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 两方威逼,盛宪设计

    这一次长天不准备动用军队攻取吴郡,而是想要用好言相劝,让盛宪自己辞官,然后他直接表,请为吴郡太守,朝廷应该不会驳回他的请求,表的事交给蒋干去办,最为合适,蒋干有辩才,他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说动白波贼,也是有能耐和胆色的人,是长天手中不多的可以办事的人,蒋干为主,阚泽为副,这事能成。

    当然现在首先的要务,就是让盛宪主动表辞官,长天觉得这不是多大的问题,盛宪身体不好,再加吴郡并不不太平,估摸着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说通盛宪。

    盛宪现在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已经长大成人的严白虎经常侵略地方,再加此人和许贡私交甚笃,因此盛宪屡次想讨平严白虎,却总是受到许贡的掣肘,每次都无功而返,致使严白虎愈发的坐大,在白虎山建城立寨,以白虎山为中心,朝外辐射了一片广大的范围,全是他的势力范围,严白虎自号“东吴德王”,俨然是一方土霸王。

    严白虎对盛宪屡次想征讨自己,十分得忌恨,随着他现在的胃口越来越大,他已经不满足这种和盛宪对抗的状态了,反而打定了要除掉对方,推许贡位当吴郡太守的念头。

    而那个许贡其实心里早就有了这种念头,因此一直狼狈为奸两人,在此事一拍即合,当即就定下了方略。

    也因此对吴郡太守起了心思的,并不止长天一个人。

    吴县,太守府。

    “欺人太甚!”盛宪正在堂大发雷霆,他气的是须发皆张,怒火攻心。

    都尉许贡,对盛宪一直是阳奉阴违,这也就算了,他盛宪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不见心不烦,但是今天倒好,这许贡竟然敢给他书,说他老迈,年高体弱,不堪大任,劝他辞官回归故里,然后最好能够在走之前,表一封,举荐他许贡来继任吴郡太守,书里一番话,对盛宪毫无恭谦之态,极尽跋扈之能事,这让盛宪如何不怒。

    “大人,太守大人。”有一功曹跑进来说到。

    “何事,如此慌张!”盛宪正在气头,根本没有好脸色。

    “大人,那个右将军,派人送了一封书信给您。”功曹喘着粗气,说道。

    “右将军?我与这异人,无甚往来,他为何写信给我?”盛宪皱眉自言自语,随后他将书信要了过来,展开一看。

    盛宪越看脸的笑意越冷,长天的这封信,和许贡是一个意思,劝他辞官退位,当然长天没有像许贡那样,语气张扬丝毫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长天的遣词很平和,完全是把盛宪放在了自己同等的位置,没有用自己右将军的职位,去压对方,反而还承诺,只要盛宪肯辞官,他愿意在落霞城,选出千丈方圆的土地,供盛宪家族居住。

    其实长天的价码并不低,经过了巢湖郑宝的一役之后,大家都知道了落霞城的实力,在领主长天带领大军出征董卓的时候,仍然能够凭借城中的留守兵卒,一次性歼灭了郑宝的数万大军,这不能让人不侧目,不得不让人佩服。

    现在的落霞城在整个大汉朝来说,几乎可以算得是最安全的一块居住地,而且更重要的是,还十分富庶,水路交通极为发达。

    对于那些无心争霸的人来说,两千石的太守,并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长天的落霞城却能,所以这称得是一比合算的交易。更何况长天还在信中写明了,可以给他们一份,足够自给自足的产业或者土地,当然他也不可能白给对方好处,前提是盛宪会举荐自己当这吴郡的太守,。

    如果没有之前许贡的事,盛宪说不定考虑到自己年龄和身体状况的问题,就会答应长天,但是现在,许贡的跋扈在前,长天的书信在后,他自然而然的就把长天,归纳到了,威逼自己这一类人的行列中,如何会同意。

    “哼,好一个右将军!竟挟威逼迫我这堂堂两千石,真以为这大汉天下,皆由他说了算?异人果然是异人,狗改不了吃屎。”盛宪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开口骂道。

    骂了一通之后,盛宪就开始思索对策,很快他就果断的定下了方针,辞官!

    “老夫是做不了太守了,那就把这块骨头,抛出去,引此二犬竞食,相互撕咬,岂不快哉!”

    盛宪的脑子还是不错的,他知道在许贡和长天两方威逼之下,自己这个太守的位置是绝对坐不稳了,如果一味对抗两人,很可能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因此不如激流勇退,辞去太守之位,然后看着许贡和长天这两个,目无王法的家伙,互相撕扯,反而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如果能同时斗倒二人,说不定他盛宪还能有,青史留名的机会。

    “哈哈哈,来人,取笔墨来!”盛宪想通之后,朗声大笑,然后吩咐人取来了笔墨纸砚。

    他挥笔疾书,很快一封辞职表,就写完了。

    “去许贡处,调集五百军士,护送你去长安。”

    盛宪十分得意的吩咐自己的功曹,还很替对方着想的,要了五百名士兵保护,不过也确实需要人保护,现在这年头全国的传送阵都关掉了,想从吴郡去长安,没士兵护卫,一准死在半道。

    而且他也认定了许贡肯定会发兵,毕竟自己这可是在为对方办事啊。

    “哈哈哈哈哈。”盛宪想到这里有大笑了起来。

    他的表章确实是辞官的,但是信中却没有举荐任何人,反而希望朝廷能够另外再派人,来当这个吴郡的太守,这样他盛宪就能安然的躲在一边看他们三方,去恶斗一场了。

    盛宪大张旗鼓的,将带着自己辞表的功曹送出了吴郡,为的就是让长天知道此事,而他自己送完人之后,则在当日就离开了太守府,摆出一副对着位置,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

    他带着自己的妻儿,去了王朗那里,在唐瑁辞官后,朝廷委派了原来徐州的治中从事王朗,担任了会稽太守,现在已经到了会稽,盛宪准备去投靠他。

    许贡得知此事后,鉴于盛宪十分“通情达理”,也就没有去弄死对方的意思,安安稳稳的待在吴郡,等候朝廷升迁的旨意,一任对下一任的举荐,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参考,因此他成事的可能性极大,就算不成也没关系,最多又是一个盛宪罢了。

    而在落霞的长天,听道消息之后,他也对盛宪有了些好感,几年前的一些不快,也烟消云散,他和许贡一样,待在了自己的地盘,等着朝廷下旨,当然他和许贡不一样,他比对方更主动,几天之后,蒋干、盛宪还有赵云出发去了长安,赵云还不算长天麾下,但是派他带兵保护两人,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赵云欣然领命,不过在长安这个地方,看不惯长天的人有些多,这一趟显然会有些波折。

    吴郡太守,肯定不会任其空置,就是不知道会是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