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许靖南下,长天欲吞吴。

    “唉,你看这老头,口气不你说是不是真有本事?”有些莫名其妙的玩家,围在了中年文士摊位的周围,小声嘀咕道。

    “说不好,可能真是个点评师,就跟那长天的职业一样。”有人吃不准,摇头说道。

    中年文士对于周围议论纷纷,还不时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异人,根本视若无睹、置若罔闻,稳如泰山的安坐在那里,仿佛别人议论的不是他一样,确实是颇有一番气度。

    “敢问先生贵姓。”有玩家上前问道。

    “老夫姓许。”那人语气十分淡然,捋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嘶,这人难道是许子将!曹操就是被这许子将点评过得!”有人小声惊呼道。

    中年文士安然自若的神色,在听到许子将的名字之后,第一字稍稍有了些变化,他微微皱了皱眉,从这表情来看,这人显然和许子将认识,而且好像还不大愉快。

    “敢问先生可是大名鼎鼎的许邵许子将?”之前发问的玩家,再次问道,语气里带着些期盼。

    “老夫不认识什么许子将。”中年人挥了挥衣袖,很是不耐。

    “不是许邵?那肯定是骗人的。”有人轻轻嘀咕道。

    听到这话文士的脸有些发黑,他心中想到早年自己开月旦评的时候,天下谁人不知,谁不给他几分薄面,现在沦落到街头摆摊讨生活不说,还被别人猜忌,天不佑我许靖啊。

    “不一定,姓许的评论家,不是只有许邵一个人,他堂哥许靖也是。”

    许靖的脸色,顿时变得好看了一些,脸上泛起微笑,又开始习惯性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不过,没他堂弟许邵的能耐大。”那人补充道。

    许靖的脸色刷的一下,更黑了。

    许靖这辈子,最讨厌自己的堂弟许邵,许邵和自己一样善于看人,同行是冤家,他们俩也不例外,私底下互相都不喜对方,早些年许邵还是汝南郡功曹的时候,就一直排挤许靖,不让他当官,许靖那时候只能,替人赶马磨粮食养活自己,许靖对这件事,一直记忆犹新。

    如果问许靖最怕谁,那非董卓莫属,要说最讨厌的那一定是许邵,所以别人说他不如许邵,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但是那人的话,还没说完,最后这人又来了一句。“而且许靖是个扫把星,除了皇叔命比较硬之外,谁遇到他谁死。”

    大家听到之后,纷纷不动声色的,往外圈退了几步。

    许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知道自己再不说话,今天的生意就要黄了,他还准备攒点路费下扬州呢,当然他不会承认自己是许靖,他可不想让世人知道,大名鼎鼎的许文休,在路边摆摊,于是他开口道:“老夫能辨天下人物,若论识人,那许子将还需排在老夫身后,诸位若是不信,尽可一试。”

    “要多少钱啊?”这个问题大家都比较关心。

    许靖说道:“百金一评。”

    “艹,这老家伙穷疯了,散了吧,这特么摆明了骗人的。”众人听后都不干了。

    看着刚才还围着自己的人,瞬间散去了大半后,许靖心中有些焦急,连忙说道:“十金也行。”

    众人听后心中一动,老家伙自打一折,显然是没什么底气,倒是可以再看看情况,如果真的能,有提升资质的效果,那真的不能错过,不过十金也实在太贵了,经历过讨董大战之后,玩家手上都有些钱了,不过十金任何不算小数目,一件好些装备也至少要几十金,现在大部分人肯定是以提升装备为优先,毕竟不是人人都像长天一样,大部分东西都是,从别人家里搜刮来了,也就是抢来的。

    这里面抢劫是一件重罪,不想某些时代,犯罪成本太低,诈骗、传销等等犯罪行为,可谓屡禁不止,甚至还闹出了人命。

    如果这样的货色,逮着就毙,那么这种毒瘤,绝对会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那些人也绝对会惶惶不可终日。

    宽松的刑罚,只能约束好人,只有真正的严刑重典,才能震慑恶人!

    这里面的抢劫,罚金和监禁的惩罚程度都不轻,所以除了喜欢落草为寇,当山贼的家伙,一般很少人做这类事。

    当然打仗的时候是个例外,嗯,还有长天也是个例外,这一点,也能从侧面的反映出,游戏里的律法,终究还是管不到真正的掌权者的。

    最后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价格定在了三金一次。

    许靖心中有些发苦,从什么时候开始,月旦评竟然变得这么廉价了,但是他没办法,从洛阳逃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他根本没胆量回去收拾财物细软,只身逃出了洛阳,毕竟他也知道,以自己和孔伷的关系,对方绝对会好吃好喝的供着。

    孔伷也确实待他不错,但是,孔伷死了。

    许靖想到这里,就唉声叹气。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走了上来,这里人多,也不怕这老小子跑了,如果没用,就逼这老货,把三金给吐出来。

    “子长风万里,鹏程九转,前途无有量也。”许靖张口就说道。

    那人显然耳边传来的提示音,开始查看自己的面板,这一看立刻激动了起来。

    “还真有用!这老家伙,竟然不是骗人的!”那人激动的口不择言了。

    许靖听得很是腻歪,自己昧着良心、忍着恶心,才点评了这么一句,竟然连声谢谢都听不到,还说什么竟然不是偏人的!

    许靖心中苦闷不堪,为了不让自己饿死,他也没办法,只能忍着。

    那么玩家吧自己的信息发到了上,顿时掀起千层浪,大量的人都开始往梁国赶来,而在许靖周围的人,自然一改之前将信将疑的态度,纷纷开始争先恐后,踊跃上前,生怕错过这样的机会。

    许靖看着周围像是变了一张脸的异人们,心中没有任何的得意,反而怒气丛生,开口断言道:“老夫一日,只评十人!还有九人,价高者得评。”

    这事没人能强迫他,于是那些人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早些,跟这老家伙套个近乎。

    一番竞价之后,许靖强行忍住心中不快,再次点评了九个人,立刻收了摊,使了些手段,消失在了玩家们的视线中,他不愿再次依靠这种手段挣钱了,这实在违背自己的意愿。

    此时他已经赚够了路费,准备去吴郡,陈温还没死,所以陈祎也还没当上扬州刺史,所以不想回汝南的许靖,只能去投靠另一个好友许贡。

    许贡正在吴郡任都尉,离这里不算太远,许靖打定主意之后,就开始了南下,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抵达吴郡。

    在许靖南下吴郡的同时,长天也同样把自己的目标定在了,吴郡,他准备当吴郡太守。

    武将招贤那是要造反,文官招贤,才是要治理天下,这点长天心里还算是清楚,虽然你明知这纯属表面文章,但有时候,你却还是不得不这么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