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名正言顺

    长安的某处大宅院里,正有人在宴会宾客,不是大宴,倒是如同数个知交好友,偶尔的相聚一样,不过桌上的饭菜,却是十分豪奢,寻常百姓家是基本吃不到这些的,现在的整个大汉朝,饥荒遍地,饿死的人绝不在少数,能想这里奢侈的地方,绝对不多了。

    “如今天下割裂,盗匪蜂起,诸侯角逐,牧守州郡,皆是自举,眼中再无大汉朝廷,关东之地,民不聊生,公孙叛逆于朔北、张燕异谋于黑山、曹操毒被于兖豫,刘表僭乱于荆襄,长天流毒于江南,此皆逆乱之贼也。可笑那长天,竟妄图自荐牧守,简直狂乱至极!”一个老头在某间屋子里大放阙词。

    从他的言语中可以看出,这货明显向着二袁,反正那些造反的事,跟二袁是没什么关系的,至于长天和曹操那都是反贼,该千刀万剐的家伙。

    “哈哈哈,公所言极是。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长贼虽无智,想必此等浅显之理,还是懂得。”又有一人笑道,明显实在说风凉话,嘲讽长天。

    不过事实上他说的也不算错,名正言顺正是长天所需要的东西,吴郡将是他的根据地,也是第一个占领的正式的汉朝领地,所以他希望尽可能的不用武力来取得,这对自身的声望,以及百姓的安抚,没有益处。

    这就是长天执意,修书盛宪,希望他退位让贤,而不是率兵攻打吴郡的出发点,正是为了名正言顺。

    而所谓的名正言顺,当然是拥有朝廷旨意之后,才能算数。

    让曹老板,是众人推举,比武力抢夺好些,但也算不上真正的名正言顺,而田楷那种纯粹是公孙瓒委派的,那根本是强抢地盘,完全是不合礼法的,所以田楷在青州,过的并不安生。得益于青州的黄巾已经跑出了老家,不然灰溜溜的逃回幽州,是田楷唯一能做的。

    相对于田楷,陶谦的位置就属于名正言顺的一类,但是陶谦的日子一样不好过,自从陶谦头上,顶着“逆贼”这个称号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了,陶谦整日提心吊胆,生怕有人要弄死自己,整个人都瘦了几圈,可谓狼狈之极,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幸好,得益于青州黄巾的猛烈爆发,使得徐州郡民,不得不联合起来,这才让陶谦有了喘息之机,但陶谦也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于是他唉声苦求,自己一力提拔起来的赵昱、和王朗。

    赵昱是个老实人,王朗心肠也不错,不是陶谦赵昱无法当上广陵太守,王朗也举不了茂才,任不了徐州治中从事。

    因此二人为陶谦想出了一个办法,去长安向朝廷纳贡,以示他陶谦对汉室以及天子的支持,表名自身还是大汉的忠臣,只要朝廷的表章一下来,他头上的逆贼称号,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陶谦听后大喜,派了赵昱去长安纳贡,也就带了一万金,不过小刘协,见到了第一个公开支持自己的诸侯,那种欣喜是溢于言表的,当场下旨封陶谦为徐州牧,同时擢升王朗,做了会稽太守。

    纳贡称臣的事,长天自然不会不知道,他让蒋干带了落霞的诸多特产,包括茶叶和美酒,几十匹良马,诸多名器斗具甲胄,还有整整五万金。

    但是,身为长天的使者,所受到的敌视是其他,被称为乱贼的诸侯的数倍之多,归根究底,并不只是长天得罪过他们,长天本身的异人身份,也是极大的因素之一,这些人,见不得,一个异人爬到自己的头顶,成为一方强大的诸侯,这类事以后遇到的还会更多。

    一群人在大宅之内,指天骂地,叹世道不公,骂奸贼当道,但是吃喝的却是玉液琼浆,大鱼大肉,和长安城内外的贫苦百姓的相差,简直是天地之别。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蒋干此时已经到了赵谦的府邸,蒋干看了看大门紧闭的司隶校尉府,有些皱眉,这种京畿重地,不该有关门的时候,他很有些费解。

    叩门、唱名、通传,长天的使者身份在老头的府中还是很好用的,很快蒋干就在客厅之中见到了赵谦。

    “右将军府掾,九江蒋干蒋子翼,见过司隶校尉赵大人!”蒋干十分郑重的唱名行礼,表现出了十足的恭谨。

    “原来是以辩才独步淮南的蒋子翼,有失远迎。”赵谦有些憔悴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是长天的人,只此一点便够了。

    “区区虚名,不足挂齿。”

    “子翼过谦了,老夫与你家右将军,已是两年未见,不知长天一向可好?”

    “我家主公,春秋鼎盛,虎步江南,再好不过了。”蒋干笑道。

    然后他接着说:“此番干临行之前,我主还托干,给赵大人送来一物,请老大人过目。”蒋干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木盒,上面锦缎包裹,华丽异常,木匣子是正宗的极品木料,香檀木雕刻,一般人根本用不起,足见里面存放东西的珍贵之处。

    老头好奇的把木匣打开,顿时一阵沁人心脾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客厅之内,让人闻后,感觉飘飘欲仙,仿佛年轻了几岁一样。

    这正是长天在普陀山福地,得到了九天仙灵桃,赵谦曾经表示过想要的,延寿之物。

    “这。。。”老头,此时突然想起了之前曾对说过的话,对于赵谦来说,这不过是一句戏言,他根本不指望长天能够给他找来,延寿之物,无非是通过自己的行动,告诫长天,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而已,但是他没想到,长天还真的当回事了。

    “啪!”

    老头赶紧把盒子关上,然后十分不舍得推了回去,说:“此物泰国贵重,老夫不敢要,也不能要。”

    蒋干微微一笑,说:“干来时,主公就曾言说,此物对他来说,寻常之极,请赵大人,只管收下,无需介怀。”

    赵谦对这话是万分不信的,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寻常之极,用脚趾想都知道不可能。

    老头也确实舍不得这个,于是转口说到:“子翼此来,可是有公干在身?”

    蒋干微微一笑,说:“不满大人,正是为了我主,纳贡之事而来,主公让我带来诸多珍奇贡品,想献给天子,并套要一个吴郡太守,然干以到长安五日之久,却全无陛下音讯,必是被人从中作梗。故特来,求老大人相助。”

    “此时包在老夫身上。”

    赵谦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现在他与董卓虽然不对付,但这点事情并不算什么。

    蒋干起身大礼相谢,但是精明如他,自然也能发现老头脸上的郁郁之色。

    “我见大人,气色不佳,可是有心事,干虽不才,或能相帮一二。”蒋干的语气十分诚恳。

    “也罢,此事与长天也有瓜葛,说与你听也无妨。”赵谦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蒋干这才知道,老头的担忧,并不只是自身,还包括了自己的主公长天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