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对方的底气

    “是不是很惊讶?”徐峰一脸戏谑的看着在苦苦抵挡的红尘一刀,大声笑道。

    “你看我不爽,老子还特么看你不爽呢,这俩是双胞胎,武力都在81以上,我和古老兄,合力兑换了顶级道具召唤出来的,骑马斗将不厉害,但是打打你这种自命不凡的货色,那是绰绰有余。哈哈哈,爽了吧。”徐峰继续嘲讽道。

    “你小子讨好长天得了不少好处吧?这次就叫你血本无归!哈哈哈!”

    武力81的np对于现在的玩家来说,几乎是不可抗衡的力量,本身玩家就以数量取胜,但是目前红白这边的数量本身就不及对方,再加上两个强大的np出现,自然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红尘嘴里啧了两声,也不甘示弱,反击道:“你也不看看你合作的都是什么货色,不是软蛋就是小人,这还真适合你,等咱们长大将军把那些垃圾扫掉后,接下来就是你了,我看你能笑多久。”

    徐峰听后毫不慌张,同样笑道:“今天他自身都难保,肯定是救不了你了,等灭了你们,老子就去抄他后路,把心里的这口恶气出了。”

    红尘把头转向了长天那边的战场,他发现这次长天的士卒,并没有以前战斗时那种摧枯拉朽的感觉,但是他这次面对的敌人是绝对比不上西凉兵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红尘转过头对白小仙说道:“情势不妙,你看咱要不要撤了?”

    白小仙没理他,仍然指挥着部队与双胞胎np中的一个在周旋,但是显然也被牵制了不少力量。

    红白处于弱势这点,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难道要用我的两肋插刀之计?”红尘疑惑道。

    但是瞬间他就摇头说:“不行,别人还行,但这姓徐的绝对不行,这货老子看着就恶心。”

    白小仙用一双妙目扫视着长天那边的情况,随后淡淡说到:“再等一等,我觉得长天那边,不会没有办法,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撤退。”

    红尘闻言点了点头,帮是还人情,不帮那也是道理,这很正常。

    长天他当然也不会认为红白两人会死拼到底,这种毫无理由的事,没有发生的可能。

    然而,红尘突然一拍大腿,喝道:“不行!”

    “怎么能撤退逃跑!我怎么会是这种人!老子为了兄弟那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老子这辈子最讲的那就是义气二字!”

    随后他又对白小仙说:“美女,你知道我这人最见不得兄弟和女人受难,这也使我唯一的缺点,太重感情!小白,看在我即将慷慨就义的份上,让我这有用!之身最后再发挥一次作用!”

    红尘用极为郑重的声音,强调了一下有用两字,然后说:“让我们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让我们俩幕天席地,来一场激情四射,热烈如火的野合吧!”

    “你看,我有个好东西。”红尘说完套出了一个房子的小模型,托在手中,对白小仙猥琐的笑道:“这叫安全屋,躲在里面,随便咱俩干点啥别人都不知道,也影响不到,我们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着外面每一个角落,丝毫没有一点点遮挡,就像是隔了一层玻璃一样,这可是在野外寻求刺激的必备之物啊!怎么样刺激吧?好玩吧?要不要现在试试?”

    红尘的表情越来越猥琐,看样子简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奈何他说了一大堆,根本就没人理他。把一个极为珍惜的,可以隔绝一切危机的野外避难所道具,当成方便苟合,增加趣味的玩意儿,也只有他这种脑子里,整天离不开这点事儿的人才想的出来。

    在另外一边的战场上,长天也有些意外的看着战场,他料想中的秋风扫落叶并没有出现,反而他发现对方的士卒竟然可以跟自己的兵进行抗衡,而陶谦的丹阳兵和先登营打的是万分激烈,而先登营竟似落在了下风。

    而落霞骑兵,也在数量极多的射手和步卒前方,被死死牵制住。

    “主公,让我领护卫军上吧。”典韦抱拳沉声道。

    长天摆摆手,说:“现在还不到时候。”

    护卫军人数太少,作为战场攻坚还行,但是要扭转乾坤,除了擒贼擒王、临阵斩将外,其他的还起不了太大作用。

    “长天,没想到吧,今天老子就要算死你。你自诩无敌,不但玩家连np都看不起,我今儿就好好教教你,玩家与np合力那有多强大。”古烁今举着大喇叭,对长天叫嚣道。

    古烁今面带冷笑看着长天,他用怀里取出了一个东西,选择了使用,那显然是个一次性的道具,使用后直接就消散了,然后只见陶谦张超一方的士卒,身上付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收到了不少增益,瞬间战力再次飙升,竟有了压过落霞一方的趋势。

    这类道具古烁今已经用了好几个了,全是他花了大代价用积分兑换、以及很多的金子买来的,这人对长天的厌恶还要远超徐峰,徐峰和长天之间无非是争执争斗,长天当没当回事儿且不说,至少徐峰是这么想的。而古烁今,在宛城时对付张曼成的计划,因为长天的到来,最好功亏一篑,然后又被那孙坚给剥了个精光,所以对长天,一直是怀恨在心的。

    本来其实np是不可以随便剥夺玩家的收获的,更别提将他们身上本来的东西也搜刮干净了,但是这也有前提,前提是你没做过会让np针对的事,抢劫一座名城的府库,显然不在此例,而且抢劫在现实中也是犯罪,所以在游戏里有根本不会受保护,这道理说道哪里都是一样。

    不过古烁今还是把这笔账记在了长天的头上,有些人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总把原因归咎在别人身上,古烁今显然就是这类人。

    长天当然不会惯着他,他又不是古烁今的爹。

    他看到古烁今接连从包里掏出道具使用,于是心中有些了然,这就是对方的底气了。

    长天心中好笑,这就是古烁今嘴里的玩家与np的配合,这就是对方说的要算死自己,然而拿出的手段,这根本是自己经常用的东西。

    他不知道古烁今这种底气是从哪里来的,战场积分从来都是他第一,金银铜除了董胖子,还有谁比他多,至于道具,能用钱买到的没有多少好货,至于兑换确实能有很厉害的东西,但是贵的不像话,连他都舍不得。

    然而,他在这里所能接触到的层次,要远超其他人,别的且不说,就说老蔡头。

    老家伙作为一个大音乐家,闲着没事儿又吃饱了的时候,就喜欢用他的焦尾琴弹个小曲儿,用柯亭笛吹个小调儿,怡然自得。

    对于蔡邕,长天那是服侍的很周到的,这种老顽固臭讲究最多,连孔夫子都有“割不正不食”的讲究,别说蔡邕还没达到圣人的程度了,所以长天安排了不少人,负责老家伙的起居,当然也是为了弄点好处。

    每当老蔡头弹琴吹笛的时候,他就让人把早已准备好的,半金一张的空白卷轴,把老头的曲调录制下来,瞬间一张在战场上有大范围效果的消耗性增、减益道具就出来了。

    要不是老头时常喜欢弹点,清心寡欲的调调,长天还真能用这东西堆死别人。

    当然偶尔的金戈铁马也是有的。

    长天从怀里掏出了,三张卷轴。

    一张是景星,属于静心凝神一类,老蔡头最喜欢的,可以消除绝大部分负面状态。

    一张是十面埋伏,可以大范围施加悲恸、无心恋战、士气低下等负面效果。

    一张是天马二首,能够大范围加持己方的各类属性。

    他将三张卷轴,随手一甩,随风飘摇了一会儿后,消散在空中,随之而来的是,那一阵阵或悠扬、或激昂、或振奋、或悲凉的音调,这些曲调混合在一起,开始了它们的作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