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赵谦与董卓

    此时朝堂静默,个个失声,百官心思各异,但是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在害怕,害怕董卓,小人们害怕董卓暴怒,对自己不利,而为数不多的心存汉室的人,则害怕董卓加害天子,甚至仅有的几个忠心耿耿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在董卓发难时,冲上去护卫拼死护卫。

    此时的荀攸,眼中已经杀意迸现,他微微抬头,把目光的朝向了对面的武官校尉那些人里。

    而蒋干的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刘协的话如同把董卓逼到了死角,要么低头,要么反抗。

    但是这真的能怪刘协么?不能。

    十岁的孩子,对父辈的憧憬和依靠是毫无理由的,这根本是种天性,就算他是皇帝,也一样免不了。

    刘协努力装出了平静的表情,微笑着与董卓对视,他很紧张,董卓眼中的凶光,让他后背已经湿透,但是不害怕,或者说努力让自己不害怕,有这么一个英雄盖世的长辈在场,自己完全没害怕的必要,有人能为他遮风挡雨!这也是两只小手紧握的刘协,现在能与董卓对视的底气。

    赵谦听到刘协的话后,心中很有些感动,这比伍孚的登门拜访,还要让他感到莫名,这样的天子在,大汉还有希望。

    老头知道这是自己站出来的时候了,如果等董卓发飙,那么一切很可能会变得无法收拾,所以他要抢在董卓面前说话。

    赵谦挺直腰杆,踏上一步,说道:“陛下,老臣所为,旨在法理,天下万民,奉公守法,百官公卿,克己复礼,此纲常之礼,臣子本分,无需嘉奖。”

    “况,车师侍子,乃天子伴读,深得太师中意,老臣此举,一未上奏陛下,二未禀明太师,致使朝堂沸腾,太师震怒,非但不该奖,还该罚。”

    赵谦的话无疑是给董卓台阶下,同时也是在自污,这显然和老头平时刚正不阿的形象,大相径庭。

    有人觉得是老头害怕了,了解赵谦的人则知道,他是为了天子,未免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董卓已经废过一个皇帝了,不是不能废第二个,先帝没其他儿子了这一点,根本算不上什么,汉室的皇帝,只要是姓刘,并且身体里有纯净的高祖和汉室的血脉就行了,就像桓帝、灵帝,都不是上一任皇帝的儿子一样。

    刘协目瞪口呆的看着赵谦,以他的年纪还不太理解赵谦做法的根本目的。本来刘协就像是一个有父辈撑腰的孩子,可以无所顾忌,反正总会有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来为他收拾残局,但是现在赵谦在刘协心里无所不能的形象,轰然倒塌了,而且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刘协无比的失望,已经彻底愣住了。

    董胖子则十分意外的看着老头,这老头服软了?看来这老家伙也是怕死的嘛,董胖子脸上终于有了些微笑。

    他得意的对赵谦笑着问道:“老儿亦惧死邪?”

    然后,赵老头的表现又一次出人意料,他自污不是因为害怕,更不是让自己在董卓面前表现的卑躬屈膝,只不过是想把董卓的苗头,从天子身上吸引到自己身上来罢了,他什么时候怕过,这个死胖子!

    赵谦淡然一笑,说:“老夫年近七旬,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尽有体会,不说忍人不忍,能人不能,亦算是人间百味,尽皆了然在胸,只是独独少了一样,生死轮回,天道使然,有生必有死,非死而不能得人生至全,非死而不可悟人生至理,死之于老夫,实乃大幸之事,太师可是欲助老夫,全此志乎?”

    董卓看了老家伙一眼,咧嘴笑道:“嘿,老儿欲死,何其易也,吕布何在!”

    一听董卓汉吕布,不少人都把头一缩,董卓杀人十有**,就是经这吕布的手杀的,所以胖子手上的血,吕布身上也至少有一半。

    吕布闻言,提着方天画戟,无所顾忌的大踏步走进大殿,来到了正中,将画戟往殿上一杵,大声回道:“布在。”

    吕布威武的形象,让百官心惊,通常这么一下,那就是要杀人了。

    董胖子的脸上带着微笑,用居高临下的眼神,审视着对面的赵谦,他想看看这老家伙是不是真的不怕死,还是装出来的。

    只要他在赵谦的老脸上,看出一丝惧意,他今天就绝不会放过对方!终于与阚泽的约定,阚泽是谁?又不是长天本人来此,在这种事上这阚泽在他董卓的心里,还没有代表长天的资格。

    赵老头任凭胖子如何从头到尾的审视,全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根本不是说置生死于度外那种凌厉,反而是真正的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死亡的到来。

    所以赵谦的这种淡然,是装不出来的,至少在阅人无数的董卓面前,类似的小心思,根本别想遁形。

    胖子撇了撇嘴,他感到了无趣,这种又臭又硬,又不怕死的老东西,他最讨厌,真想宰了他!

    然而董卓,没有下令。因为很无聊,杀这赵谦,让他一点爽快的感觉都没有,如果这老家伙大声求饶,他反而会很果断了杀了对方,现在的话,还不如卖个人情,给长天这小子,毕竟这小子的驴脾气,梗起来,还真有些难办。

    在董卓思考的时候,边上有人焦急万分,赵温是如此,蒋干他们也是如此。

    蒋干还真怕董卓一怒让吕布杀了赵谦,他示意赵云如果吕布出手,一定要暂时挡住对方,他要再次陈述利害,劝说董卓,至少尽自己一份力。

    赵云眉头微皱,不是害怕,而是担心蒋干和阚泽两人的安危,不过他还是踏上了一步,能够救赵谦这样的忠贞之士,却也是他所希望的。

    对于赵云的逼近,吕布无动于衷,莫说对方没有武器,就算有武器,他又怕过谁。

    这些事被人看在了眼里,荀攸第一次在朝会中抬起了头,看向了越骑校尉伍孚,伍孚面无表情,右手伸到袖子里,脚下步伐,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而目标正是董卓!

    董卓突然说道:“陛下,这赵老儿,言及自身该罚,老臣以为,合该如此,老臣请陛下,贬去老儿官职,去其爵位,降为庶人,以正法纪。”

    董卓的话语让人摸不着头脑,这一场争端难道就这么结束了?不杀这赵谦了?

    “准奏。”心灰意冷的刘协,并没有多少犹豫。

    董胖子得到回复后,再也不看众人,一挥大袖,便要转身离去,他今天实在很不高兴。

    这情形看的阴修和胡毋班三人大急,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万无一失”的谋划,要流产?

    胡毋班转念一想,看了看隐隐能与吕布抗衡的赵云,顿时计上心头,站出来大声说道:“陛下,臣久闻右将军长天麾下,猛将如云,个个骁勇无匹。陛下既已拜右将军为皇叔,臣以为还需知晓其麾下将领之能为,此番正巧太师大将吕中郎亦在,不如让其与右将军大将比试一番,如何?”

    董胖子顿时停止了自己的脚步,他忽地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今天好像什么事给忘了,心中十分不爽,原来是把这三个东西给忘记了,这家伙倒好,自己跳了出来。想到这里,董卓的脸上倒有了些笑容。

    吕布听后,看向了赵云,他眼中分明带着挑衅。

    而赵云却根本不理对方。

    而大部分心中透亮的人,不屑的看了看胡毋班,这特么急着去死,急成这样的,还真没见过,真是耻与其同殿为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