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赵谦惹怒董胖子

    古时候见皇帝,有一套流程,不到长天这种三公九卿的级别,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蒋干等人本身是右将军所属,并非本人又不是军机要务,所以并没有优待,通传过后,蒋干一行只能在驿站等候传召。

    但是这一等,犹如石沉大海,再无音讯,蒋干知道这是被人卡住了,朝里不喜欢长天的人太多了一些,对此蒋干是有准备的,长天也为此特地交代过。

    “主公临行曾有言,若事不通顺,可去求赵谦老大人,我等久不见传召,必是有人从中作梗,二位可在此暂侯,我自去拜会。”蒋干对阚泽和赵云说道。

    很快蒋干便从驿馆出来,前往赵谦的府邸。

    老家伙在洛阳时,做了几个月的太尉,正巧遇到荀攸暗中谋划,使得百官拥护刘协奔出了洛阳,入驻长安。老头也算是朝中为数不多的打过仗的人,于是临危受命,被封为了车骑将军,执掌朝中为数不多的那点兵马。

    赵谦年迈老朽,身体不太好,很快他就因为生病而辞官,老头辞官的时候,也正是董卓西归的时候,也不知两者有什么联系。

    不过赵谦从来不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因此他的辞官,可能也隐含了,他不希望看到朝廷与董卓硬拼的这一层意思,毕竟以卵击石,并非智举。

    现在的赵谦是司隶校尉,负责整个京畿的安全,手没多少人,但是权利不算小。

    蒋干的想法是没错的,不过此时的赵谦,却陷在了危险之中。

    如今的大汉虽然衰落,但是在周边那些小国家的眼里,仍然是一个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只要稍稍发一下威,他们就有灭亡的危险。

    因此周边小国家的进贡,并没有因为东汉的大乱而停止,最多量少一些,以此来试探,如果他们试探的是如今的朝廷,说不定就会了解到此时汉室的无力。

    然而,现在掌权的是董卓,以董胖子的蛮横,对外的态度当然极为强硬,董卓浓眉一掀,西凉军威一展,吓得对方立刻补足贡品,甚至还遣了质子前来,期望能平息这尊大神的怒火。

    车师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国,车师是中亚东部的诸多小国之一,曾是汉室与匈奴进行长期大战的地方,史称“五争车师”,董卓的力量,让他们想起了汉帝国的强大,因此车师是比较积极向汉的一个,车师王派了一个,十分聪明伶俐的质子,到献帝身边做侍子,作为双方沟通的桥梁。

    所谓侍子,就是陪伴在天子身边的人,俗称伴读。

    此人生得很是俊俏,而且口齿伶俐,十分善于溜须拍马,在汉朝这个第一看脸、第二看口才的世界,显然很混得开。

    车师侍子,深得董胖子的喜爱,而且在了解到,如今的大汉,权利最大的是董卓时,侍子自然而然的把重心倾向了董卓这一边,也因为仗着自己深受董卓的宠,开始过起了肆无忌惮的日子,在董卓面前他就是孙子,在别人面前,那别人就是他孙子。

    平日里张扬跋扈,行事不顾王法,在此人眼里,只要董卓不倒,他就算犯了王法,也无需担心。

    这个车师人并不是真正的无法无天,他做什么还是分人的,朝中大官,他丝毫不敢触犯,至于那些平头百姓么,那就是妥妥的鱼和肉了。

    强抢民女、掳掠财物,根本不算什么,甚至在他身,人命都不止一条,而被他玷污的女子,更是有十数人之多,但是由于他在董胖子面前的得宠,没人去理会,或者收拾他。

    但是赵谦不一样,老头当司隶校尉并没多久,之前并不了解此人,但是现在知道后,他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有人跪在他的府门前大声哭诉,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他们确实是真正的受害者。

    但是,一般平民是绝不会想到,去司隶校尉的府邸告状,更不可能毫无预兆的,就这么多受害人一起集结,这显然是有人在推手。

    是谁不知道,但是目的很明确,激发赵谦和董卓之间的矛盾,甚至是皆董卓的手,除掉赵谦。

    老头看到这么多人后,自然问明了情况,然而二话不说调出卷宗查看,这一看气得他怒火中烧,大发雷霆。

    “区区小国质子,安敢鱼肉我大汉百姓!当真该诛!!!”老头恨道。

    这事其实本来轮不到他管,应该是京兆尹来管,京兆尹就相当于国都的公安局长,但是现在京兆尹不敢管这事,于是赵谦当仁不让,出手雷霆,派了自己的都管从事,当即收押了车师侍子,审问清楚后,当场在街市口斩了此人,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董卓闻听后大发雷霆,骂道:“老匹夫,焉敢如此妄为!”

    “太师,赵谦此人素来自恃清名,从未把太师放在眼里,如此行事,并非无因,以儒之见,当是在替百官试探太师,若不诛了此人,只怕日后那朝中百官,个个争相效仿,此后太师将再无宁日!”李儒不失时机的发言,一出声就要把赵谦,推入死地,可见他对赵老头的印象,绝对算不好。

    董卓斜眼看了看李儒,胸口起伏不定,这个车师侍子,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不过口齿伶俐,比较讨自己欢心罢了,死了也就死了,但是赵谦的行为,显然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董胖子想到这里,眼中露出凶光,他是真想杀人了。

    董胖子在长安的这段时间内,杀的人已经很难数得清,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人死掉,弄得百官皆惊,朝廷畏惧。

    胖子到了长安之后,第一个杀得就是张温,他随便罗织了一个私通袁术的罪名,就把张温满门抄斩。张温在西凉的时候,与董卓矛盾不小,董胖子这人有些记仇,于是就把张温给砍了。

    甚至在朝堂之的时候,一言不合就下令杀人也不是没有,现在整个长安,其实就只听董卓一个人的,他要谁死,谁就死。

    “传令奉先,拿下赵谦的都管从事,拖到街市口,力斩!”董卓打定注意后大喝了一声。

    胖子要把赵谦甩在自己脸的巴掌,狠狠的甩回去。

    李儒皱了皱眉,于是问道:“太师,那赵谦,如何处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