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太师以为如何?

    赵老头衣冠端正,精神矍铄,到门口脱鞋解剑,以最标准的姿态,一丝不苟的进入了朝堂之,双眼炯炯有神,毫不斜视,对着天子行大礼,整个人看起来,那种精气神,简直大气蓬勃,正义凛然,完全没有任何大难临头、死之将至的样子。

    “老臣赵谦,拜见天子。”老头朗声说道。

    “赵卿无须多礼。”刘协看到了老头,脸有了些笑容。

    跟着赵谦的伍孚也随之见礼。这伍孚是赵谦在自家门口碰的,对于现在这种情形,还有人愿意来见他,老头有些受宠若惊,对这伍孚也心怀感激,才有了现在两人一同殿的事情。

    贾诩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伍孚,然后又瞄了瞄,因官位低微而排在末尾,并且从头到尾一直面无表情的荀攸,贾诩皱了皱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老儿为何晚来?”董卓的粗狂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左侧最首,冒了出来。

    众人纷纷一惊,齐齐看向了赵谦。

    胖子和赵谦的矛盾,虽然是胡毋班四人谋划的,但主要还是,赵老头强硬得砍了那侍子的缘由在内。

    “老夫年长你十数载,你能晚得,老夫为何不能?”赵谦瞥了胖子一眼,直接顶了回去。

    至于老头为什么来晚,不是去准备什么后手,杀董之类的,而是正正式式的沐浴、更衣、熏香、祭拜,等等一系列的礼数全部周到之后,才坐车出发来到了皇宫,老头已经做好了,死得准备,平时他都不怵董卓,何况今时今日。

    “你!”董胖子第一次在人前吃瘪,气得胡须直竖,胸口起伏不定。

    百官惊讶的看了看赵谦,再看了看气得喘粗气的董胖子,这种情况还真是头一次看到,骂董卓,这在大半年之前那是常有的事,也就最近看不到了,因为敢骂的不是被砍死了,就是被赶出了长安回了老家,剩下得这些不是老奸巨猾,就是阿谀奉承之辈,刚正不阿的几乎少的可怜,而老赵头就是其中之一,甚至就连蔡邕,在董胖子不纳他忠言的时候,也只是暗自叹息,不想跟对方辩驳。

    而董胖子吃瘪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事情,他要么杀人,要么怒骂,赵温担忧的看了看赵谦,自己这老哥就是这脾气。

    另一边的胡毋班三人,则暗自兴奋,心中不停的嘀咕着“杀了他,杀了这老儿!”,其中尤其以与赵谦有仇的王瑰,最为激动,就差喊出来了。

    “哼!”董胖子冷哼了一声,干脆把眼睛一闭,根本不想看见这老东西。

    这举动惹得百官惊讶不已,这胖子竟然没发飙?

    只有阚泽心中了然,他承认之前是小看了董卓的器量,此人不是传闻中的只有暴虐无道,暴虐也好,无道也罢,但这都掩盖不了董卓,言出必行的本质,这是为者必须有的也是最基础的东西。说话不算数,谁还为你效力,这显然不可能。所以自己的主公与董卓交情好,绝不是没有原因的。

    赵谦见董卓不发作,他也懒得针对这死胖子,转而对黄琬说道:“黄太尉,天子诏令,为何不遵?”

    老头准备在死前,为长天最后再争取一些权益,这是他现在能为他看好的小子做得,唯一的事情了。

    “我等非不遵旨意,只是天子年幼,恐为歹人蒙蔽,酿成大错,悔之不及。”黄琬皱着眉头看向赵谦。

    赵谦听后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非常时,当行非常事,今海内蜂起,汉室鼎沸,陛下年幼,独力难支,故有内纳忠良,外结强援之举,此世之常理,人之常情也。右将军长天,起于微末,讨黄巾时,老夫就与其相识,知其非常人也,言行必果,忠直之士,更兼领兵有方,东征西讨,功勋昭彰,故有先帝托孤之忠,又有酸枣斥贼之义,此等重情重义之辈,举世罕见,能助天子靖平四海者,非其莫属。时值乱世,我等更该下一心,报效国家,何反自乱乎?”

    “祖宗家法,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黄琬听出赵谦的语气中的真诚,只是心里并不认可,于是搬出了刘邦的白马之盟。

    “皇叔乃是认亲,岂与封王同哉?如今我大汉风雨飘摇,民不聊生,守法之人,反遭不法之人欺凌,何也?无力震慑宵小耳。右将军于江南,励精图治,奋发自强,百姓安居,万民称颂,兵甲足备,战将勇武,此正可以为强援,使宵小不敢作乱也。”赵谦说道。

    不少人低头思索,不过同意赵谦话的人并不多。

    正在黄琬还想说的时候,董卓打断了他。

    “好了!此事无需再议,圣下诏,谁敢不从?”

    董卓不是在帮赵谦,而是实在不想见到这赵老儿,更不想听到他说话,他准备走了。

    “陛下,召集臣等来此,还有何事?若是无事,老臣要告退了。”董卓坐在椅子,大大咧咧的直接问刘协。

    蒋干通过之前与阚泽的交流,知道这事已经妥了,已经不需要刘协下旨了,而多次一举说不定,还会触怒董卓,到时候适得其反,弄巧成拙,倒不是好事。

    于是他开始目视刘协,并且轻轻摇头,希望刘协不要节外生枝。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如蒋干所料,刘协根本没看他,或是看到了,却只当没看到。

    此时小刘协的心里很异常激动,这个平时寡言少语的赵谦,竟然如此果决刚正,不惧凶险。

    这是一个,可以明着对抗董卓的人!他竟然敢做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他的胆子竟然这么大!而且他还是忠良之后!最重要的是,他站在自己这边的!

    刘协,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赵谦的刚直不阿,让他看到了,这一年多朝不保夕的日子里,从未看到过的,依靠!

    一个十岁的孩子,整天却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身边没有真正的依靠,向马日磾、黄琬等人,虽然不错,但是自己从来未见过,他们和董卓这么硬碰硬,甚至都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刘协觉得,赵谦是个英雄,是自己的救星,远在江南的长天,救不了自己,但是这个老人家肯定能!

    刘协的心中,自然而然的,并且不可控制的,生出了一道,他这一年多来,一直无比渴望的,孺慕之情!

    他已经决定,要依靠对方,但是依靠不应是单方面的,这一点经历颇多的小刘协,心中早已熟知,所以自己应该帮他一把!

    蒋干看道刘协的神色,心中焦急万分,但是却不能随便插言,杀人不眨眼的当朝太师在询问天子,绝不是谁都能插嘴的。

    刘协坐直了身子,挺起瘦弱的胸膛,鼓足了算是这辈子活到现在,最大的勇气,对董卓说道:“太师,朕听闻那车师国侍子,作恶多端,已被赵卿正法,朕听闻此事后,顿觉大为快意,我大汉少的就是像赵卿这样的贤良。朕欲下诏,以彰其功,太师以为如何?”

    蒋干和阚泽两人一听,纷纷暗呼不好,这是要坏事,怎么能这么问,这是在逼董卓啊。

    果然,董卓听后,双眼凶光直射,把头转向了刘协,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一言不发,死死的看着小皇帝。

    那表情,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