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得意的董胖子

    蒋干和阚泽闻言,对胡毋班怒目而视,阚泽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朝中大将,晓习兵法,勤练武艺,为的是保家卫国,惩奸除恶,岂能容你这腌臜小人轻辱!”

    吕布闻言忽觉有些脸庞发热,顿时不再挑衅赵云,反而挺起胸膛,怒瞪胡毋班。

    “大胆!汝这边野鄙夫,竟敢辱骂朝官,该当何罪!”胡毋班大怒反骂道。

    “胆大包天的正是你!你身为朝中重臣,不思报效国家,反欲挑起太师与右将军不和,到底意欲何为!”蒋干同样出言大声呵斥。

    众人心中嗤笑,这胡毋班平日里就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以为天下第一聪明人,其实根本就是个蠢货,而且还不自知,这蠢材今日必然要死在这里了。

    “老夫,倒也想听听,你意欲何为?”董卓在边上面露笑容,悠悠地说道,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心情愉快起来得办法了。

    胡毋班他是真的把别人当成蠢货用的,自诩八厨之一,年轻时还博了个轻财重义的名声,但这不妨碍他声名大噪之后,内心产生的自我膨胀,而汉室的衰败,皇权的旁落,更是加剧了这种膨胀的速度,他对董卓在朝中一言九鼎,轻易决人生死,是极端羡慕和嫉妒的,他觉得,自己也行。

    胡毋班从来不认为有人能看穿自己的想法,但是在蒋干揭开他的目的之后,他突然有些不可置信,直到董卓的话才让他反应了过来。

    这个彻头彻尾的自大的蠢货,后背上冷汗淌了下来,慢慢浸湿了胡毋班的衣衫,只有当火烧到自己时,他才真正的从那种狂妄贪婪和愚蠢,慢慢清醒。

    阴修和王瑰心中惊怒异常,他们根本没料到胡毋班会愚蠢到说这种话,连阻止都来不及。

    胡毋班声音有些发颤,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离死亡其实很近,如果董卓要杀他,根本是轻而易举,胡毋班强压下心中惊惧,对董卓低声下气的说道:“太师明鉴,我绝无挑拨之意。”

    “当真?”董卓笑地更自然了。

    “当真。”胡毋班干笑着点了点头。

    “若是有则该当如何?”董卓的笑得眼都眯起来了。

    “该,该除官为民。”胡毋班小心的说道,他还留了些余地,没说该死,反倒是把赵谦的惩罚套在了身上。

    “哼!愚弄老夫,只有死罪,你说呢?”董卓冷哼一声。

    胡毋班一抖,于是只能顺着说道:“当死,当死。”

    “哈哈哈,自然该死,那老夫问你,你与阴修、王瑰和吴修四人,为何怂恿百姓去司隶校尉府哭诉,逼视赵老儿斩杀车师侍子,欲图挑起我与赵老儿死斗,当不当死?”董卓的脸上简直阳光明媚,看得出他心中此时舒畅的程度,他可不愿意拐弯抹角,兜圈子,这种直接的方法,更能震慑人心。

    “太师明鉴啊,我等与此事绝无干系,定是有小人构陷!”胡毋班三人,吓得魂不附体,齐齐跪倒哭喊。

    朝堂上不少人,看着这三个家伙,心中暗自鄙夷他们,贪生怕死,愚不可及,真是令他们不耻。当然事实上他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夫素来不喜杀人,若事出无奈,却也不惜取下几颗脑袋,尔等若是认罪,老夫就不杀你们,若是不认,哼!满门抄斩!”董卓嘴角咧开,笑意不断,但浑身散发的气势逼人,让人知道,他绝对说一不二。

    胡毋班三人闻言,互相对视交换眼色,像是在询问是否要承认,又怕是这胖子在套他们话,但更怕董卓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很可能自己的生路,就会眼睁睁的从手里溜走。

    自诩才智过人的胡毋班是已经魂不守舍,而阴修和王瑰既很对方的愚蠢,又很董卓的恶毒,他们到现在还根本想不通,这种天衣无缝的事情,为什么董卓会知道。

    大殿上所有人,都看戏一样看着这三个,朝董卓靠近的伍孚,此时也得到了荀攸的授意,停止了脚步。

    而董卓居高临下的看着三人挣扎的脸色,心中是无比的畅快,要出气就得像,让敌人匍伏在脚下,卑躬屈膝,而自己则将他们玩弄在股掌之间,生杀予夺,但凭一心,怎一个爽字了得。

