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准备换个太守当当

    “我的花呢???”

    长天看到心急火燎跑进来的大黑,皱眉喝道:“怎么说话的?老子养了你这些年,难道就是为了让你对我吼?”

    “那是我的花!”大黑继续汪汪,不理长天的喝骂。

    “怎么,你难道还想噬主?”长天啧了两声。

    “我要我的花!我知道是你,我闻到你的味道了!”大黑大叫道。

    长天刚想再骂两句,结果被一阵声音给打断了。

    大黑瞬间竖起了耳朵,停止了吠叫。

    “啦啦啦!啦啦啦!”

    “我是快乐的玫瑰花,花儿开时有鸟儿叫,风儿吹,喜来报。。。。”

    那是它的花在唱歌!听道这无比熟悉的声音之后,大黑立刻飞快的朝着歌声传来的方向,城主府的后院冲了过去。

    城主府后院,就在长天房间的后面,哪里被他放下了一枚浩渺泉的泉眼,已经汇聚成了一个池塘,长天在池塘边挖了个坑,把大黑的玫瑰花,种在了里面,浩渺泉对花肯定有好处,而且在这里也不用担心,她会受到什么伤害,长天还在外围做了一道小篱笆,隔绝了外围的干扰。

    大黑冲过来之后,立刻看到了她,它奋力一跃跳过篱笆,就到了玫瑰花的身边,惊喜的看着对方。

    “你来了?有人帮我搬了个新家,我很喜欢这里。唱得有些渴了,能请你帮我拿点水来么?那个池塘里的水,很好喝的,你也尝尝吧。”花很高兴能在这里看见大黑,不过惯于矜持的她,仍然用着很礼貌的口吻,不过她离水的距离,显然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帮忙。

    大黑听后立刻动了起来,将水喂给她,然后趴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她。

    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继续开始了她的轻唱,感染着周围的一切。

    长天站在屋子里,透过窗子看着这一切,他看到大黑的举动后,嘴角微微泛起笑容,嘴上却说道:“这狗犊子,不识好人心。”

    大妞,从背后抱住了长天,把头靠在他的背后,轻轻的唤了声:“天子。”

    “嗯,怎么了?”长天轻声问道。

    “没,就是叫叫你。”大妞摇摇头,享受着此时的宁静,显然长天的选择,让她感到了骄傲。

    抉择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长天又何德何能可以例外?要说他没动过私心,那是绝对是假话,而此时此刻,长天也十分满意,这个结果。

    “跟很久之前的一首儿歌,还真像。”长天自言自语的说到。卖报歌我小时候也听过。

    大黑与花,告一段落。

    落霞的发展仍然在蓬勃日上,曹操到了离开的时候了,曹操也不得不走,他到现在还没一个根据地,实在不利于以后的发展,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出发了。

    “昂儿,真不跟为父一同走?你娘可是一直在念着你。”曹操看着身高已经快要超过自己的长子,问道。

    “父亲,孩儿想留在落霞修业,学成之后在回去帮父亲,请代孩儿转告母亲,孩儿一定回去看望她。”曹昂看着自己的爹,眼神清澈,与曹操对视,丝毫没有没有闪烁。

    “好,吾儿长大了,吾心甚慰。”曹操拍了拍曹昂的肩膀,点头说道,好不掩饰脸上的笑意。

    长天在旁静静的看着这对父子的告别,没有说话。

    随后他亲自把曹操送上了去扬州的船,曹操踏上船头,回身对长天朗声抱拳道:“无垠,曹某告辞了,半年之后,河北再会!”

    “孟德走好,河北再见!”长天同样郑重的抱拳。

    直到目送曹操离开了视线之后,长天才转身而回。

    “将军,为何如此善待那曹操?”这时候鲁肃在长天边上出言的发问。

    “孟德,是孤挚友,自然非同一般,子敬何来此问?”长天看了鲁肃一眼。

    “将军睿智过人,极富远见,想必该知道,此人乃世之枭雄,非常人能比,此刻放其离去,定是纵虎归山,贻害万千。”鲁肃看着长天的双眼,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天下纷乱,非英雄人物,不能力挽狂澜,曹孟德,日后必能成为大汉天下之中流砥柱,岂可与祸害并论?”长天脸上毫无异色再次问道。

    “将军所言非实。”鲁肃笑着摇了摇头。

    “哦,为何?”长天也笑了。

    “若论英雄人物,右将军必在其列,而那曹操素有大志,气魄可吞山河,胸怀可容天地,若任其行事,假以时日,必成一方巨擘,而后此人与将军之间,定然会有一场大战!曹孟德用兵了得,将军虽强,胜负却也未可知,何不趁此时除之,以免后患?”鲁肃淡淡的说到。

    “孟德啊,说起用兵,孤的确不如他。但是孤亦自视不低,宁愿与孟德正面厮杀一场,也不愿见其倒在鬼蜮伎俩之下。再有河北袁绍、幽州公孙瓒、淮南袁术、等群雄并立,若是没了他曹操,还有谁能代扫灭这些真正的祸害?”长天淡淡的说出了心声。

    “将军真知灼见,肃自愧不如。”鲁肃低下头,施了一礼。

    “子敬,曹操日后可能会是孤生平最大、最强的敌手,若与其放对,寡人自问独立难挡,需要旁人相助,还请子敬助寡人,一臂之力。”长天突然说到。

    “肃自知才学浅陋,不堪大用,只愿在这落霞城,暂居一些时日,还望右将军,见谅。”鲁肃并没有答应长天,只不过表示自己还是会住在落霞一些时日。

    长天点头,他不知道对方为了什么拒绝自己,或许是因为对曹操之事的选择,或许是因为地盘太小了,等等等等,长天不会去问,也没有再次相请,毕竟过而不及,反而会遭人厌恶,鲁肃既然还愿意留在落霞,自己还有的是机会,他相信以后落霞的发展,会让鲁肃改变心意。

    他现在武将官职是右将军了,领地也不夷洲也实际操控在在自己的手上,但是他的文职终究还只是挂着一个县令的名号,是时候让自己的官职,变成太守或是州牧了。

    想到这里,他自然而然的把目光放在了,离他最近的两个郡上,他准备在广陵和吴,这两个郡里选一个,变成自己的地盘,弄个太守当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