两年的圣旨,都没有传国玉玺盖印,而只是一方天子印,于是纷纷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孙坚。

    只有袁术心里愤愤,他算是知道袁绍的意思了。

    孙坚勃然大怒,竟然用这种手段诬赖他,怒声喝道:“我敬汝为盟主,方听你号令,不想你竟然如此构陷于我。莫不是你袁绍,还想强逼不成!”

    袁绍无比淡然的说道:“速速取出,免得自误。”

    孙坚看见众人怀疑的眼神之后,眉头大皱,他自诩英雄了得,不怕人诋毁,但是在座的那一个不是和他相仿的太守、刺史和州牧,孙坚忍住心中怒火,只得恨恨说道:“我若私藏此宝,他日不得善终,必死于刀剑之下!”

    这样诸侯的眼色,才稍稍松懈,对孙坚信了几分。

    袁绍则挥了挥手,让人从后面叫出来一个小兵,对孙坚说道:“打捞之时,可有此人?”

    这小兵,正是孙坚帐下的亲兵,孙坚看到后,顿时怒气爆发,拔剑就要斩杀此人,口中还骂道:“大胆贼子,安敢诬我!”

    他的攻击被颜良文丑给挡住了,袁绍也同样拔剑在手骂道:“乃敢欺我!”

    一时间孙坚的部下同时拔剑,和袁绍的部将对峙。

    此时不少诸侯站了起来,劝阻孙坚,让他离去。

    孙坚狠狠的看了袁绍一眼,又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袁术,最后果断的离去,孙坚回营拔寨,当晚便奔赴长沙而去。

    袁术则一直静坐不动,对孙坚的离去,不置一词,他只是等着袁绍的,下一步。

    袁术的表现显然不同于袁绍本来的预期,他只在等袁术自己跳出来,然后抓住机会逼迫对方,就算无法让对方拿出玉玺,也能让袁术威信扫地。

    既然已经打定了争霸的注意,那么是敌是友就要好好的分分清了,董卓烧了洛阳,显然是不会再出关东了,那么自己称霸的道路第一个大障碍,自然是他的亲弟弟袁术,所以针对他,绝对没错,陷害孙坚找机会拖袁术下水,是他本来的想法,只是他这弟弟突然变隐忍了,让袁绍很意外,不过能挑起孙坚对袁术的不满,也算成功了一小半,对自己的小弟,毫不维护显然不是个称职的老大。

    对于让袁术在众人眼中的形象,降低了一个层次,显然让袁绍很有些自得,至于下一步,就让自己这好弟弟,耐心等着吧。

    而传国玉玺,算不是必要的东西,有是最好,实在没有,他也能想办法。

    至于曹操在袁绍的眼中,从来都是自己的小弟,刘备则根本不成气候,长天远在江南,而且跟袁术关系很差,要打也是和袁术打,所以现在反倒是个可以拉拢的对象,当然如果要花大力气,那是不值得的,这异人还不够资格。

    至于离他最近的韩馥么……呵呵。

    袁绍想了很多,此时竟面露微笑,自斟自饮。

    不少诸侯,此时心里也开始明朗,这是要真正的分阵营了,挑准大腿,就能在接下来的乱世中存身。

    袁绍坐在正首,端着酒盏,面带微笑,看着下面面色各异的诸侯。

    随后,他把目光看向了韩馥,韩馥差距袁绍的目光后,有些迟疑,但是经不住袁绍,不露声色的逼视,于是放下酒盏,开始说道。

    “诸公,请听我一言,董贼暴乱无道,恣意妄为,荼毒天下,虐流四海,祸加至尊,擅立伪帝,挟持九州,号令苍生,贻害万千。当今天子,实非先帝亲出,如今僭妄至尊之位,不过一傀儡耳,若听之任之,我等皆将死于其手。故韩某有意,拥立圣君,扫清天下,还大汉以安宁!”

    韩馥的发言,震得其他诸侯,一愣一愣的,再立个皇帝?立谁?如果这样倒也不是不行,至少从龙之功,是少不了的,自己的官职爵位势必水涨船高,于是不少人心思活络了起来。

    袁绍看着有些心动的诸人,心中冷笑,暗道蠢货,这事要是处理得好,自己不花一兵一卒,就能轻易控制大半个汉朝,至于西京,到那时候,还算个屁。

    不过显然,有人不会让他如意。

    “不可!”有两人同时大声喝道。

    一人正是袁术,而另一人则是从帐外走进来的曹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