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曹操与袁绍

    “孟德可是要走了?”袁绍问道

    “正是。”曹操点了点头。

    “欲往何处去?”

    “去投扬州,征募兵卒,再讨国贼。”

    曹操的话并没有什么保留,这就是他的打算,他这次参战一共有六千士卒,数次交战之后,还能继续打仗的已经只有三千多人了,连番大战不是死就是伤,对他来说损失很大,当然这不包括卫兹的五千人,那毕竟是张邈的兵马,人家早已说明了是助,而不是送,他准备到扬州去募兵,他和现在的扬州刺史陈温,以及丹阳太守周昕关系都不错,去招点兵马不是什么问题。

    “哈哈,倒是像孟德一贯所为,急公好义,真豪杰也。”袁绍听后大笑道。

    “为人臣者,主而忘身,国尔忘家,公而忘私,利不苟就,害不苟去,唯义所在。顾行忘利、守节仗义,但以此寄六尺之躯!”曹操对袁绍的大笑,故作不满道。

    “孟德欲效贾生邪?”袁绍对曹操的不满不以为意。

    贾生本名贾谊,是汉书中少有的单独列传的人物,就连卫青霍去病也是二人合传的,由此可见这贾谊在汉书作者班固等人心里的分量。

    单独列传代表了极大的荣耀和认同,三国志单独列传的除开孙坚曹操刘备外,只有诸葛亮和陆逊,后汉书里单独列阵的也寥寥无几,例如马援,马腾的先祖,杨震,杨彪的先祖,等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董胖子也是单独列传的,当然这不是为了让董卓流芳百世,而是为了让他遗臭万年。董卓如果知道的话,只会对此嗤之以鼻,神马玩意儿。

    但这还不是贾谊真正让人惊叹的地方,更值得佩服的是,贾谊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三岁,当然不是佩服他命短,而是佩服在这短短三十三年内,贾谊就让自己的人生变得辉煌无比,让自己的才学受到世人的敬服赞叹,并且名留青史,这一点很能从侧面证明贾谊的能耐,所以袁绍的话并不是贬低曹操,而是恭维对方。

    事实上就连太祖,都有一首七绝是写贾谊的,第一句就是“贾生才调世无伦”,说得就是贾谊的才华当世无与伦比。

    “国之桢干,吾之典范。”曹操听了袁绍的话,一脸傲然道。

    “哈哈哈,不愧是曹孟德!足下之言,深得吾心,绍当深思之。”袁绍比了个大拇指,夸赞对方。

    他袁绍要称霸天下,当然也需要拉帮结派,而曹操这个从小玩到大,又聪明能干的家伙,自然是最好的对象,他当即面露佩服之色,表示自己对曹操的话感到十分深刻,愿意深思自己的不足。

    曹操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对袁绍了解比较深,他的做法更能让这个自诩气量非凡,喜欢礼贤下士的袁绍,摆出一副虚心的姿态,能很好的缓解,两人之前所产生的不愉快。

    二人颇有默契的对之前的不快,只字未提,反而谈的十分投机,时而大笑,时而大骂,在外人眼里,简直是一对情比金坚的挚友。

    畅谈许久之后,袁绍也和公孙瓒一样,突然说到了天下大事,当然袁绍不会像公孙瓒那样,摆低自己的姿态去虚伪请教,反而像是在考较。

    毕竟这种时候正是他袁绍,显示自己鸿鹄之志的时候,曹操这样的鹰隼,自然是该到他的手下听用了,至于其他雀鸟,直接扫灭即可。

    “今讨董之事未竟,却逢诸侯离心,盟内离德,眼见大事不成,尤为可叹、可恨,痛哉、惜哉,董贼未灭,凶威日盛,纵观天下,当据何处,与之争锋?”袁绍问道。

    “足下之意,以为何如?”曹操不答反问。

    曹老板深谙,一定要让领导先发话的道理,满足了袁绍想要在自己面前,表现一番的想法。

    袁绍于是很是自得的说到:“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西向可击董贼,南向可争天下,可以成事乎?”

