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 晚节不保的刘三刀

    “廖化也算武将?哈哈哈,简直笑话,给我去取下那廖化的脑袋。”徐峰不屑的笑道,在他看来廖化是名将中最弱的一个,不然也不会有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话了。

    很多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们对这句话的理解其实并不错误,这句话本身确实是充满了贬义,但事实上廖化不是平庸无能的人,反而很有本事,蜀国名将相继故去,到后来年轻一辈,少有可用之人,也就是后起之秀极度匮乏,所以只能让当时的老将廖化,担任先锋,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廖化的老当益壮,而不是庸碌无能。

    “我说妹子,这俩双胞胎太猛了,这廖化能挡住他们?万一挡不住,那就麻烦了。”红尘说到。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罗嗦的男人,想走自己走。”白小仙柳眉微蹙,有些不耐道。

    “哎,你真是错怪我了,我这不是为了你么,我怎么能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红尘摇头叹道,一副委屈至极的脸色。

    在红白说话的时候,双方新登场的部队即将撞在一起,先遇到的不是廖化和那一双,而是典韦和对方的骑兵。

    这两方的相遇,吸引了战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陶谦的、张超的、等等等等,当然也有长天和大妞的。

    大妞用手挽住长天的胳膊,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长天轻拍了两下,让他放心。

    典韦凶恶的脸上,露出愈发的让人害怕的表情,他只要一瞪眼,就会不经意间流露出杀意,能扛住的人不多。

    “哈!”只见典韦鼓起中气,一声大喝传遍了全场,那些大喇叭在此时也要相形见绌。

    这一声虎啸狮吼使他身后的部队振奋到了极点,就犹如一头可撕天裂地的上古凶兽,在向天下昭示着自己的降临,我绝世无伦!

    “护卫将士!练兵数载,只为雄起,戍卫主公,但在今朝!”典韦大声喝道。

    护卫军个个抖擞精神,双目如剑,气冲牛斗,死死盯着眼前,已经不到百步远的敌人。

    “嗬,这典韦可真够猛的,相隔这么远就能被他的声音震到,不过对方可是骑兵啊,而且人数还是典韦的两倍还多,这特么能赢吗?”由于一双已经迎着廖化去了,因此这边压力骤减,红尘得了不少闲暇,可以左右观望了,他有些担忧的问白小仙。

    “我记得典韦有个绝招,好像是掷戟,既然这些人是他的直属,那么他会把这绝招交给他的士兵么?我觉得会。”白小仙说完笑了笑,明眸善睐神采飞扬。

    红尘看的有些呆了,立刻又把那座小房子给摸了出来,说是要试用一番,当然也没人理他。

    “将军,五十步了。”护卫军的百夫长对典韦说到。

    典韦没有说话。

    “三十步了。”那人又说。

    典韦还是没动静。

    “十步矣!”百夫长喊道。

    “戟出!”典韦一声令下,果断掏出十余只小戟,奋力投出,十余只小戟,无一落空,中者全部应手而到。

    一时间只见那些护卫军的阵列中,无数小戟飞出,每个人至少投出了五支小戟。护卫军一向都以吃得多为傲,那么吃得多自然身材魁梧壮硕,胖的人全是的力气肯定更大,这点毫无疑问,再加上典韦将自己的发力技巧,毫无保留的交给了那些护卫军,因此在此时此刻,他们所发挥出来的杀伤力,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两千骑兵中者纷纷落马,惨叫不止,也就是骑兵数量不多,不然倒地的人绝对会被后面的踩死,丝毫没有商量。

    但即便这样也对地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骑兵落马,死的死,伤的伤,这样突然其来的惨痛打击,让率领骑兵的武将有些发懵。

    这名武将正是刘三刀,他当然不会愿意来打典韦,但是最近他发现陶谦这老不死的,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善,想必是之前大战吕布时的推脱得罪了他,刘三刀心中有些害怕,他可不像徐盛那样是大族子弟,陶谦行事要掂量掂量,他刘三刀只不过是个,寒门武将,小时候遇到高人得授三招刀法,他藉此横行多年,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寒门武将,陶谦要弄死他易如反掌。

    刘三刀舔了舔嘴唇,看着典韦,他师傅给他算过命,要小心一个枪剑双绝的人,不然恐有杀生之祸,但是这典韦是用戟的,跟枪和剑不搭界,自己不用太过害怕,只要保持一贯的小心谨慎便可,之前是他小看了对方的步卒,对方的小戟不可能无穷多,而且终究是步卒,只要自己利用骑射,远远扰敌,就能拖死对方。

