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想胖子死的人,好多。

    还是那座宅院,还是那些人,也还是那样的奢华。

    “听说那异人的使者,去见董卓了?”其中一人笑着对另外几人说道。

    “我等且看他是如何死法,哈哈哈哈哈。”边上一人开始幸灾乐祸的大笑。

    “此番赵谦那老狗必死无疑!”还有一人厉声说道。

    “或许老狗情急跳墙,能反咬董贼一口,来个两败俱伤,若能使董贼毙命,赵谦这老狗,倒也全了他叔父、祖父,两代秉承之忠义也。哈哈哈”最后一个人同样大笑道。

    “哼哼,若赵谦死,我等便可暗中唆使,赵家那些门生子弟以及忠仆,为这老狗报仇,若董贼亡,那赵谦也必死无疑。”最开始那人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这赵谦与那异人勾连已久,死不足惜,只待诛灭董卓,下一个便是那可恶的异人!此贼在杨县,竟以莫须有之罪名,杀了我全家二十三口!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说话的这人,正是杨县的大族,白波攻城的时候,只知紧闭大门,却丝毫不顾岌岌可危的城防。

    后来被长天以通贼的名义,全部诛杀殆尽,反贼攻城,你却一点力都不出,而被人冠上通敌叛国的罪名,这种叫做咎由自取。

    这里的四人,都有各自的原因,或针对诸侯,或针对董卓,或者针对长天和赵谦,情仇怨恨,一言可蔽之。

    “不过那蒋干却需要提防,此人颇有辩才,若是让其说动陛下,倒是麻烦。”

    “这有何难。不如。。。”有人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那样子十分干脆,极为凶狠。

    “无须如此,我料其说不动陛下,咱们的小皇帝,见了董贼,双股战栗,就差屎尿齐流了,岂敢和董卓做对?”

    “哈哈哈,是极,是极。”另外三人抚掌大笑,从言语里丝毫看不到,对天子该有的敬重。

    “不过,若是蒋干谏言不成,惹怒董卓,被当街刺死,那异人该如何行事?”

    “你是说?”三人同时双眼放光,看向了说话的那人,诸人也隐隐以其为首。

    那人点头微笑不语。

    “果然是妙计!还是季皮兄智慧过人,区区小计,便能使两贼火并,我等自可于中取利。不过此事还需季皮兄,出手才是。”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为首那人心中不屑,知道这仨是在推自己出去,不过他自认智计超群,根本不担心,于是说道:“我身为执金吾,司护卫中宫,百官安危之责,此事于我,如反掌耳。”

    说话的人是现在的执金吾,他叫胡毋班,是当代八厨之一,也是王匡的妹夫。

    于是这一项恶毒的计划,就悄然开始施行,他们想刺杀蒋干,然后嫁祸道董卓的头上。

    就在这四人,讨论卑鄙勾当的时候,京城之中也有另外一些人,在活动。

    司徒王允府。

    王允正和另外一人,欣赏着司徒府的一池莲花,两人坐在岸边,举樽对饮。

    “王司徒觉得那四人,可能成事?”坐在王允对面的是一个中年人,他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王允知道他说的是哪四个人,淡淡笑道:“那四人,阴险诡诈,上不得席面,不过,做这类勾当,倒是拿手好戏,或能成事,也未可知。”

    “我看未必,豕犬之辈,断无成事之理,便如关东诸侯一般,有讨贼之举,无讨贼之才。”那中年人说道。

    “哦?文先可有诛贼良策?”王允颇有兴趣的问道。

    现在董卓把持朝政,百官人人自危,王允自然也希望能有除掉董卓的机会。

    “我杨家一向与世无争,董卓无道,自有天下人除之,我杨彪何德何能,敢发大言。”

    坐在王允对面的正是杨彪,他听到王允的话后,连忙摆手推脱。

    王允端起酒樽,借着眼角余光,瞥了对方一眼,心中不快,口中道:“若论及,明哲保身,天下首推杨司空。”

    王允的话里显然是在挤兑杨彪,对方分明处处受到董卓的压迫,心中也希望能弄死董卓,却只敢问,不敢做,他还真有些瞧不起,杨彪这人。

    杨彪听后毫无所觉,反而说:“若论智计深远,那定然非王司徒莫属了。”

    他的话里,其实是暗指他王允,留住了蔡邕,使得董、赵二人,没有了可以下的台阶。

    王允笑而不语,董卓是必定要死的,至于赵谦,虽然可惜,但是为了大汉天下,谁都可以舍去,哪怕是天子都不例外,何况一个大臣。说不定赵谦死后,就能因此,留名史册也说不定。

    至于胡毋班四个,董卓死后,就轮到他们了,这种人是绝对没有,在他王允掌握的朝廷里,生存的可能的。

    随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不再涉及这些问题,面带微笑互相敬酒,心里想什么,谁都不知道。

    不约而同的是,在长安的另一处宅院里,也有四人环坐一堂,或皱眉、或忧愁。

    这四个人,分别是黄门侍郎荀攸,侍中种辑,和议郎郑泰、何颙。

    他们四个人的目标也同样是,诛杀董卓。

    由此可见,这死胖子是多么不得人心,尼玛要杀他的人,简直特么茫茫多,整个长安到处都有,要弄死他的家伙,而且其中还不乏名臣大腕。

    就连远在崇明岛的长天,想到这种事情,也免不了有些担心这胖子的安危。这也怪不了这些人,董胖子的胡搞八搞,弄得人人不得自安,谁都不愿意头上整天都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更别说,连年幼的皇帝头上,也悬了这么一把。

    所以不管是朝中的忠直之士,还是奸险小人,或多或少都有想杀掉董胖子的理由。

    “公达,依你之见,那胡毋班四人,能诛除董贼否?”种辑开口问荀攸。

    荀攸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此四人行事,如此卑劣,郑某耻与其同朝为官!”郑泰掷地有声的说道。

    “那阴修,素有贤名,任颍川太守时,公达、荀文若、钟元常、郭公则,皆是此人擢拔,原以为是个正人君子,岂料竟奸险如斯!”何颙摇头叹道,他自诩能识人,不过也有走眼的时候。

    “赵彥信,世代忠良,眼见就要死无葬生之地,长此以往,还有何人能辅佐朝廷,护佑天子。”种辑性子耿直,言辞有些激烈。

    荀攸却摇了摇头,说:“非常时,行非常事,需以非常人辅之,若真能除灭老贼,赵彥信便是在九泉之下,也可笑而瞑目。”

    “公达可有良策?”何颙见荀攸说道,立刻问道。

    “无有良策,只得一险计。”荀攸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

    “何计?快快说来。”种辑连忙问道。

    荀攸随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听得另外三人齐齐皱眉,没了话语,荀攸则好整以暇的看着三人,等着他们的回复。

    与此同时,阚泽和赵云,已经到了董卓的太师府外,而蒋干也被小黄门,引进了皇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