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蒋干面圣 一

    阚泽的猜测并不错,在他直面董卓时,蒋干也见到了天子。

    刘协年纪很只有十岁,和诸葛亮同年,比起司马懿和庞统要小两岁,比陆逊则大了两岁。

    小皇帝正襟跪坐在正首,一本正经的看着下方的蒋干,那样子还真有些一国之君的做派,只不过脸上的青涩,和眼中那一丝不该在这个年纪出现的忧色,显示出他只是在做做样子。

    “臣右将军使蒋干,拜见陛下。”蒋干叩首拜服。

    “陛下真是年幼。”这是蒋干心里的想法。

    刘协示意蒋干起身,然后装出像是个皇帝的样子,用一副很是空洞的声音问道:“卿此来,可是为了右将军纳贡一事?”

    “正是如此,我家主公,命臣送来金五万,云雾茶二十斤,美酒百坛,其他一应贡品,俱已造册在案,请陛下过目。”蒋干将怀中的礼单,递给了小黄门。

    小刘协看过之后,微微点头,很像是一个皇帝该有的喜怒无形的样子,不过眼中的欣喜是他这个年纪,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刘协问道:“朕之王兄,可好?”

    蒋干连忙点头道:“弘农王于落霞城中,一切安好,大王常效仿我主,蹈厉奋发,一心自强,我主亦另择高士师之,再有月余,大王与颍川唐氏之女,便要完婚。”

    刘协使劲压住了眼中的那一丝艳羡,做出满意状,缓缓点头道:“昔日右将军护着朕的王兄,慨然离开洛阳,人人皆言他要反,朕却知道,先帝托孤之人,岂会反乱,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刘协用朕心甚慰的语气在说话,然而用这种语气说话得,却是稚嫩的童音,实在让人有些不习惯。

    “如今贼寇猖獗,华夏纷乱,诸侯称雄,私据州郡,与朝廷断绝往来,而朝中又有奸臣当。。。”

    刘协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立刻改口道:“朝中之人,专断私行,不顾家国危难,全无救济天下之举,唯有徐州牧陶谦,和右将军长天,念及旧恩,不负社稷,实在难得。”

    蒋干心里有些不快,那个陶谦,怎么能够和自己的主公相提并论,不过蒋干从中也看了出来,刘协在长安,实在有些太过无助了。

    “不知右将军,还有何话托卿传来?”刘协问道。

    “我家主公,欲请为吴郡太守,表奏再次,请陛下过目。”蒋干掏出了,陈宫代笔的表章,递了上去。

    小皇帝有些皱眉,他把头转到了边上,看向了自己的太傅,马日磾。

    太傅真正的大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现在是两人之下,胖子的太师自然是百官之首,太傅其实一般不常设,只有天子年幼的时候才有,是辅弼国君的官职,作为一国重臣统领朝政,并且掌握国家的军政大权。

    这些听起来,完全和董卓的职能重合了,因此现在的太傅完全就是个虚衔,根本没有任何的实际权利,马日磾现在也就是充当着,刘协的参谋和老师的作用。

    马日磾是个有学问的人,是汉朝的经学大师马融族孙,曾和蔡邕以及卢植一起参与,东观汉记的编纂,和郑玄一样以经学闻名天下。

    不过他遇上了董胖子,学问再好那也不管用。

    马日磾见到了皇帝的眼光,于是开口说道:“数日前,吴郡太守盛宪上表请辞,并未另荐他人,故朝廷已另选了下邳陈瑀为吴郡太守,右将军此请,却是晚了。”

    蒋干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个盛宪在戏耍自己的主公,他这是在找死吧?蒋干想不出盛宪有什么可以和长天作对的底气,而且盛宪所能获得的好处,将要大过他那个已经,名不符实的吴郡太守了,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这事变成这样,那些从中作梗,不让他见皇帝的人,也有极大的因果。

    “可能追回?”蒋干提出了要求,他既然是身负了这个使命,自然不能轻易的放弃,虽然他的要求有一点过分,但是在他看来却是恰当的,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陈瑀,如何比的上自己的主公。

    “王命乃国运,岂能朝令夕改!”马日磾轻喝了一声,他是最看不惯,这种得寸进尺的做法。

    刘协一看马日磾还想再说什么,立刻出言打断了他,生怕将关系搞僵,如果能有一个向长天这样的外援,他在长安也会安稳一下,或者说,不用没日没夜的担心自己会被董卓杀掉。

    “太傅勿恼,蒋干也是一时急切。吴郡太守,既已定下,不可轻改。朕素知,右将军劳苦功高,才德过人,向来忠于大汉,迄今只有一都亭侯之爵,不甚相符,朕便封右将军长天为崇明候,替朕护佑社稷,安抚黎民。”

    “臣替右将军谢过陛下。”蒋干叩谢道。

    对于这个结果他虽然不满意,但是皇帝已经发话,他不愿再争辩,再者那个陈瑀能当多少天的吴郡太守,还不知道,最多他再来一次长安,或许下一次,他请的就不是吴郡太守,而是扬州牧了。

    刘协见此十分高兴,小脸上流露出了喜色,你要看一个人如何,只看他用的人就能略知一二,这蒋干心里显然是有皇权的,所以右将军长天,肯定也能对汉室和自己有所助益。

    “臣还有一事,想请陛下恩准。”蒋干再次发言。

    “卿有何事,只管说来。”刘协这时候,已经放松了不少,身上多了些少年人的样子,说话也随意了一些。

    “臣闻右将军知交,司隶校尉赵谦大人,依法依据将身犯重罪之车师侍子,弃市斩首,却触怒了董太师,以致深陷危机之中。臣想请陛下下旨,昭告天下,细数车师贼子罪状,彰扬赵谦之功,致使董卓,投鼠忌器,不敢轻动。”蒋干沉声说道,他刚说完,就抬起了,一直低垂的脑袋,直视坐上的刘协。

    “这,这。。”刘协的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这么做不是想害死他么,他这小胳膊小腿,怎么干和董卓对抗,更别说刘协整天还担心自己会被董卓杀掉,你就算再给刘协长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

    “既是公正执法,未有偏颇,太师如何会怪罪,卿何须自寻烦恼。”刘协苍白的小脸,不见血色,开始一味推脱。

    皇帝的样子,看的蒋干心中摇头,果然还是太过年幼,已经在平时里蒙上了极大的阴影,根本不敢对抗董卓,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

    蒋干心中叹息,不过并未放弃,他就是为这才这么急忙赶来的。

    “陛下心中,可是害怕董卓?”蒋干毫无顾忌的问道,撕开了眼前这少年,一直想要覆盖在脸上的那一层薄纱。

    这一下撕的很用力,很痛,很无情,但是对一个少年来说,却是很不错的教育方式,可以让他留下足够深刻,印象。

    “大胆!”马日磾,勃然大怒。

    “你!”刘协此时惊怒不已,手指着蒋干,不知该说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