    “随我来,成骑射队列!”打定主意的刘三刀,再无顾忌,只要拿下这典韦,肯定能消除陶谦对自己的不满。

    吃了大亏的骑兵,立刻分成两路,左右围着护卫军绕行,好像形成了一个圆圈,把对方包住,然后用自身的弓箭,对典韦他们猛烈反击。

    典韦皱着眉,对方这么做他还真没多少办法,弓箭是不怕,由于护卫军个个十分壮实,因此穿戴的护甲也是十分厚重的,对方的箭雨抛射,基本是在挠痒痒,但却也够不着对方。

    典韦和刘三刀僵持的时候,廖化与对方也相遇了。

    廖化浓眉星目,气势不凡,看着率兵迎来的那一对双胞胎,止住了想要上前的两王,喝道:“让我来!”

    廖化挺枪拍马,直取二人,这对双胞胎的配合很是默契,一左一右,兄在前,弟在后,前面的兄长直接对着廖化的肩头猛力斜劈,仿佛要把对方一刀两断一样,是对方不得不招架,而后面的弟弟与兄长打了个时间差,挥刀横扫,直取廖化腰腹。

    这两招都是杀招,一前一后十分凶猛,难以防范,廖化毫无惧色,发动了先锋决的迅疾如电,只见他的速度暴涨一大截,急速前冲使斜劈的那一刀彻底落空,然后双臂突然发力,直接挑飞另一人的横砍,趁势把捅穿了对方的脖子。

    “啊!”另一人见兄弟死亡,大声悲呼,不过很快也步后尘而去。

    二人的死亡提示音,瞬间让徐峰和古烁金愣在当场,简直和石化了一样,这可是他们花了巨大的代价,才弄到的,现在就这样没了。。。

    徐峰有些无法承受,他无比悲愤的想着,为什么每次对付长天,都会让他损失巨大,他现在只能期望,另一边能获得胜利,只有这样才不算血本无归。

    “嗤嗤嗤,你小子不是说让我血本无归么?这次我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血本无归,哈哈哈哈哈哈。”红尘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立刻开始落井下石。

    徐峰双眼赤红,一言不发,自己亲自投身到了厮杀当中。

    廖化一路破开玩家战场,开始朝中场飞奔。

    “拦住他!”陶谦急忙大喊,让这支生力军杀入,很可能会改变事态。

    张超也看到了廖化,他这次来几乎把陈留的兵力带空了,丝毫不顾自己大哥的老家,他还嫌不够,还大肆招募,一下子有了四五万人,这才是他敢和骑兵纠缠的底气,张超立刻分出了一小部分的兵力,横在廖化的必经之路上,要缠住对方。

    陶谦见状松了口气,骑兵虽然伤亡很大,但是刘三刀采用的策略不错,只要别再有什么意外,等古烁今的的兵和丹阳兵合力,不管是先拿下典韦,还是麴义,这场战斗都赢定了。

    只不过意外随时都会发生。

    “哼!现今外侮不断,异族侵袭,边疆民众,身处水深火热,河北诸郡,已是朝不保夕,尔却还自相攻伐,当真该死,右将军,某来助你!”一道爽朗大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长天放眼看去,只见一队骑兵奔驰而来,为首一人,如同神人天降,姿貌雄伟,白袍白甲,白马银盔,手提一杆龙胆亮银枪,威仪非凡,英姿勃勃,好一个威武将军。

    长天的目光顿时被来人吸引了,这种打扮出了赵云他想不出还有谁,这就是武圣台的武将么,长天的心里无比兴奋,没什么比收获这种大将,更让人高兴的了。

    只是,对方为什么喊自己右将军?难道不该是主公么算了打赢这仗,一问便知。

    刘三刀其实是第一时间发现这支部队的,但是他搞不清是敌是友,现在他知道,保准是敌人无疑了,而且还是没有牵制的骑兵,很麻烦,一定要先灭了这支部队!

    刘三刀打定主意,率部舍了典韦,先迎上了来敌,突然他看到对方是使枪的!立刻瞳孔一缩,马上在细细查看,然后放下了心,对方没有剑,那就不是枪剑双绝,不用怕,灭了这支队伍,再回头灭典韦!

    刘三刀在心中,打定了让所有熟知三国的人,都不得不举大拇指佩服的主意。

    于是乎,一向行事谨慎的刘三刀,要晚节不保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