    曹操点头说道:“本初之言,合乎大势,操佩服之至,假以时日,海内皆以本初为首,称雄天下,计日而待。”

    袁绍得意非凡,于是问道:“孟德呢?”

    曹操微微笑了笑,说:“吾任天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哈哈哈。”

    两人同时朗声大笑,笑得几位开怀,两人的心里,却是对对方的满满不屑。

    “任天下智力,哼。我袁家四世三公,才是贤者能士、良臣猛将纷纷来投,才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你曹操一个阉宦之子,又有何德何能,敢这样妄语,简直大言不惭。”袁绍带着一丝优越感,看着曹操。

    “呵呵,汤、武之王,岂同土哉?以固险为资,如何能应机而变,守土之贼。”曹操的眼神里没有情绪,只有脸上充满了笑意。

    商汤和周武的天下,都是打出来的,从来都不是守出来的,袁绍占据商周两朝的旧地,却拿地势险要来说事,所以曹操对袁绍的话,感到愚蠢至极。

    这两人说的都是实话,也都由有这么做的信心和底气,但只有曹老板,才有能配合自己信心和底气的能耐。

    而袁绍那种叫做,志大才疏。

    整个三国里,只有曹操一人能在兖州,这个真正的四战之地,力挽狂澜,扫平天下。

    他北面有袁绍和公孙瓒,东面有刘备和陶谦,西面有董卓李郭和白波贼,南面有袁术孙策和刘表,这才叫四战之地,纷争的激烈程度,周围诸侯的觊觎之心,绝不是荆州可以比拟的。

    除了曹操还有谁能在这种地方立足,还有谁能在这种地方崛起,将周围的各大州郡,收入囊中,只有曹老板,就算是换了刘老板,也一样做不到。

    要是历史上吕布赢了,赶走了曹老板,就他那点本事,很快会被二袁灭掉。

    而刘老板也是不得不,避开了曹袁相争的锋芒,南下存身,赤壁之后才真正的崛起。

    二人聊过之后,袁绍想留下曹操,但是老曹摇头不同意,于是起身告辞,袁绍看着曹操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他是真想收复老曹的。

    曹操和刘备斗离开了自己大营的时候,长天突然接到禀报,说是有人要攻他营寨,已经围在了外面的战场。

    “随我去看看。”长天淡淡的说到。

    他心中恼怒不已,对方还真会挑时候,趁着他大战刚结束,士卒劳累的时候,来围攻自己,真是好算计。

    他走出来一看,嗬,还真热闹,都是熟人。

    陶谦、王匡、张超、乔瑁,除了这几个诸侯,自然还有徐峰和古烁今等人,这些人各自带了麾下士卒,在营外排成黑压压一片,对自己的大营虎视眈眈,更对自己怒目相向。

    张超看到,长天出来之后,顿时双目赤红,怒火冲天,高声大骂道:“长贼,你屠戮我亲族后嗣,八十余口,我誓与你不两立,今日我大军在此,定要让你尝一下,那丧亲的切肤之痛!”

    “呵呵,你倒是敢冒出来了,本来我还想在回去的路上,好好到陈留翻找一下,看看你躲在哪里,现在倒是省了我一番功夫。”长天看到张超后大声说道,张超要灭了自己,特么自己还要灭了他呢。

    “将士们,宵小进犯,该当如何?”长天大声问道。

    “杀!”他身后所有人齐声断喝。

    “敌众我寡,该当如何?”长天又问。

    “杀!”

    “贼心奸险,欺我力疲,该当如何?”长天再问。

    “杀!”

    全营将士,被长天短短的三个问题说的,群情激奋,万众一心,根本对敌人的人多势众,毫无畏惧之意,有的只是,**裸的杀意,他们的眼神更像是,马上要将尖刀,捅进肥猪的心脏,划破鸡鸭的脖颈,活脱脱的像是,屠夫的眼神,毫无怜悯之色。

    “大开营门,随孤迎敌!”

    长天一声令下,骑着白马,走在最前,大有睥睨天下,傲视寰宇之意。

    “诺!!!”听到长天的自称,落霞全军顿时忘却了身心的疲惫,振奋无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