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可曾带了女人?

    阚泽和赵云到了太师府门外,通名之后,被人领进了董卓府邸,董胖子也知道在长安想杀他的人极多,因此宅院守卫极为森严,十步一哨,五步一岗,另外还有吕布担任统领,把太师府守护的像个铁桶一般。

    二人进入太师府后,就见到迎面走来了一位年轻小将,长相英武,气势不凡,走起路来,那是两眼朝天,根本不看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

    那员小将,眼角余光发现了迎面走来的阚泽和赵云,他看了一眼阚泽,没见过,一看就不是武将,也就没了兴趣,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赵云。

    突然,他瞳孔一缩,眼角剧烈抽搐了几下,二话不说急忙转身就准备朝小路溜走,但还没等他迈出步子,赵云就说话了。

    “师兄为何见了云,转身就走?可是我有什么对不住师兄的地方?”

    张绣脸色有些僵硬,转过身来,笑道说:“原来是子龙,我恰巧有些内急,故此未曾看见。”

    “师兄如今已是领军大将,如何还能这般冒失,云虚长师兄几岁,有些话不得不说。”赵云语气平缓的说着。

    “这,我是在内里急切,容我先去如厕,稍后我俩再叙。”张绣最不喜欢听赵云对他的说教,立刻打断对方,就要尿遁。

    赵云自然知道这小子的心思,说到:“也罢,既然师兄不愿听我肺腑,不说也罢。不过云有一事想求师兄相助。”

    “子龙只管开口,绣绝无二话。”张绣急忙说道,只要能拜托这个喜欢教育自己的师弟,怎么都行。

    “云现在右将军麾下听差,此番来西京,为的是护卫右将军正副二使,这位便是副使阚德润,另有正使蒋子翼已入宫面圣,宫中自然安全无虞,只是长安百废初兴,难免良莠不齐,云心中有些担忧蒋子翼安危,想请师兄暂且护其周全,来日当与师兄,秉烛夜谈,以谢今日援手之德。”

    赵云作为护卫考虑的是十分周全的,历史上赵云一直在刘备身边充当亲卫的角色,官职不是最高,待遇还行,但是很的刘老板的信任。

    蒋干和自己分开后,他十分担心对方安全问题,现在正好看见了张绣,因此立刻想到了请张绣帮忙。

    张绣一听自己师弟在长天手底下当差,顿时脸就黑了,那个长天他是怎么也喜欢不起来的,他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反正就是迎面冲,就是不喜欢。

    自己这个师弟,武艺比自己高强、懂得又比自己多,管教是还时常喜欢教育张绣,这让年轻气盛的张绣怎么高兴的起来,所以在听道赵云要和他秉烛夜谈时,脸更黑了,不过赵云对自己的照顾,那也是绝对假不了的,学艺时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

    因此张绣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如果自己和赵云在战场相遇的时候,该怎么办张绣随后自我安慰的想到,董卓好像和那个长天关系不错,以后应该不会遇见这种情况的,想到这里张绣心中一定,拍着胸脯说道。

    “师弟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我这便亲自去召集人手,在皇宫门口等着那蒋子翼。”

    “多谢师兄。”见对方毫不犹豫的答应之后,赵云施了一礼。

    随后张绣生怕对方在罗嗦,一路小跑逃也似得离开了,赵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阚泽一直在边上看着没有打扰这俩师兄弟的对话,张绣离开之后两人继续朝内里走去。

    董卓的太师府,占地面积很大,甚至要超过何大屠夫将军府的规模。

    阚泽和赵云被人领着,至少走了一刻钟,在看到了董胖子,十分豪华的客厅正门,正门外站着一员武将,手持方天画戟,矗立门前,那睥睨天下的眼神,不是吕布还有谁。

    赵云和吕布同时在第一时间,看到对方,双方的眼神在空中交错,吕布浑身气势瞬间放开,直朝二人压至,赵云跨前一步,挡在了阚泽前方,直视吕布,脸色十分平静。

    “尔等何人,为何擅闯太师府!”吕布喝道。

    随着吕布的断喝,周围突然冒出了数百精锐,齐齐将手中武器对准二人。

    在这种威势之下,阚泽却踏前一步,喝道:“我乃右将军长天之使阚泽,我家将军与太师交情莫逆,尔等何敢如此对我二人!”

    阚泽的话既表明了身份,又没有在面对吕布的威吓时,示弱半分,一切都把长天的面子,放在了最前面,绝对是个称职的使臣。

    赵云心中暗赞,同时战意飙升,丝毫不惧,对面这个天下无双。

    “你可知我是谁?”吕布一脸傲然的说道,他对赵云的战意自然看在眼内,但这又怎么样,天下无双只有他一个,其他人只能奋力的追赶自己。

    “未知将军大名。”阚泽说到。

    “我乃吕布!战场上打的你家右将军,屁滚尿流的吕布。”吕布对长天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想法,对于长天的人更不会有好脸色。

    “哦原来是大名鼎鼎吕中郎将,失敬失敬。”阚泽着重的说出了,吕布的官衔,表示你不过是个中郎将,离右将军,还差着辈。

    然后阚泽又说到:“不知今日将军,饭否?”

