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再战

    长天一共爆出了两种东西,一个是一把明晃晃亮闪闪的宝剑,还有就是一地的狗粮。

    大黑看到此情此景,勃然大怒,同时心里那也是焦急万分。

    它冲过去,想把所有的狗粮都收集起来,但是实在太多了。

    随后它忽然瞧见了地上的那把宝剑,大黑知道那是主人十分喜爱的一样东西。

    大黑本能的想转过头把注意力放在狗粮身上,不过这时候它想起了之前,主人把自己从大蛇肚子里救出来的那一幕。

    回忆起当时自己的感受后,大黑又转头心疼的看了看地上的狗粮,再转头看了看宝剑,最后只见大黑一咬牙,它朝着所有狗粮中一块最大的肉跑去。

    大黑尽最大程度的张开了它的嘴巴,把肉飞快的吞了下去。

    然后它转身跑向了那掉落在地上的惊鸿剑,大黑一口紧紧叼住惊鸿剑,用尽全力向着长天的营寨飞快的冲去。

    作战双方的士兵自然没有人会注意大黑的举动。

    而此时的长天却已经回到了营寨,他根本没去看自己的损失,而是十分焦急李然和孙大力那边的战况。

    他准备立刻点齐营寨那三百名守卫的士兵,赶去支援李然。不过此时他耳边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叮!系统提示:由于您的死亡,让您麾下的士兵倍感伤痛,您的领地特性赋予了您麾下士兵最高度的归属感,因此您的死亡激发了您所有士兵的血性。您麾下的士兵激活了暂时性特性‘哀兵必胜’。

    ——哀兵必胜:归属度极高的领地所拥有的隐藏特性。当领主受重伤或死亡后,士兵将所有的屈辱和悲愤化为力量,不杀光敌人决不罢手。战力翻倍!不死不休!

    ——叮!系统提示:由于您的死亡,您麾下的孙大力因为屈辱和悲愤,爆发出潜力,武力提升3点,孙大力武力超过了70点,获得特性‘百人将’。

    ——叮!系统提示:由于您的死亡,您麾下的李然因为屈辱和悲愤,爆发出无穷潜力,武力提升2点,杀神决提升一层。李然武力超过了80点,获得了特性‘千人督’

    ——千人督:麾下亲卫数量额外增加25名。五阶及五阶以下士兵对自身攻击降低二阶。冲锋陷阵时自身与麾下士兵额外增加15%优势。麾下一千名士兵所受敌方三阶及三阶以下士兵的攻击降低一阶。

    长天看到这些提示后,稍稍的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召集了三百名高阶兵,直接朝着战场极速的跑去。

    跑到半路,长天看见远处一溜灰影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长天定睛一看原来是大黑,大黑的嘴里还叼着自己那把惊鸿剑。

    长天看到此处心里有些后怕,这剑掉了可真是亏大了,宝物级的装备拿到哪里都是天价,即便有限制也是一样。最关键的是这是留给女友的礼物,意义并不是钱能衡量的。

    看到大黑跑过来后,长天难得的摸了摸大黑的脑袋,表扬道:“嗯,干得不错。回去给你用金子打个盆子,再装上吃不完的肉。”

    大黑对长天汪了一声,同时心下暗喜:“狗爷我果然英明,只用了一小堆肉就能换吃不完的肉。”

    长天不知道大黑的想法,继续带着人朝着李然那里赶。

    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战场,他发现李然和孙大力基本上已经取得了胜利,孙大力正在带着士兵绞杀剩下的山贼,而李然也已经一枪刺穿了那二寨主的喉咙。

    只见李然翻身下马,将那二寨主的首级割下,用一根长枪挑着插在了路中间。

    而孙大力对着那些来不及逃跑已经开始跪地请降的山贼视若无睹,见一个杀一个,根本没有接受俘虏的意思。

    所有的士兵也是如此,根本无视山贼的哭喊,一个接着一个的杀戮着山贼。

    “好了,守诺,大力。可以了,我没事,接受他们投降吧。”长天对着。

    “主公!!!”李然和孙大力看见长天都飞速跑了过来,跪在地上。

    “主公,属下失职,害主公蒙难,请主公责罚属下等。”