    三人的内心挣扎持续了不少时间,董卓也不催促,只是不时的发出“呵”声,这种笑声让三人愈发的如坐针毡。

    最后王瑰再也受不了这种煎熬,说道:“回禀太师,那百姓确是我等唆使,此举并非为了挑拨太师,而是我与他赵老儿有破家之恨,故此想借太师之手出去赵谦,另外三人只因与我交好,助我复仇罢了。”

    “哦这么说汝等是承认了?”理由什么的对董卓不重要,至于这理由是不是真的,那更不重要。

    “我等认罚,请太师恕罪。”三人齐齐开口说道,还说认罚,显然是在提醒,董卓说话算数。

    董卓听后笑意大盛,说:“老夫一向言出必行,也罢便饶了尔等狗命。”

    “呼。”三人心中同时出了口气,十分庆幸这董胖子,说话算话,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至于之前的谋划泡汤,虽然很遗憾,但是到了这种地步,能活下来也就不错了,只要活着总有机会。

    董胖子见到三人,突然放松的脸色后,双眼微眯,然后环顾四周,大声问道:“此三人,愚弄老夫,更欲利用老夫,罪在不赦,但是老夫言出必行,今日便不杀他们。”

    大家惊讶的看着董卓,这实在太不像董卓的行事了,不说睚眦必报,至少没吃过这种亏,也有些人知道,董胖子肯定还有话没说完。

    果然,董卓再次说道:“然,老夫却不愿此三人,活在世上,众卿可有良策助老夫?老夫自有重赏!”

    “太师!饶命!太师不能言而无信啊。”三人刚放下的心,瞬间差点被惊碎了,顿时大声求饶。

    “老夫说不杀你们,便不杀,却说不让你们去死。敢作敢当,尔等敢利用老夫,想必也是如赵老儿一般,乐意去死的!老夫这便成全尔等,哈哈哈哈哈。”董卓放声大笑。

    百官对董卓的重赏是不关心的,这种时候避开才是常理,哪有愿意去出谋划策的,不过他们不愿,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愿。

    “太师,在下有一策,不知可否?”董卓看到,伍孚正朝自己缓缓走近,脸上还有些笑意。

    这时赵云对蒋干附耳说了几句,蒋干眉头微皱,对赵云点点头。

    “哦,德瑜有良策?只管道来,若真是好计,老夫定有重赏。”董卓十分大方的说道。

    他见到有人愿意帮他出主意,怎么让这几个家伙更憋屈的去死,自然十分高兴。

    “冀州袁绍,南阳袁术,造逆一方,荼毒生灵,实为可恨,然袁氏一门,声威颇重,枝节从生,更手握大兵,执掌州郡,若挥师东击,则贼子合力,急切难下,以某之见,不若遣数位能言善辩之士,前去游说,或能使之悬崖勒马,痛改前非,拜服天子,称臣纳贡,亦未可知。”伍孚面带笑容,侃侃而谈。

    “哦?以卿之意,该遣何人往说之?”董卓觉得这有点意思。

    “执金吾胡毋班、少府阴修,屯骑校尉王瑰,此三人,智计过人,天下无对,若当此任,定可马到功成,使二袁归降。”

    “嗯,倒是不错,不过若是此三人,背弃陛下,转投二袁,如之奈何?”董卓点头,然后又问道。

    “此事不难,三位大人,妻儿老皆在京师,念及亲眷安危,想必三位大人,必不会投敌。”伍孚再次说道。

    “伍孚小儿,汝竟然如此狠毒!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胡毋班已经有些疯狂,董卓杀人都不是经常株连,除非是那些要刺杀他的人,或者敌意满满的人,这伍孚张口,就牵连了自己一家老他怎么不恨。死掉的吴修,是没有了家人,但是这仨家人都还在,伍孚瞬间拿捏了对方的弱点。

    董卓听了十分开心,说道:“此计甚妙,便依德瑜所言。尔等三人,立刻离京,说服二袁,事成免死,若不成或自戕,哼哼!”

    三人面色苍白,嘴唇颤动,但是说不出话了,像是患了失心疯一样,这是逼他们去送死,他们不死,那么一家老必然死无葬生之地,而且董卓连自杀都不让,实在好毒!

    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董卓和胡毋班三人的身上,谁也没注意,伍孚已经渐渐得来到了,董胖子的身后。

    他将一直藏在左手衣袖中的右手,缓缓的抽了出来,一丝寒光,从他的袖口中反射而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