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要好处也能大义凛然

    蒋干对天子拱手道:“太尉所言,天家不可攀亲,微臣以为此言大谬。”

    “为何?”小刘协十分配合的问道。

    百官心里明了,知道这两人互有默契,不过不管对方说什么,反正自己就是要反对。

    “昔日太公年八十,钓于渭水之滨,文王载之以归,拜为尚父,遂定鼎天下,兴周八百年。古之贤王,尚得如此,陛下为何不可?”蒋干在大殿侃侃而谈。

    “卿所言极是,效仿先贤,此朕之心也。”刘协点头道。

    众人纷纷翻起白眼,你们俩到是配合得滴水不漏。

    “呵呵,汝一小小将军府掾,吹捧自家将军倒也罢了,然将那右将军比作姜尚,如此不自量,岂非徒惹天下人耻笑。”有人出声嗤笑道。

    “哈哈哈哈哈。”这话引来百官齐齐嘲笑。

    蒋干在这满堂的嘲讽声中,神态自若,不为所动,稍后等笑声渐息,他才开口,而且语气十分傲然。

    “右将军,才情天纵,豪雄盖世,太公、伊尹,自然比得。”

    “可笑之极,区区异人,利字当先,有何面目,可比古之大贤?”黄琬说道。

    蒋干笑道:“可笑太尉只知其一,而未知其二。自古以来,利皆分大小。大利者,刈禾也,刈禾芟麦,只为天下苍生,饱食二餐,以活饿殍,此利善莫大焉!小利者,刈人也,刈人骨肉,但为一己之私,割剥元元,以盈其欲,此利罪之极也!此二利者,天差地别,岂可一概而论乎?右将军所图之利,向来是此等大利,而这满朝文武,立在此地,为的只怕皆是那小利矣!”

    蒋干边说还表摇头叹息,一副悲天悯人,对汉室前景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这是把所有的百官都骂进去了,说他们一个个都是奸佞小人,贪官污吏,惹得众人对蒋干个个怒目以对,愤慨异常。

    “哼,小儿徒逞口舌之利,关东贼子,群起反乱,攻害朝廷,幸得太师,力挽狂澜,扶危救难,那反贼之中,长天正是其一,更为首脑,可谓作恶多端,罪在不赦,今日汝反欲教天子,认贼作父邪!”阴修这是有站出来痛斥蒋干。

    不过他也算学聪明了,知道先拍董卓的马屁,然后再痛骂对方,他也是想挑起董卓尝到败绩的怒火,最好能够直接杀了这个蒋干。

    董胖子之前听得挺高兴的,他就喜欢看人在他面前斗,尤其是斗嘴,让他有种莫名的快意,而当他听到“尚父”这两个字后,胖子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他这太师的称呼也听惯了,不如自己也当个尚父,让天子和百官,改口叫自己尚父,好像感觉不错,整个人瞬间格调就高了起来。长天做皇叔,自己做尚父,再怎么样自己都高他一头,董卓心里暗爽。

    然而那阴修突然,把正在得意的董卓拖下了水,董胖子当时脸就板了起来。

    董卓瞅了一眼阴修,说:“关东贼,多有不义,唯右将军乃与老夫,政见不和,乃英雄相争,非是叛逆。汝提及关东战事,莫非是嫌老夫无用,未能扫平逆党?”

    “太师,恕,太师微臣绝无此意。”阴修顿觉自己马屁拍错了地方,习惯性的就要请求恕罪,然后立马想到了吴修的下场,生怕董胖子再来一句“你有何罪?”,连忙改口说道。

    “哼!”

    董卓还真没有现在就宰了对方的意思,先前杀了吴修,就是为了让这几个人,惶惶不可终日,就是为了吓他们,直接把他们杀了,董卓觉得没什么意思,当然这些人绝对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怎么个死法,才能让自己解恨,算计利用他董卓,就这么杀了只能是便宜他们。

    阴修被吓得魂不附体,没人可怜他,迎来的之后大家的鄙视,拍董卓马屁,这里大多数人都干过,但是拍的这么**裸,以为董卓是蠢货,听不出别人要利用他,像这么牛逼得马屁**,大家还真没见过,董胖子竟然没杀了他,这倒是众人心中产生的疑惑了。

    蒋干见朝中百官,只是死硬的挺着,就是不愿意松口,于是想了一些,再次出声道。

    “右将军长天,有冠世之懿,德配天地,声威震天,名传四海,所到之处,慑服宵小,剿匪平乱,功盖朝野,当今之世,除太师外,无人可比!”

    “马屁精!”众人心中大骂。

    董胖子听得眉开眼笑,这种马屁他那是十分喜欢的,尤其这还是长天的人,还是能够对满朝文武,丝毫不假以颜色的人,董卓心里大爽。

    “若陛下,拜其为叔父,必可震慑天下宵小,使逆党贼子胸中怯怯,使奸佞恶徒心有戚戚。此事若成,则太师坐镇西京,保陛下太平,而将军横扫天下,还大汉安泰。”

    “此举,为两利之举,此举,为保国之举,此举,乃振兴社稷,承平天下,使汉祚永延之举!”

    “陛下,勿听此人逆言,此举非国家之福!”黄琬皱眉道。

    蒋干毫不示弱的反驳:“陛下认亲,乃是陛下家事,何用外人多言!尔等自诩忠良,却未见尔等,有何益举于我大汉江山,方今天下纷乱,智蔽相笼,强弱相陵,荼毒海内,百姓罹难,陛下欲效仿古贤王求才若渴,拜请右将军为皇叔,只为救天下苍生于水火!尔等,这也不行,那也不可,只知一味推脱,却不思如何救国扶危,非但如此,还要绝了陛下奋发中兴之道!到底是何居心!!!”

    蒋干大喝一声,铿锵之言,振聋发聩,众人很是惊讶,这特么什么时候开始,要好处也能要的如此大义凛然了???这特么还要点脸么?

    蒋干当然不是说给这些人听得,他是说给刘协和董卓听得。

    董卓觉得蒋干的话,有点道理,长天那小子,没有名分,在诸侯争锋中多有不便,如果有了大义在身,那么自然能够如鱼得水,只要长天过得好,那么周边的诸如,二袁等诸侯,那就过的不会好,这些诸侯过的不太平,那么他董卓就可以一直过的很太平,董卓觉得可行。

    而刘协则已经被蒋干的一席话,激发了少年血性,他准备这一次一定要乾纲独断,嗯除非董卓不同意。。。

    “朕意已决,昭告天下,认右将军长天为异姓皇叔,扶危救难,扫平天下!”刘协大声喝道。

    当然,也不忘,用眼睛的余光扫一下董卓的脸色。

    “陛下,不可!”众人大呼,他们就是不同意。

    此时殿外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哼!陛下业已下旨,尔等何敢不尊,莫非想造逆?老夫虽已年迈,但手中利剑,锋利依旧,谁想试一试?”

    “司隶校尉赵谦、越骑校尉伍孚到!”小黄门尖厉的声音,再次传来。

    董卓眼中闪过厉色,看向了殿外。

    蒋干和阚泽,则有些担心的,也同样看着殿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