    “没这回事,我记得我早就对你们说过,我是个异人,并不惧怕死亡。死伤一两次根本没多大关系。反而你们能获得这场胜利皆是大功一件,等除了三害,我要好好犒赏大家。”长天扶起了两人,看着他们欣慰的说道。

    长天继续说:“好了开始打扫战场吧,此地不宜久留把俘虏押回营中。”

    “主公,此战杀敌四千余,重伤者更多。此战过后那匪王寨最多还能存有一半能作战的兵力,其中还得包括那些轻伤兵。”打扫完后李然来长天面前汇报。

    “那我们的损失呢?”长天看着李然。

    李然此时面带悲痛之色,说:“此战我军亡二百余人,重伤者一百余,轻伤更多。”

    “是我的失误,导致了如此损失,这全是我的责任。”长天的语气有些沉重。

    “这怎赖主公,是那匪王寨狡猾,于路埋伏才有此伤亡,我等皆等主公令下杀上匪王寨,将之连根拔起,以慰我落霞村人的在天之灵。”孙大力抱拳郑重的对长天大声说。

    “不,确实是我的失误。昨天孙老曾说,匪王寨不知从何处得知了长兴村的牧马路线,然后一举抢夺了马匹,我就该想到长兴村中可能会有匪王寨的内应。可惜,我利令智昏利欲熏心了,才导致这次的重大伤亡。是我的责任。”长天叹了口气。

    长天看着已经打扫好战场,正在看着自己的士兵,他大声说:“将士们,你们是不是心里很憋屈?我知道你们是,因为我也是。我长天现在在此发誓!必带尔等杀上匪王寨,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手足报仇雪恨!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报仇雪恨!片甲不留!”

    “报仇雪恨!片甲不留!”

    “报仇雪恨!片甲不留!”

    所有的士兵都齐声大喊,吓得那些已经投降的山贼个个胆战心惊,生怕被那些愤怒的士卒给迁怒了。

    长天双手压了压,士兵的声音停了下来,他说:“我们把这些暂时放在心里,现在带上我兄弟们的身躯,我们回营。”

    说完所有的士兵押着俘虏,带着战友的尸体,抬着重伤的同伴,默默的跟着长天走向了营寨,一路上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静静的除了脚步声不再有另外的声音,但是如果有人在边上观察的话,会发现这支队伍周围的空气像是凝结了一样,沉重无比,压抑无比。

    回到营寨后,长天迅速叫来了两位有妙手回春的医师和他们的几名高悟性弟子,给伤员进行抢救和治疗。

    长天一一看望过士兵后,回到了大帐静静的坐着,想着如何杀光匪王寨的山贼。那几百名俘虏也被围在了一处,有人看管,不敢妄动一步。

    一个时辰后,李然来通报,说长兴村来人了。

    长天听到这话,抬起眼睛看了李然一眼,然后平静的说道:“把人叫进来。”

    那人进来之后,长天一看他认识,正是遇到马群时,躲在树后面看自己这边的两人中的一个。

    “王虎啊,是孙老叫你来的?有什么事儿没?”

    “回禀大人,正是村长让我来看看战果如何的,村长一直十分担心大人的安危,因此叫小的来看看。”王虎弯着腰,低声说道。

    “嗯,没什么,我这儿很好。这场我们赢了,不过士卒劳累加上伤病颇多,我们必须休息一晚,明天才能再出发,此去必能剿灭那匪王寨,让其鸡犬不留,你让孙老放心便可。”长天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王虎,淡淡的说着。

    “村长听到这个消息定然会大喜,我这就回去禀报。大人若无事,小的便告辞了。”王虎说完,然后等着长天的回答。

    “嗯,你去吧。”长天的语气保持着平淡。

    “小的告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