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蒋干面圣 二

    看着蒋干的眼神,刘协又惊又怒,对方的话一下子戳中了自己的要害,把自己的伤口用力撕开,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台面上。

    他怎么敢?!!自己终究还是这大汉的天子,自己再年幼再无力,那也是一国的帝王。

    “朕是天子!何惧他人!”刘协的小脸发青,厉声喝道。

    “当真如此?”蒋干再次出声逼问。

    “蒋干,你好大的胆!屡次逼问于朕,到底是何居心,还是那右将军让你如此行事?”刘协站起身喝问蒋干。

    “来人!将这狂悖之徒拿下!”马日磾同样大喝。

    宫中侍卫都是董卓的人,董卓在的时候只听他的,胖子不在就听皇帝和太傅的,这点侍卫还是分得清楚。

    只见大门之外冲进来几十名侍卫,个个都把武器对准了蒋干,侍卫长把手一挥,就有两人走上了,想拿下蒋干。

    刘协右手一伸,止住了侍卫的动作,然后对蒋干说:“这都是朕的亲信,你若收回前言,朕有大量,可不计前嫌,否则定教尔血溅当场!”

    刘协说话的时候,小脸板着,声色俱厉,俨然一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气势。

    蒋干根本无动于衷,淡淡的说道:“这些真是陛下的亲信?”

    刘协瞳孔一缩,气愤到了极点,然而蒋干的话还没完。

    “陛下真的敢杀右将军使臣?”蒋干仿佛不知死活一样,再次出言挑衅。

    “汝欺君犯上,悖反纲常,难道杀你不得?老夫就不信,那长天还敢反天不成!”马日磾已经怒不可遏,本来董卓当道,天下人已经不将天子,放在眼中,现在一个区区使者,也敢犯上,不是杀他杀谁。

    蒋干根本不理马日磾的怒斥,对已经悲愤得说不出话的刘协,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说道:“陛下不敢杀臣。陛下该知道,若杀了微臣,右将军必反,这堂堂大汉天下,将再无一人可为陛下之援。而天下诸侯除右将军外,再无一人敢在董卓的千军万马中,护卫弘农王东出洛阳,只为了报答先帝之恩。右将军素著信义,却未有昭然于世。那日若非将军为了证明陛下乃是先帝所出,在十八路诸侯面前,将遗旨取出公示,天下人还以为,右将军保弘农,只为另立傀儡耳。此等举止、此种担当,不愧为大丈夫、真豪杰!也只有右将军,是为真正的汉室忠良。”

    刘协瞪着圆溜溜有些发红的大眼睛,气愤道:“所以你就仗着,英雄盖世的右将军,来欺朕???”

    蒋干没有回答刘协的问题,再次正色说道:“易经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微臣闻,昔日董卓初入洛阳时,曾面见弘农与陛下,弘农惧卓威势,涕泣掩面,口不能言,而陛下言及祸乱之事,却对答如流,遂卓以陛下为贤,方有此后废立之事。”

    “而今,弘农自强与江南,陛下却瑟瑟于西京,此情此景缘何与昔日相反邪?”

    蒋干的话,还是对小刘协的内心有些触动的,男孩子总有那么点自傲,对自己得意的事情,记得比较清楚,刘协心里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

    “陛下贵为天子,国之表率,若能正身正心,立言立行,天下何人敢欺!况区区蒋干哉。陛下若惴惴度日,常有戚戚,言不敢发,行不敢为,法不敢立,令不敢下,则天下皆不省陛下也!”蒋干的声音越来越大,每一个字都撞进刘协幼小的胸膛里。

    “陛下!今右将军上表纳贡,足见其心向陛下,若陛下愿以将军为援,又何惧天下,何惧贼臣乎?”蒋干满是自傲的问道。

    刘协立刻出言反问道:“朕视右将军为长辈,何来不愿之说?”

