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诸君北面,我自西向!

    袁绍当即挑眉大声反问袁术:“为何不可?韩文节欲举再兴之主,此诚定国安邦之道也。西京名有幼君,实非先帝血亲,于洛阳时,自公卿下,谄媚事卓者,多不胜数,岂可复信?但使精兵屯关要,贼众不得东顾,必党内征伐,自死于西。我等东立圣君,可保汉室太平,有何不可?你我家世遭戮,血亲尽没,此大仇未报,安可再复西面伪帝?今幽州刘伯安,素以仁德见称,名望播于海内,我等若奉刘虞为帝,必能使九州承平,四海安乐,为何不可?”

    袁绍的语气,十分像是一个兄长在教训自家的兄弟一样,听得袁术目中寒光四射。“到现在这个家生子,还不忘压自己一头!”

    在洛阳市时候,袁术对于袁绍建议招董卓入京的事,自然一清二楚,袁术也当然知道,董卓这头猛兽入京,必然会掀起大乱,因此他提起一步将玉玺揣到自己的怀里。

    当然不是他在那时候,就有了称帝的心思,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顺势而为,无一例外,那种一算几十年的纯粹是胡说八道,战略可以定的远大,但是在一点苗头都没有的时候,就妄想定什么远大目标,纯粹是罢了。

    人力能抗衡的所谓大势,那就根本不是大势。

    大势是指未知的,但又必然会降临的未来里,所包含的,无限可能。

    人类能做到的,只不过是在漫无边际的命运长河里,不断抗争罢了,将事物的发展,尽可能的倒向,对于自己有利的方面,而即便如此,也只有出类拔萃的,寥寥数人,能做到。

    袁术取玉玺,无非是为了,以后能献出玉玺,立下足够能名垂青史的功勋。他袁术,在董卓大乱之时,救出了汉室重宝!免于让贼子染指,这就是盖世功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皇帝年幼,还被逼到了角落,并且完全受董卓的控制,所谓的皇权,早已变成象征,有名无实。那么,这种是时候,他这个长大后不学无术的袁家浪荡子,却身怀了传国玉玺这种国家重器,是不是种天意呢?

    这个是袁术在这几天里,经常会不由自主想起的问题。

    他的心,有些蠢蠢欲动了,有什么盖世功勋,能比得上自己当皇帝么?没有!绝对不会有!

    至少袁术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袁术此时哪里肯答应袁绍,再立一个傀儡皇帝,立了伪帝,他袁术以后,还得听他袁绍的号令,这让袁术怎么可能愿意。

    袁术双眼微眯,神色十分坚决,冷声说道:“今上聪慧睿智,可比周之成王,董贼不过趁乱发难,一时威服群僚,无非又一张角也,平之即可。今卓乱未息,复欲再兴一乱,更云非先帝血亲,汝先诬文台,又构陷至尊,是何道理!我等秉承先人之志,自幼便知,处世当以忠义为先。袁本初!你还有何面目,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袁绍听得勃然大怒,刚要起身大骂袁术,但对方没有给他机会。

    袁术立刻又大声说道:“刘伯安心有仁慈,信义卓著,虽知董卓,是为祸害,然深明大义,必不肯为此割裂天下之举,如若不然,又与那董贼何异?你我门户绝灭,血流漂杵,幸蒙远近诸侯,不畏艰险,千里驰援,汝不在此时,上讨国贼,下洗家恨,反图谋另立,此古之未闻也!更言血亲遭戮,安可再复西面,此老贼所为,岂国事哉!!!君命,天也!天若杀我亲族,我等岂能恨天!何况,国仇家很,但在老贼耳!术赤胆忠心,满腔热血,只为灭卓,不知其他!”

    袁绍被袁术的一番话,说的先是怒,后是惊,再然后心中有了了然,反而平静了下来,自己这弟弟,保国卫汉的心,是绝对没有的,只怕是有了玉玺,自己想做皇帝了,真是蠢货,汉室还没亡,自立为帝,只会变成众矢之的,这是把所有针对董卓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来的,最愚蠢的做法。

    他倒是有些,乐得看袁术,自取灭亡,当然如果他袁术最后求饶,自己也不是不可以帮他一把,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他袁绍得了天下,那么让袁术做个富家翁,倒也无不可。

    “呵呵,公路倒是身怀赤子之心,只是此前却为何,从未见过?好了,你意我已悉知,只是匡扶天下,绝非一腔热血,便可成事,此座谈客耳,扶危救主,当顺天应人。违逆天意,实在不祥,愿汝细细思之,莫要辜负了为兄,一片好意。”袁绍淡淡笑道。

    不过他也没准备,让袁术再开口说什么,转而对着曹操问道:“孟德又有和高见?”

    他说话,还不忘压了压曹操,等于暗示对方,说话想想好了再说。

    然后曹操又怎么会吃他这一套,曹操挺立身形,站在大帐之中,神色阴沉,语气十分坚决,说:“董卓之罪,四海皆惧,我等举义兵,而远近莫不相应者,皆因大义之故也。今幼主微弱,受制于逆贼,而非有亡国之实,一旦改易另立,天下孰得安宁?”

    随后曹操,朗声大喝:“诸君北面,我自西向!”

    曹操的这一声大喝,再次震的诸侯惊愕,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了愧意,当然这种完全是属于本能,而不是他们深思熟虑的想法。

    属于那种看见前面的人扶起了一棵歪倒的小树,让人们觉得,嗯此人不错,于是后面的自己也会想要去扶正一棵歪倒小树的心理。

    所以这点羞愧之心,很快就会被他们完全剔除掉,抛在脑后。

    刘备听了曹操的话后,紧紧握了握拳头,竟似有些振奋,但是没有言语。

    而袁绍也没有问刘备和长天的意思,在袁绍眼里,他们还不太够格,他对曹操说:“孟德所言,并非无理。然,世间之事,不可一概而论得失,当因时变而制宜适也,况家国大事呼?再者,帝本非孝灵之子,岂能僭越圣位?孟德,还须三思。”

    曹操摇头冷笑道:“吾不听汝也。”

    袁绍皱了皱眉,还待再说,但是有人插话了,袁绍是丝毫没有询问长天和刘备的意思,不过长天可不会一言不发,他虽然心性不错,但是还达不到刘备的程度,长天开口冷冷的说道。

    “袁盟主,汝口口声声说,陛下非孝灵亲子,可有凭据?”

    长天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谁都能听出,他话语里包含的寒意。

    袁绍愣了一愣,这东西本来就是瞎说的,怎么可能有凭据,他根本没有准备回答过这种问题,因为他不认为会有谁,会在这种事上较真,会来质问他袁绍,这是想和他袁绍翻脸,还是什么?

    不过此时袁绍又不能不回答,于是只得往边上一指道:“此事,吾听文节所言,右将军问文节便可。”

    韩馥心中大骂袁绍,是你跑过来和老子商议,要立刘虞为帝的好不好,这特么刘协不是刘宏的儿子,不也是你暗示的,卧槽,什么时候成我说的了。

    长天听后,双眼如利剑一般,刺向了韩馥的瘦脸,眼中凶戾之色,根本毫不掩饰。

    韩馥懦懦的正准备想些什么说辞。

    长天不等他开口,直接从怀中掏出一物,正是灵帝给他的圣旨。

    “孝灵帝圣旨在此,诸君跪迎!”长天大声喝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