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许邵、许靖与月旦评

    当长天回到落霞的时候,一条消息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乔瑁死了,他和曹操离开的当晚,营寨就被刘岱夜袭,刘岱真正乔瑁元气大伤的时候,轻松破门而入斩下了乔瑁的人头。

    可怜乔瑁做梦也没想到,刘岱的攻击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犀利,这么得无所顾忌,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投靠了袁绍么?这是乔瑁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事实,袁绍得到这消息之后,根本毫无异色,连眼皮都懒得翻一下,不过该给刘岱的压力,他一分也不会少,他给刘岱写了封信,痛斥对方,但是其中的语气显然比,袁绍对乔瑁要好不少,当然这也是袁绍打了让刘岱投靠他的意思。

    刘岱并没有理会袁绍话语,他之所以敢这样杀了乔瑁,就因为他压根就不担心袁绍会报复,因为袁绍的妻儿,一直都住在他刘岱的居所,只不过乔瑁这蠢货,不知道这点罢了。

    不过乔瑁死后,袁绍除了一封信之外,再无任何动作,这也让刘岱冷笑不已,乔瑁的尸骨还没冷呢,他袁绍就这副作态,不知道乔瑁会不会气的活过来了,就他这样还想让自己举州投靠,简直是笑话,他虽然不投靠对方,也不会驳袁绍的面子,反而把袁绍的妻儿照顾的很不错。

    刘岱把一个叫王肱的派到了东郡,代替乔瑁当了太守,他已经打定主意,整饬州郡,致力民生,他要把兖州作为自己争霸的资本,不过天不遂人愿,青州的黄巾暴乱,就要爆发了。

    焦和这个人,根本没有带兵打仗的能力,他连几时行军,行多少里路,走哪条道,都要问卜占卦,这种货色显然没法打仗,所以青州黄巾的爆发,是一种必然。

    长天对乔瑁的死也同样毫无感觉,本身就是作死的货色,没被自己弄死,就算他命大了。

    曹操和长天进入了落霞城,两人的部队,都在外城外扎营,至于曹操军队的粮草,自然有长天供应,落霞其他不说,粮食是肯定足够的,更别说他还有五风十雨粟,这种好东西了。

    曹操很有些羡慕的看着眼前这座城市,距离他次来,已经有几年了,落霞城的发展很快,已经大变了模样,唯一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且更难得的是百姓的脸,竟都带着笑容,光这一点在如今的大汉,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无垠治理地方,执掌属地之能,实在了得,操不如也。”曹老板叹道。

    “孟德为何埋汰我?你曹孟德治世能臣之名,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长天笑道。

    “无垠可还少说了乱世奸贼四字。”曹操脸笑容满面,显然对长天的话很高兴,他还把雄字说成了贼字,很有些自嘲。

    “你是奸贼,谁是忠臣?难道是二袁?哈哈哈。”

    曹操听到这话,也大笑了起来。

    “这评语,倒是曹某胁迫了那许子将后才有的。此人与其从兄许文休,所设月旦评,可谓天下闻名,所称者如龙之升,所贬者如坠于渊。此二人,清论风行,高唱草偃,为众所服。曹某常被人讥为赘阉遗丑,故此才备了厚礼去见那许邵,谁知此人却不愿见我,曹某不得已才出下策,现在想来倒是落了下乘。那许文休从洛阳逃离,不知所踪,许子将亦携家眷南迁,不知在何处。若有机会,倒还想再见一面。”曹操忽然用了有些怀念的语气叹道。

    曹操言者无意,但是长天听者有心,他是真的听进去了,曹老板说的两个人正是月旦评的开创者,这两个人绝对是和他一样的点评师。

    此时的长天十分的意动,他脑子里想的是是不是落霞也能开个月旦评,如果成功的话那么绝对能吸引天下人的注意力,这对于落霞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自己来?不。

    长天瞬间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自己的名气是够了,但是威望还嫌不够,最关键的是,自己已经是个,需要为自己属地着想的一方诸侯了,如果他亲自主持,那么难免会让人觉得,自己会有所偏颇,而且既然有两个名家在,直接把这两个家伙弄到落霞来,不久可以了么,何必自己去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是等二许开办之后,自己的参与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于是长天立刻打定主意,要把这两个人弄过来,重开月旦评!至于对方愿不愿意过来,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他们过来。不想来?也不是不行啊,要不你先去看看,皇甫嵩那三丈高的坟头草,然后咱们再商量商量?

    虽然他不会想董卓那样,动不动来句“吾力能族人”,不过偶尔展示下自己粗大的拳头,也是很有必要的,而且这一点,自古以来一直都是,一种十分受人喜爱的,良好且行之有效的,沟通方法,毕竟怕死的人,还是占大多数。

    曹操不知道他们在哪里,长天也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这两个人的足迹,扫把星许靖克死了孔伷之后,下一个就是扬州刺史陈祎,不过现在陈祎还在袁术手下当差,因为现在的扬州陈温还没翘辫子,得等陈温死了之后,这个陈祎才会被袁术派过来当扬州刺史,然后许靖才会去投奔他,等许靖把陈祎也克死之后,下一个倒霉蛋就是许贡。

    就是“我乃许贡家将”的那个许贡,孙策灭了许贡,没几年就被这么自称的人刺死了。

    这个许贡会联合严白虎把盛宪赶走,然后自己当吴郡太守,吴郡离自己很近,所以这个许靖,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至于许邵也很好找,等到那个陈祎死后,朝廷会把刘岱的亲弟弟刘繇派过来当刺史,而许邵则会在那时候投靠刘繇。

    刘繇会被袁术,赶过长江,离他的落霞也很近,所以许邵也跑不了。

    想到这里长天心头大定,月旦评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不过月旦评还远,眼前还有不少大事,需要他加快施行。

    曹操想先见自己的儿子直接朝书院去了,而长天则回到了自己的领主府,他知道那里还有人在等着自己。

    鲁肃的才华,他可是很看重的,所以在曹操提出去看儿子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跑到了领主府,去见见这大名鼎鼎的鲁子敬。

    “元固,那鲁子敬何在?”长天问盖勋道。

    “就在别院暂住,我着人去请来,另外那个郑宝,以被子敬设计生擒,主公要不要见?”盖勋说道。

    “郑宝直接砍了,把人头挂在广场,至于鲁子敬,我亲自去吧。”长天毫不犹豫的就砍了郑宝,敢打自己领地的主意,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张超的前车之鉴在那里,这种人只有见一个杀一个,他们才不敢把注意打过来。

    长天快速的来到了别院门口,轻轻的推门而入,他一眼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坐在堂,正对自己微笑,此人仪表堂堂,气度儒雅谦和,脸的微笑十分友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年轻男子的目光中,慢慢的都是睿智与自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