    “你找死!”吕布大怒,这个阚泽一上来就戳他的痛处。

    诸侯讨董的那段日子,简直是吕布最黑暗的时候,他将此引以为一生中最大的耻辱,吕布的名言“饭否”,早已经传遍了天下,成了众人的笑柄,“饭桶将军”这个雅号,也在不经意间,传的天下皆知。

    吕布举起方天画戟,对着阚泽直劈而下,眼疾手快的赵云,举起武器,架住了吕布的一击,赵云心中微震,此人好大的力气,不愧是天下闻名的吕布。

    吕布对此并不意味,他早已看出这人是个高手,但是此时对方只有一柄长剑,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他正待欺身而上,大战赵云。

    此时客厅门后,传来了董胖子的粗犷的声线。

    “门外何人喧哗?”

    吕布只得收住武器,对门后说道:“那长天的使者到了,这二人身怀利器,只怕要对太师不利。”

    “让他们进来。”董卓对吕布恶意栽赃根本不理会。

    随后阚泽二人由吕布带着走进了客厅,阚泽对着上首的董卓,郑重的躬身施礼,大声道:“右将军使者阚泽,见过太师!”

    阚泽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完全看不出被吕布攻击过的狼狈。

    董胖子眯着眼瞅了瞅二人,说到:“倒是一表人才,你现居何职?”

    “蒙主上恩德,忝为将军府令史。”

    “嗯,你又是何人?”董卓点了点头,随后把目光转向了赵云,问道。

    “末将常山赵云,见过太师。”赵云不卑不亢的说到,他心里对这个恶名传遍天下的胖子,也是有一点好奇的,不过他并没有打量董卓,谨守着分寸和礼仪。

    “老夫见你二人,俱是心性过人之辈,甚是喜爱,可愿来老夫麾下任职?”董胖子开口就挖长天的墙角,而且挖的毫无顾忌。

    “启禀太师,泽身为使臣,不可背主求荣,请太师恕罪。”阚泽心中有些诧异,不过果断的开口拒绝。

    边上的赵云也说:“云与右将军有约在先,断不可他投。”

    “也罢,你家右将军的眼光,老夫一向自愧不如,麾下武将,就连老夫也艳羡的紧。”董卓毫不在乎的说到,他也只不过一时来了兴趣,随口一说而已。

    “无垠着你二人前来,所谓何事?”董卓问道。

    “主公命我等前来,纳贡上表。”阚泽说到。

    “哦?纳贡么?无垠给老夫送什么来了,快拿给老夫看看。”董胖子一脸喜色,根本不顾自己的威严。

    他在长安过的确实是万人之上的日子,连皇帝都在他手中,但是董胖子心里,反倒无趣的很,一听长天送东西过来,他就来了兴致。

    阚泽心中有些奇怪董卓的态度,但是对方直接把纳贡说成是给他送礼,阚泽是有些不喜的,这也证明了,这个董卓确实是,根本没把天子放在眼里。

    不过长天确实有东西带过来,阚泽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香檀木匣,和蒋干送给赵谦那个一模一样,里面放的也同样是个桃子。

    给赵谦送东西,很难不被董卓知道,所以长天干脆也给胖子送了一份,省得让这胖子不快,再说了以董卓和他的交情,再加上一直以来的看中和照顾,送点东西根本算不上什么。那普陀山的桃树上一共三颗桃,现在他手里还留了一个。

    “哈哈,无垠有心了。”董卓看到无垠的礼物,很是高兴,虽然他自觉根本不需要这个,但是拿到手的时候,脸上还是十分高兴的。

    “还有么?”董胖子冷不丁的再来了一句。

    阚泽一愣,这还有讨要礼物的么?阚泽不知道长天送的是什么,但他想来长天的出手,绝对不会小气,肯定是贵重之物,这董卓也太贪了吧,阚泽心中很是不快。

    “无垠有送女人来么?”胖子有些期盼。

    这下阚泽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来是说女人,不知道自家主公和这胖子有什么约定,他是不会去多嘴的。

    “并无。”阚泽摇头道。

    “也罢。”董卓有些失望,他对天仙般的女子,心中一直有些痒痒。

    “无垠,让你们前来上表,想请什么?只管说,老夫准了他便是。”董胖子,兴致不错,大手一挥,满口说到。

    “我家主公,想请为吴郡太守。”

    “我当何事,此事易耳,便是无垠要当吴候,老夫也准了便是。咳,只要稍后把天仙般的女子,送来便可。”董卓十分大方,但是也没忘了要女人。

    “多谢太师,另外还有一事,想求太师应允。”阚泽低头躬身施礼,同时说道。

    “说来听听。”董卓看了阚泽一眼,不知道是什么事让对方,这样郑重。

    “那司隶校尉赵谦,斩杀车师侍子,乃是事出有因,请太。。”

    “住口!”董卓说发飙就发飙,此时他勃然大怒,用手一拍桌子,打断了阚泽的话。

    “汝是长天使臣,老夫方对你好言相向,尔何敢来管老夫之事!哼,念在你家主公的面上,老夫不杀你,走吧。”董卓怒道。

    “太师,我既敢来此,便不惧生死,请太师容我一言,若所言无理,届时太师要杀,泽引颈就戮,绝无怨言。”

    “哼,跟你家主公,到是一个臭脾气,莫不是你以为老夫真不会杀你?”

    “太师杀我,如探囊取物,然,泽所言是为了太师,也是为了我家主公,请太师容禀!”阚泽慷慨之气,不满大堂,面对董卓好不示弱。

    董胖子深深的看了阚泽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说到:“说吧,若是不对,吾必杀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