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除三害》

    回到落霞村后面,长天找来了李林,对他说:“李老,这是长兴村的村长孙老,对于养马十分有心得,你陪着孙老聊聊,一起在我们落霞村转转,大力你一起跟着。”

    李林领着孙越去了,孙大力也跟在了身后。

    李林肯定知道自己的意思,让这两个精明的老鬼去勾心斗角吧,长天想着。

    其实李林和孙越并没有长天想像中的唇枪舌战讨价还价,事实上李林这老家伙第一时间就展现了落霞村的最强大的资本。

    他带着孙越来到了,落霞村的基石处,让对方看清了落霞村的特性,顿时孙越这老家伙就惊为天人赞叹不已。再带着孙越到了军营转了一圈,当孙越看到了军营里面正在训练的那两千多名大半在三阶或三阶以上士兵后,顿时不再犹豫直接拉着李林回来找长天了。

    来到领主屋后,没等长天发问,孙越直接对长天说道。

    “大人,我长兴村已经在这大岛上建了不少时日,如今才知道附近原来还有如此强大的村子。”老头赞叹道。

    “大人,并不是老夫不想归顺大人,只是天神已有谕令,需要大人完成我等要求方可加入大人麾下。只要大人完成之后,老夫立刻率村来投!”孙越说完躬了躬身,那语速,那自如的行动,完全看不出之前的老迈。

    “嗯,孙老坐下说,我听着。”长天点了点头,示意三人分别坐下。

    “我们长兴村,本来并非岛上居民,老夫祖上乃济阴人氏,后因战乱想移居交州避难,故带着家仆眷属南迁,谁知渡长江时船队突遇风浪,流落至沙洲上才保全性命。”

    “后来,祖上苦于一时之间无法离岛,索性就率众在沙洲上建立了村庄取名‘长兴’,传到老朽手里时已历经百余年了,老朽忝为村长二十余年,初时村子还算不错,但是三年前却来了海盗,经常抢掠财物马匹甚至人口,我等几乎无法谋生,不得已才偷偷将村子搬迁到这座大岛之上。”

    “可谁曾想,到了此岛建村之后,才发现这里并不比原先的沙洲好多少,时常有猛兽来袭,山贼滋扰。我长兴村之前共有五害又称五王,狼王、蛇王、虎王、鹏王、匪王。适才得知其中一害狼王,早些时日已经被大人的兵马剿灭。今日又有鹏王与蛇王相斗,蛇王也已折去。如今我长兴村还剩下三害,只要大人除却这三害,老夫立刻带着长兴村所有的村民归附大人。”

    等孙越说完,长天的耳边也传来了系统的提示声。

    ——叮!系统提示:恭喜您触发历史场景任务《除三害》。任务内容:一劳永逸的使长兴村不在受到三害的威胁。由于您通过隐藏任务触发了历史场景任务,该任务难度上调为,极难。(完成该任务不可借助长兴村的力量,否则视为任务失败,任务失败长兴村及其所有村人消失。任务时限,30个游戏日。超过时限任务失败。)

    十分简洁的任务介绍。没有任务奖励的介绍,长天可不认为如此,且不说完成之后长兴村的加入,单单就一个孙越来说,已经算是捡到宝了。

    至于任务失败的惩罚也是巨大的,对于已经将整个长兴村视为囊中物的长天来说,长兴村的任何一点损失他都无法容忍。

    “孙老,据你看哪一害最容易解决,哪一个最难?”长天问孙越道。

    “大人,据老夫所知,匪王寨兵马虽等阶不高,但是人多势众,应是最为难攻,鹏王振翅转瞬百里,其巢穴不知位于何处最难琢磨,虎王踪迹不定却是最为难寻。若以三方战斗力而言,则匪王寨最高,鹏王其次,虎王最弱。”孙越没有思索直接就把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让我想想。”长天开始了自己的思绪。

    长天自然知道那只所谓的鹏王的巢穴在哪里,虎王不好找也没关系总会出现,匪王寨更是个固定的寨子,不会移动。他在想到底从哪一个开始。

    说实话,长天真的不想对那只金雕下杀手,之前问李然也只是想着逼退对方而已,自己的村子完全是靠着那只金雕才得到的,要不是当时那只金雕杀了那些狼,自己那救助流民的隐藏任务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的这样完美。最主要的是自己还把那金雕的蛋给推了下去,做了狼群的食物,现在倒又要去弄死人家,长天觉得自己下不了这个手。

    这虎王,谁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只能四处寻找,等待机会了。

    至于那匪王寨,显然不是什么善地,光听着名字长天就不认为对方只是大型山寨。长天觉得起码是个巨型的甚至超巨型的。这种山寨没什么其他特点,就是贼多。一山寨几万人全特么是贼。冒然进攻肯定要有伤亡。

    不过长天还是决定了,先打匪王寨,谁叫对方抢了自己那么多马,要不尽快打下来,等对方驯服了马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骑兵了,那样打起来更麻烦,还是要尽快拿下匪王寨才是正确选择。

    “孙老,你对匪王寨有多少了解?”长天问孙越道。

    “回大人,这匪王寨是在我们长兴村以东三百里之外的一个巨型山寨。我们初来岛上时,那匪王寨还不曾有什么异动,我们长兴村也由于刚落脚,因此行事也一直小心翼翼,所以对方也一直没什么机会,我长兴村虽然只是大型村庄但还是有些许自保之力的,双方也就发生过一些小摩擦。”

    “说是摩擦,也就是对方常来来村里索要些粮食罢了。数量不算太多老夫也就一力主张给了对方,毕竟争斗肯定会有死伤,老朽不忍村里人出去跟山贼拼命。谁知就在昨日,那匪王寨不知怎么得知了我们长兴村畜牧的路线,在半道上突然杀出将村里带出放牧的良马全部抢走,还杀了不少牧马的村民,老朽现在对其是深恶痛绝。”

    “大人如果真愿意出兵讨灭贼寇,老朽愿将村里蓄养的一匹龙驹先献给大人。”孙越对着长天言辞恳切的说道。

    长天听到龙驹两个字眼睛一亮,不过随后又想到了‘不能借助长兴村力量’这个限制,他可不想去赌这送来的龙驹到底算不算‘长兴村的力量’。

    “孙老的诚意我已经了解,不过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所以那龙驹孙老还是暂且放在长兴村中,待得除却三害之时,我受的也心里坦然。”

    “大人高义,老朽拜服。”孙越起身对长天作揖。

    长天扶起孙越说:“无须如此,那匪王寨和我落霞村同处一岛,迟早要碰上,还不如早些解决这个祸害。”

    然后又对孙大力说:“大力,让人把守诺喊来,我们几人商量下这个匪王寨该如何攻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