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刘备与公孙瓒

    “玄德公,我家大人请你前去叙旧。”在刘备的营帐之内,有一人对刘备说道。

    来人是公孙瓒的亲卫,刘备自然认识,他皱了皱眉,自己已经与公孙瓒告别过了,也不知道又有什么话要说,不过比较和对方交情在,于是说道:“好,带话给伯珪兄,我稍后便去。”

    没多久公孙瓒就在自己的大帐中迎来了刘备,两人坐定之后,刘备问道:“不知伯珪兄,唤备前来,所为何事?”

    “昔日你我二人在卢公门下修学,玄德你不乐读书,却喜狗马、音乐、华服,也因此常受卢公责罚,往昔之景,历历在目,不知不觉,已历经年矣。”公孙瓒面带笑意,用有些怀念的语气对刘备说道。

    “呵呵,少年轻狂,不知所谓,备幼不勤学,以至如今一事无成,不及伯珪兄,执掌大兵,戍卫边疆,抵御外侮,使备心艳羡。”刘备听了公孙瓒的话后,脸也泛起淡淡的笑意说到。

    “你我二人,何须如此客套。”公孙瓒摆手道。

    刘备点了点头,等着对方的下文。

    “今日请贤弟前来,非为其他,兄素知玄德有识人之明,且心系苍生,对天下大势,亦有见解独到,故想请教贤弟,大汉将会如何?”公孙瓒说到。

    “备四六不通、诠才末学之人,对大汉天下,素来敬终慎始,如履薄冰,不比兄长,恢廓大气,度量宏伟,安敢妄论大事。”刘备摇了摇头。

    “玄德勿要自谦,为兄诚心相问,何故如此推脱,莫非玄德耻与某为伍?只管说来,某洗耳恭听。”公孙瓒好像真的要请教刘备的似的,对刘备自谦的语气,很有些不悦。

    刘备看了对方一眼,心里认为对方是真的想听,于是也不再推脱,对方算是自己兄长,以前也经常帮助自己,所以也算不交浅言深,于是说到:“天下大事,非备能知晓,然,现今大汉颓唐,情势危急,于此备倒有些话说。”

    “请讲。”公孙瓒来了点兴趣。、

    “天下诸侯,群集关东,讨贼盟誓,煞有其事,而有始无终者,并非为德不卒,止在人心二字。心力不齐,万事难成,酸枣诸公,各为私利,互有龃龉,盟主袁绍,好大喜功,欺世盗名,诸侯作为,使天下失望,海内寒心。”刘备用有些愤怒的语气说道。

    “董贼西退,焚毁洛阳,致使袁绍,再无讨贼之心,竟诬毁天子,妄图另立,以抗中庭,我刘备绝不与其为伍!”刘备恨恨道。

    公孙瓒立刻点头应和道:“贤弟所言极是,袁绍无能为也,非是成事之人,如今诸侯争端日现,久必有变,不如速离此地,可保万全。”

    刘备看了对方一眼,他主动与公孙瓒告别的时候,就劝过他离开,怎么现在反而来劝自己?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公孙瓒对刘备说:“玄德素有大志,远超愚兄,冀州韩馥、青州焦和,皆狗占马槽,备位充数之徒,馥有良将,雄兵数万,却不知任用,反疑心猜忌,和据大州,土广人稠,欲起兵讨董,见黄巾余孽数千,竟不敢战,反溃逃百里,似此等无能之辈,却坐拥大州,何其不公也!”

    “我欲与玄德合力,你我二人何不取此二州,两军合力,弟得青、我取冀,二州但入我二人之手,即可南北合力,共诛袁绍,届时为兄北据幽、并,贤弟南下徐、豫,天下足可定也。不知玄德意下如何?”

    公孙瓒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只要被他成功,还真就没有袁绍什么事儿了。

    在公孙瓒看来,自己的提议是绝对诱人的,而且十分可行,只要两人现在回军,自己配合刘备以的速度,攻取青州,然后再提大军吞灭冀州,合两州之力,除掉袁绍易如反掌,然后其他人自然不会在公孙瓒的眼里,说是天下可定,也不是没有道理。

    至于以后如何,他刘备不是贤弟么,以后自然该听他公孙瓒的,不然他沙场无敌的白马义从,自然会教刘备做人。

    刘备会怎么说呢?他当然不会答应。

    刘备深深的看了公孙瓒一眼,这个家伙与袁绍根本是一丘之貉,如果是历史饱受挫折,没有安身之地的刘备,说不定会利用眼前这家伙,但是现在的刘备不一样,他的雄心壮志未酬,怎么可能甘愿做他平时所不齿的作为。

    刘备说:“备穷兵黩武,致使平原百姓寒苦,虽心有愧疚,然,为了国家大义,不得不为之,才忍痛孤行。备举兵,为的是讨平国贼大奸,岂能私自强占州郡,为祸天下,此举又与那董贼何异?兄长所言,备权当未曾听闻,告辞了。”

    刘备的语气很冷静,言辞中的坚决,却不容外人动摇,他说完之后,站起告辞,转身就走。

    “哎,玄德……玄德。”公孙瓒留不住对方,暗中恼怒。

    不过随后公孙瓒朝南面看了看,面露不屑,淡淡说到:“时辰已经够久,想必恭祖开始动手了,一介异人,也配当将军,简直是大汉的耻辱。”

    在之前刘备走出自己大帐,去见公孙瓒的时候,曹操的大营,也有人来了。

    “见过曹公,袁盟主请曹公前去,商议大事。”来人毕恭毕敬的对曹操说到。

    曹操看了来人一眼,点头道:“好,带路吧,我随你去见盟主。”

    曹操对袁绍早已看的分明,决战的时候,袁绍言辞中对陛下毫无敬意,已经彻底暴露了对方的心思,而之前他竟然想另外再立一个皇帝,这已经彻底触怒了曹操的底线,曹老板此时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弄死袁绍的意思,不过这袁绍还有价值,并且实力强大,还不能轻易除掉。

    至于是什么价值,当然是利用对方,扫清那些在匡扶天下之路的层层阻碍,所以曹操现在不会对袁绍翻脸,而且还远远不到时候,至于之前的争执,曹操可以让它变得,只像自己的气话,袁绍很喜欢听别人的称赞,尤其喜欢听曹操的马屁,消除一点双方的隔阂,对曹操来说不难。

    所以曹操决定走之前,再见袁绍一面,所以他和刘备一样,在别人的有意引导之下,也赶不陶谦与长天的这一场战斗了。

    :昨天家里有事,所以导致早没办法及时,今天赶出了两章,现在一起发,对各位造成的不快,深感抱歉,实在有不可抗力,还请见谅。明天照常。多谢了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