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叔父的担当。

    众人心中纳闷,什么时候这长天会有先帝遗旨了,以前怎么没听过,只有陶谦并不惊讶,他就曾被长天威胁过,只不过之前的印象不算深刻,现在倒是记起来了,陶谦眼中隐隐露出凶光。

    “险些忘记,此贼还有圣旨在身,如同大义在手,已成心头大患,必须要尽早除之。”陶谦低着头,心中想到。

    “你这莫不是矫诏吧?”乔瑁吞吞吐吐道。

    乔瑁以为别人都和他一样,用矫诏行事,不过他这矫诏二字一出口,刘岱的恨意顿时飙升,他此时弄死乔瑁的心思,更加的坚定起来。

    “上有传国玉玺大印,岂能有假!诸公还不跪迎!”长天喝道。

    众人无奈,纷纷单膝跪地,恭迎圣旨。

    “大汉皇帝诏曰:今海内纷乱,贼党群起,逆乱丛生,以至汉室飘摇,朕夙兴夜寐,苦无助力,至此心力俱疲,将撒手而去,念及二子年幼,恐无人扶持,特颁此旨。”

    “右将军长天,克己奉公,从无私心,素著功勋于汉室,虽萧、韩之不及也。朕,托长天帮扶幼主,讨平逆乱之效,持此旨,可诛尽天下逆贼!望右将军长天,勤之勉之,务必还汉室以安定,救苍生于水火!”

    长天一字一句的大声说道,听到圣旨的众人,心思不一,各有想法,这一封有些随意的,隐含了怨气,更像是恶作剧的圣旨,倒是很符合灵帝的心思,也给了这长天,真正的大义名分。

    袁绍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好办,有了这封圣旨,势必要让长天的地位,再次提高一层。

    而袁术,更是心中郁郁,这混蛋还有这种东西,那是袁术绝没有料到的,对他来说此时的长天,变得更加棘手了。

    曹操也有些皱眉,怎么这长无垠不在讨董之前拿出来呢?

    长天是准备把这封圣旨作为一种后手的,陶谦那蠢货,根本不知道这封圣旨里的内容,所以没多大关系,他是准备把这圣旨,留给袁绍、袁术、或者孙策的。

    现在拿出来,这些人以后必然会有所考虑,行事会更加缜密,但是长天并不后悔。

    他现在已经因为小司马懿的到来,定下了一个长远的大计划,尤其需要向天下人展示自己强大的资本,自己的地盘越稳固,能够吸引到的人也就越多。

    天下哪里都是兵荒马乱,只有自己这边稳如泰山,那么那些避祸的人,自然争相往自己这里跑,而要施行这种计划,那么让自己的名字,以极为震撼的方式,传到别人耳朵里,绝对是个好办法。

    “韩馥!圣旨以证明,当今陛下,正是先帝亲子,汝为何诋毁至尊?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将军拼着元气大伤,也要诛了你九族!”长天对着韩馥喝道。

    韩馥此时已经是汗如雨下,他怎么也没想到,长天会弄出这么个事儿来,这明明是袁绍的锅,他不相信长天看不出来,何必为难自己。

    不过韩馥也不算太笨,他说道:“此事我是听,治中刘贤刘子惠所说。”

    “此人何在?”长天不屑的瞥了这蠢货一眼,问道。

    “以多日未见,许是,许是已畏罪自杀。”韩馥说道。

    “胡说八道!既是多日不见,此事当时未发,他何故自杀?依我看,莫不是你韩文节,想要灭口,来个死无对证吧?”长天冷冷道。

    这蠢货自己弄死了刘贤,还说人畏罪自杀,你特么说他畏罪潜逃,岂不是更好,众人心中暗笑,大家都知道,是韩馥自己杀了刘贤,只不过之前一直没人会去提罢了,但是大家那是心知肚明的,这种毫无容人之量的家伙,也配被人叫主公,真是让人不耻。

    这里面确实谁都看不起韩馥,即便势力最小的王匡,也是一样,觉得此人完全是个草包,而且还是个家里横的草包。

    “右将军息怒,这刘贤确已失踪多日,此人素有不臣之心,我便是轻信了这小人之言,方有此失。”韩馥满面冷汗,唯唯诺诺道。

    众人是越来越不耻这韩馥的为人,此刻连韩馥身后的一干人员,也频频皱眉,对他意见很大,你硬气一气,硬怼这异人,难道别人不帮你,我们还不会帮么?何必如此平白矮人一头。

    韩馥就是这么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值得一提的是,联军从开始到现在,吃的粮草至少有六七成,是韩馥供应的,冀州比较富庶,所以大家吃的心安理得,韩馥也不怎么敢言语。

    “那我问你,当今陛下可是孝灵帝亲子?”长天居高临下睨视着韩馥问道。

    “自是嫡传正宗,圣旨在此,岂能有假。”韩馥使劲擦着额头的冷汗,忙不迭点头道。

    “那便好,若是以后我再听到此等谣言,便来问你!”长天冷声道。

    “这。。。”韩馥是有苦说不出,难道别人造谣,也是他的错么?

    长天收回了圣旨,不再看韩馥,他这般作为,无非是为了敲山震虎,告诉袁绍,就算你真要立皇帝,也别想用这种借口。

    他受灵帝嘱托,照顾他两个儿子,自然要尽一份力,所以唐瑁退亲,他怒发千金讣告,至于刘协,虽然操纵在别人手里,但好歹还是皇帝,多受些挫折,未必不是好事。袁绍妄想要以刘协不是灵帝亲儿子的名头,不承认汉帝,这点长天是绝不会同意的。

    这是他,作为叔父,必须要做的事,这是叔父的担当。

    至于他袁绍能不能立成,不在长天考虑之内,立了皇帝他也不会承认,那等于让自己的这封圣旨失效,所以他只会认刘协。

    此时袁绍虽有些索然无味,这本来还有点价值的长天,竟然还有这种手段,袁绍觉得这长天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只能暂时利用或者成为敌人,拉拢已经没有多少意义,还是让袁术早点灭了他比较好。

    但是袁绍的另立之心,并不会就此消失,对他来说你们不同意没关系,不用那什么借口也不是大事,只要刘虞同意就行了。

    至于刘虞在历史上,是不肯对袁绍妥协的,袁绍曾执意要推举刘虞为帝,刘虞的态度十分强硬,回袁绍,如果你在逼迫,我就跑到乌桓去,不再回来,袁绍没办法,只能作罢。

    另立的提议暂且搁置,而曹刘长三人已经没有了逗留的意思,准备班师回程。

    但是,他们想走,不代表别人不想留,有人想把长天留下来,或者说,你走可以,但是你的部队要留下来,嗯,还是永远的。

    在曹刘长三人,走出大帐时,陶谦也快速离开,他回到了自己的营寨,开始秘密商议着什么。

    他分别派出了几名亲信,到了几名诸侯的大帐之中,显然是准备合纵连横,拿下长天。

    此时讨董已然不会再有结果,那么趁现在对方,刚刚一场旷世大战结束,身心疲惫的时候,突然发动,正是最好的时机,如果现在不行动,只会坐失良机。

    一场情理之中的战斗,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