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主公声威,绝不可堕!

    如今大汉的整个关东之地,已经打成了一团,袁绍在抗击黑山的袭扰,以及外族的入侵,也对劫持了张扬的于夫罗发动了猛攻,就算如此他也不忘给袁术找点麻烦,比如周氏兄弟。

    得益于袁绍的策略,此时的袁术、孙坚正带着公孙续在猛攻周氏兄弟占据的阳城。

    而整个兖州则奋力抵抗着青州黄巾的侵略。

    刘备也在阻挡着黄巾对平原的侵攻。

    公孙瓒正在和鲜卑乌桓死磕,同时也分出一部分兵力,抵御北的青州黄巾。

    至于陶谦则在东海采取了坚壁清野的举措,不让南下的青州黄巾,得到任何便宜。

    而并州这片地方,几乎已经有近半,沦陷在了外族的手中。

    东郡太守王肱,再战城头望着,城外黑压压一大片的黄巾贼党,心中惊惧交加,本来他坐了东郡太守,自觉平步青云的机会来了,谁知屁股还没坐稳,茫茫多的黄巾贼就到了他面前。

    王肱丝毫没有血性,一味坚壁清野,固守东郡,他的方法是不错,但是他自身的无能,使得兵无战心,民不归附,对于黄巾贼一**猛烈的攻势下,濮阳城已经摇摇欲坠。

    “仲德,贼势如此浩大,眼见便要破城,我等该如何自救?”王肱脸色苍白的向身边的程昱求救。

    “使君,为今之计,只能请援,别无他法。”程昱瞅了对方一眼,用十分淡然的语气说到。

    “这,刘公山此时自顾不暇,如何能来援?我等岂非尽将死于此地乎?”王肱急得满头大汗。

    “公山不行,还有他人。”

    “何人可以为援???”王肱如同找了了救命稻草一样,眼睛闪亮。

    “曹孟德。”

    “对对,险些将此人忘却,那曹操英雄了得,请他来必能扫除匪患,救我等性命!”

    王肱立刻派人出城,去曹操处请援,程昱再次瞅了王肱一眼,仿佛看的就像是一头牲畜一样,眼神毫无感情,没有丝毫的鄙视、或者怜悯。

    在濮阳不远驻扎的曹操接到求援后大喜道:“此必程仲德之谋也!”

    早在剿黄巾时,就与程昱建立起深厚交情的曹老板,在对方的配合下不费一兵一卒,都进入了濮阳,以王肱的智商必然会被曹老板,玩弄在股掌之间,王肱其实也不亏,至少他的命是保住了,曹操不会像袁绍对待韩馥那样对待王肱。

    得益于此王肱侥幸的保住了自己的命,但是有些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时值乱世,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死去,或是战死、死于战争引起的疾病,比如瘟疫等。死的人多了,自然也免不了死几个大人物。

    首先死了个公孙续,他在协助孙坚袁术攻阳城时,被周氏兄弟的乱箭射死,自此公孙瓒与袁绍之间的怨恨,再也难以化解。

    然后又死了个眼高手低的,刘岱。

    “使君,贼众百万而来,百姓惊恐,士卒丧志,不可力敌。群贼携亲带眷,老弱居多,军无辎重,意在抄掠,不若集郡民、将士之力,固守东平。贼兵欲战不得,攻又不胜,久必离散,而后精选锐士,据要害之地,击之必破也!”

    这是鲍信对刘岱的谏言,但是血气方刚的刘岱,根本不听。袁绍把自己的家眷留在了刘岱家里,后来公孙瓒也派人过来交好,并且率兵相助对方,剿灭小部的黄巾贼。

    然而,青州黄巾彻底爆发之后,却正好是袁绍与公孙瓒互相再也无法和平共处的时候,公孙续的死亡,让公孙瓒深恨袁绍,他让人劝说刘岱,让其送走袁绍家小,好让他公孙瓒将袁绍的妻儿掌握在手里,不然他就撤回,派出的人马,让刘岱自己面对,那数不清的黄巾贼。

    刘岱的年纪正是棱角分明的时候,当然不愿受胁迫,执意孤行,断了和公孙瓒的往来。

    他决定自己打出一片天,让世人看看,他刘岱不是谁都能威胁的,因此刘岱才不愿听从鲍信的劝阻,执意出兵,誓要剿灭乱贼。

    至于结果么,他没多久就彻底淹没在了,黄巾贼的人山人海里,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刘岱死了,那么接下来,自然是推举兖州牧的时候了,众人出奇一致得把目光放在了,入主东郡的曹操身。

    鲍信对众人说到:“兖州无主,难敌黄巾,今王命断绝,不得东顾,值此危亡之刻,宜另举贤能,共推英主!天下分裂,群雄并起,非豪雄之士,不可宁生民,保万全,曹东郡,气廓恢宏、命世英杰,雄才伟略,海内皆知,当迎之以牧州郡,必可扫灭蛾贼,保兖州安宁!”

    在鲍信、张邈等人的全力主张下,曹老板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身价,当了兖州太守。

    要说曹操就不是一般人,在别人拼死抵挡黄巾入侵的时候,他想的是如何将这股力量,变成自己的。

    现在他受人推举,当了兖州牧,自然像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彻底除却了身枷锁与桎梏,迈出了他定鼎天下的第一步,也是最坚实的一步。

    曹操站在城头,居高临下注视着,城外密密麻麻的黄巾贼,浑身气魄收敛,如渊似海,眼中神色坚定,丝毫不容动摇,他沉声自语道:“曹操,来了!”

    所谓时势造英雄就是如此,英雄的崛起需要机遇,但是,英雄本身的,英与雄,也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元素。

    没有镇压当世的英才伟略,没有称霸天下的豪雄气概,注定一事无成。

    在众多诸侯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长天的那一队人马,也到达了长安,一路虽然麻烦不少,但是得益于赵云的存在,贼寇匪类,根本无法骚扰到蒋干与阚泽两人。

    “赵将军、德润兄,长安乃天子脚下,不比落霞,我等行事当小心谨慎为妙,再者朝中百官,多有仇视主公之人,虽尽是些阿谀无能之辈,但若论勾心斗角,我等三人皆不及也。”蒋干对着阚泽和赵云说道,这两人都相对比较年轻,而且和他也比较合得来,这次又是为了长天办事,所以他出言提醒道。

    “子翼兄,所言甚是,泽已牢记心中。”阚泽点头道。

    “若是,有人发难,该如何?”赵云的任务是保护两人,自然想知道处事的底线,比如能不能杀人。

    蒋干腰杆挺得笔直,双眼闪过厉色,沉声道:“主公声威,绝不可堕!”

    他坚定果决的语气,让两人心头一禀,赵云了然,对方的语气显然在说,杀人不是不可以。

    三人各自抖擞精神,其实昂扬的,迈进了长安城。

    城头的李儒,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城下的蒋干一行,看了一会,他便转身,下了城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