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阚泽直言

    “穷当益坚,老当益壮,丈夫志也。今太师位极人臣,总领朝纲,掌握兵要,决机天下,集大权于一身,静有泰山之安,动则天雷之烈,豪壮如太师者,古今未有。”

    董卓听了阚泽的话,不置可否,对他来说,拍马屁自己喜欢,但是你不能给一棒子再给个枣,把他董卓当成什么了。

    阚泽自然不是单纯为了拍马屁,他继续说道:“若换做他时,太师自可高枕无忧。然!天下雌雄未定,大逆未除,关东诸侯如二袁者,与太师争衡不利,退而分疆裂土,蚕食九州,至于公孙、陶谦、田楷之流,各据州郡,为祸一方,此等匪类,皆志在天下,欲除太师而后快也。此太师之心疾,大汉之不幸。”

    “值此天下存亡之刻,理当仿效先人,以法治国,举贤用能,拔擢善士,方能稳定朝纲,京畿稳固,则天下皆服,太师于长安,进可东出洛邑,称雄天下,退可固守西京,以待变时。”

    “哼。”董卓有些不耐烦了,治国言论,他还用得着你阚泽来教?

    阚泽听到董卓的冷哼,面色如常,但是话锋一转:“赵公彥信,累世忠良,贤可为帝师,能可牧万民,虽文终在世不及也。”

    董胖子一听,更怒了,什么文终在世,赵谦这老家伙,也能比得上萧何?他是萧何,那老子是谁,杀狗的樊哙么!

    董卓正要大骂,阚泽却把话抢在了前头,不过这回他再次转了话题,不再说赵谦的事儿了,由此可见阚泽还是很机灵的,知道不能一味触怒这胖子。

    “法者,天下公共也!自古以降,以法治国,不依此道,而能成事者,鲜。好恶不愆n,刑罚在衷,可取信万民,安稳社稷。”

    “古语有云:立君之道,仁义为主,仁者爱人,义者理政,爱人以除恶为务,理政以去乱为念。若依此理,天下不足虑。”

    “若不依此理,则犹如抱火种置于薪柴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乃谓之安。天下之势,与此何异?”

    “方今山河纷乱,贼党争锋,强者自强,弱者自弱。若太师强,则汉室强,而群獠怯怯,若太师弱,则汉室弱,而诸侯嚣嚣。此实乃关乎太师之身家安危也。”

    董卓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想睡觉,还是在养神。

    “强弱之分,首在大义,其次人心,再次兵戈,太师扶立天子,大义在身,虎踞关西,雄兵百万,堪为豪杰之首,然,还需广收人望,方能慑服群雄,使太师之强,天下共知。”

    “收拢人心,唯有布信义于世。左传书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次有立言,虽久不废,可谓不朽!”

    “太师须知,时值乱世,非独君择臣,臣亦择君矣。以高德立世,则海内归心,以暴虐害贤,则天下共弃!”

    阚泽说了一大堆,终究还是绕了回来,毕竟这确实是他此行的目的。

    “哼哼,你这厮说到底,还是要老夫,不去对付那赵老儿。”董卓微微睁眼,冷笑了一声。

    “老夫不与你争辩,且问你一句。若是有人冒犯你家右将军,你会如何?你家主公又会如何?”董卓冷声问道。

    胖子有时候,还是很犀利的。

    “若真有人恶意冒犯,死不足惜。”阚泽说道。

    “那为何,到了老夫这里就不行了?”董卓反问。

    “只因赵谦,未有过错。”

    “那错的难道是老夫不成!”胖子两眼一翻,目露凶光。

    “杀了赵谦,便是大错。”阚泽直言顶撞。

    “大胆!以为老夫杀不得你?”董卓大喝道。

    边上的吕布闻言,抽出佩剑,只待董卓令下,他就下手杀人,而阚泽身边的赵云,也上前一步,挡在了吕布和阚泽之间。

    双方形势仿佛一触即发,但是董卓和阚泽两人却视而未见。

    这时候董胖子的心里,倒是有些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不过他脸上是不会表露半分的,再说他也不是泥捏的,他杀得人才早已不是一个两个了。

    胖子开口道:“那我再问你,若是你死在此处,无垠当会如何?”

    “主公有恩必偿,有仇必报!”阚泽淡淡的说道。

    “来杀老夫?与老夫大战,让他人得利?”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有十载,主公可无敌天下。”

    “若老夫杀了赵谦,无垠又当如何?”董卓对阚泽说长天十年后,将会无敌天下的言论,不置可否,只是再次问道。

    “赵公与主公交情,不下于与太师之情,以某度之,主公会送主谋者九族,给赵公和太师陪葬。”

    “你言下之意,无垠会先杀了老夫,再杀了主谋?”

    董胖子对这件事是有人谋划这点,根本毫无意外之色,事实上他不信赵谦看不出来,所以这也是董卓愤怒的原因,这是赵谦在明知故犯,这种作为,岂不是完全没把他董卓放在眼里。所以董卓的心里,对赵谦的怒意,还要更甚于那四个主谋,至于那四人,他自然不可能放过,这四人的死,已经是注定了得。

    “正是如此。”

    “你不怕死?”董卓双眼圆睁,怒视阚泽。

    “人皆惧死,某自不在例外”阚泽的话很实在,但是他也很淡然。

    胖子听后,又看了看阚泽的样子,突然间觉得有些无聊了,这个年轻人让他想起了长天顶撞自己的时候,让他很有些气愤,不过随后也就淡化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能和他董卓在言谈的时候毫无顾忌的,就只有长天一个。

    实在是,知己太难得。

    董卓有些心意阑珊的挥了挥手,示意阚泽二人退下。

    阚泽不解其意,出言问道:“那赵公的事?”

    董胖子有闭上了眼睛,随后淡淡的说道:“把赵老儿,带回给无垠,老夫不想看到他。”

    “多谢太师!”阚泽面带喜色,大声呼喊。

    “罢了,你回去记得告诉你家主公,把那天仙般的女子给老夫送来,不然老夫要他好看,哼。”董卓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再无言语。

    “我一定转告主公。”

    阚泽心里大喜,这次来对了,这个董卓和传闻的不大一样,他本来准备的话,还有很多,根本没想过这么轻易,就得到了董卓的允诺。

    就当阚泽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太师府门卫的通报。

    “启禀太师,陛下有诏,传百官觐见。”

    胖子微微睁开眼,说道:“老夫知道了。”

    阚泽听后突然想到,这会不会是蒋干,已经说服了天子,所以皇帝要下诏了,但是又不敢自己面对董卓,所以想拉百官助阵?

    阚泽暗叫不好,自己这边已经说服了董卓,如果待会在朝会上,陛下借势威压董卓,会不会让这胖子已经暂息怒气,又再次腾升起来???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自己本来是想双管齐下,现在反而成了坏事,不由得心里大为着急。

    “太师,我身为右将军纳贡使臣,想请太师带某随同见驾。”阚泽立刻说道。

    董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