    蒋干心里微微一笑,这种毫不犹豫的反驳,才真正像是个孩子的做法,而不是装出来的假大人,皇帝实在太年幼了些,然而架在他身上的担子,却一点也不比别人轻,这让蒋干,不免有些痛惜。

    于是蒋干再次说道:“陛下需知,右将军与赵公交情莫逆,若赵司隶受难而薨,必大起兵戈,试问若董卓与右将军大战,天下诸侯会如何行事?彼等必然乘虚而入,届时这西京还如何能保全?战乱一起,陛下何以自存?若陛下不愿保赵公周全,那又有何人愿来保陛下周全?”

    “再者,赵公世代忠良,贤明远播,似此等善士,若陛下对其置于险境而不理,那天下还有何人,愿为陛下用命?”

    “故此,保赵谦,便是保汉室,亦是保全,陛下自身。”蒋干最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刘协闻言,眼中有些闪烁,习惯性的把目光看向了一边的马日磾。

    旁边的马日磾,闻言默默不语,他与赵谦关系不错,也曾出力帮对方一把,但是他却从没有想过,去怂恿刘协这么做,不是不想,而是不愿把刘协推到前台,直面暴虐无道的董卓,他自己都拿董卓没办法,何况年幼的刘协。

    在马日磾看来,刘协是很聪慧的,他也很乐意一直教导刘协,让他成长为真正的帝君,董卓总有死的一天,到时候成长起来的皇帝,自然能够慢慢收回,旁落的大权。

    但是听了蒋干的话之后,他也被说动了,不得不承认,蒋干的话是有道理的,平时他太维护刘协,让这个本来就父母双亡、没有依靠、没有权利,还整日处在危险之中的孩子,有些过于依赖他了。所以马日磾决定,这次让刘协自己拿主意。

    他挥退了所有的侍卫,就闭目养神,对刘协求助的目光,丝毫不见。

    “陛下,弘农王在落霞,从来都是自己拿主意的,只有婚姻大事,才会请右将军做主。”蒋干很聪明的激了对方一回。

    因为蒋干的话有道理,所以刘协心中有些动摇,而被这么一激,少年的信息彻底激发了出来。

    “好!朕便依你所言!”刘协一拍桌子,喝道。

    不过他马上又想到了什么,低声问:“若是太师发怒,该当如何?”

    “微臣这七尺之躯,可为国捐弃,可为主尽忠,自然也可为陛下效死。谁敢对陛下不利,先杀蒋某!”

    “若是太师怒而杀你,那右将军岂不是还要动干戈?”刘协还有些担心的问道。

    蒋干闻言双目一垂,他没有因为小皇帝有些凉薄的心性而失望,处在这种朝不保夕的环境,换谁都一样,更何况皇帝只有十岁。他随后说道:“大义所在,岂同私怨?”

    “既如此,朕便传百官入朝,当庭宣旨!”刘协好像想通了一般,有些激动。

    “陛下,臣还有一策,可报陛下万全。”蒋干拱手说道。

    “爱卿快快说来。”

    “陛下可下旨,认右将军,为异姓皇叔,若如此,则天下叛逆之人,欲欺君犯上之时,皆会思及自身,是否经得住右将军的雷霆震怒,而后方会行事。”蒋干说道。

    他终究是长天的人,自然要尽可能的为长天,谋划利益,既然吴郡太守,暂时不成,那么一个异姓皇叔的名头,也不错。

    “此言大善!来人,传令百官入宫,朕要大会朝臣!”刘协面带喜色的喊道,仿佛平日的怯懦,已经于此时一扫而空了。

    蒋干听后,这才松了口气,目的总算差不多达成了,后面就是最关键的了。

    他在见到刘协的时候,就知道用一般的方法,绝对不可能说得动小皇帝,去公然对抗董卓。因此他就撕开了刘协的那一层,有些可怜得遮丑布,用这一剂猛药,来治这孩子的心病。

    就结果来看,还算不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