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老家伙的坚持

    伍孚的举动并没有人发现,不过他还是停止了下一步的动作,因为他看见荀攸在对他摇头。

    伍孚此人曾深受族兄伍琼的厚恩,经常想报答对方但是苦于没有机会,直到伍琼被董卓杀死,他悲愤不已,为此在荀攸联络他,让他投靠董卓,寻机刺杀时,伍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自春秋以来,这一段讲求究忠义的年代,从来不缺少死士,而伍孚便是这种为了目的甘于舍生,并且可以不择手段的人。

    不怕死在这种时期,不算什么能耐,不怕死的人很多,但是聪明的人却很少,伍孚知道只有真正的智者,才能让他有机会的报仇雪恨,于是伍孚很果断的选择了相信荀攸。

    在之前伍孚拜访赵谦的举动,并非荀攸授意,而是伍孚自行其是,他的目的很简单,要刺杀董卓,难!很难!刺杀成功自然万事大吉,那么自己万一刺杀失败,之后的事又当如何呢?他并非是为自己的身后事考虑,伍孚想的是,即便刺杀失败了,也不能让董卓好过,力争让董卓在自己制造的麻烦里,疲于奔命。

    而忙中出错,这是必然的事,所以这样做,就能让后来者,可能更简单的抓住董卓犯错的时机,一击毙命,送他进地狱。长安城里要董卓死的绝不止他一人,对于这点,伍孚深信不疑。

    至于伍孚能想到的所谓给董卓增加麻烦,只得就是他拜访赵谦的举动,他要把这一盆子脏水,彻底泼到,老头的身上,让赵谦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士的想法。很恐怖,很龌龊,很极端,也十分卑鄙。

    不过幸好的是,荀攸阻止了对方。

    以荀攸的智慧,自然能了解伍孚此举的意图,荀攸并不是极端的人,况且这已经不能叫做非常人了,这种行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荀攸不屑于这么办,他之前的示意只是让伍孚不要轻举妄动,而并非让对方准备行刺,显然伍孚会错了意。

    他确实曾说过如果董卓死掉,他赵谦也能含笑九泉了,但这是建立在赵谦和董卓强硬对抗的前提之上,而现在赵谦为了天子甘心自污,就证明了此人足够的忠义,荀攸不希望这样的人,死在这种卑鄙的手段之下,汉室的忠良已然不多了。

    更何况,他有自己的谋划,而伍孚正是较为关键的一环,至于在这里行刺,成功率太低,别人看不到但是眼观八方的荀攸,如何会看不见赵云正在靠近伍孚呢,这种顶尖的武将,向来对杀意极为的敏锐,更别说对方此行担任的是护卫之责。

    他相信赵云肯定是感受到了伍孚散发出来的杀意,才在蒋干的授意下,准备阻止对方。

    荀攸感到这个武将很强大,而且十分心细和敏锐,绝对是战场上的大将,根本不像吕布那样的粗枝大叶,自诩天下无敌,只有等危难加身了之后,才会恍然大悟,悔之莫及,这根本是个蠢材,一夫之勇罢了。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现在都绝非最佳时机。

    至于有没有其他人能看出伍孚的举动,他相信藏在对面武将堆里的贾诩能,自从虎牢见过贾诩之后,他就仔仔细细的查探了此人的过往,得出的结论是不足为虑,这贾诩惯喜欢自保,极度缺乏主动,为了保命可以智计百出,其他时候根本无需理会。讨董时因为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他贾诩才会阻止自己,现在董卓死不死跟对方完全没关系。

    胡毋班三人,被董卓直接赶出了洛阳,他们每朝东走一步,就离自己的死亡近一步,说服二袁这种事,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二袁与董卓有灭门之恨,怎么可能让董贼的使臣活下去,二话不说宰了对方才是最正常的选择,而且就算二袁不杀他们,他们也要逼着对方杀了自己,因为董卓的意思很简单,一旦说服不成他们却苟活下来,那么他们家人一样要受戮,甚至三人还不能干脆的选择自杀,不然同样家小不保,这才是这件差事最狠毒的地方。

    这种煎熬到底是何种感受,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到。朝中百官却没几个人会同情他们,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因为出了口气,大为舒畅的董胖子,笑容满满,而十分亲近的拍了拍伍孚的后背,这毫无防范的举动,惹得伍孚几次想抽出利刃,扎死这胖子,但又被他强行给忍住了,他选择相信荀攸的判断。

    殊不知此时赵云就在一旁虎视眈眈,只要伍孚敢妄动,赵云有足够把握,一击制敌。

    救董胖子一命,这种机会,作为长天一方的蒋干来说,是绝不会放过的。

    胖子志得意满,一扫之前的愤懑,舔着大肚子准备离去,但是他自以为放过了赵谦,不等于老头会这么轻松的放过他,老头有自己的坚持。

    “太师且慢。”赵谦冷声说道。

    “老儿还有何事?不妨说出来,老夫大人大量,或可答应于你。”董卓转过身,笑道。

    “老朽都官从事,并无罪责,敢问太师为何杀他?”赵谦语气冷淡,但是其间充斥的刚硬,任谁都能体会到。

    胖子顿时不乐意了,他杀个人什么时候要向别人解释了,他杀赵谦的都官从事完全是为了泄愤,自己饶了赵谦的老命,这老货反而不知好歹,还敢责问自己。

    董卓的眼睛眯了起来,危险的看着赵谦说:“老夫杀人,何须向尔一介庶民交代!”

    “老朽只要还站在这朝堂之上,便还是司隶校尉,只有今日出了宫门,才算庶人,老朽的都官从事向来能力有加,且恭谦有礼,事母至孝,乃是我大汉的好臣民!太师随意将之处死,今日必要给老朽及其孤儿寡母一个交代!”赵谦的眼神与董卓撞在一起,根本没有丝毫的退缩。

    胖子眨了几下眼睛,有些纳闷,这老不死的怎么就这么不怕死呢???

    赵谦的话,让赵温以及不少朝官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

    胖子未免让自己的好心情被老头打扰,于是转头对皇帝说道:“都官从事,既是良善,为国赴死,当有封赏,奉其都亭侯,其嫡子袭爵,陛下老臣所言可否?”

    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他不可能主动承认自己,因为泄愤而杀了个人。

    “准奏。”刘协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心中的失望,还未平复。

    董卓听后转身就走,根本不想看见赵谦。

    但是。

    “太师且慢!”老头再次开口道。

    这次连蒋干等人的心也提了起来,在心中也有些不快,这赵谦怎么有些不知好歹呢。

    董卓立刻恼了,当场怒喝道:“老儿,汝莫非以为本太师,不敢诛你九族!”

    赵谦冷冷一笑,说道:“太师大权在握,要诛老夫九族,易如反掌,然有些话,却不得不说。”

    “好!那本太师就听你说!”董卓的怒火又被彻底吊了起来,丝毫不掩饰脸上的杀气。

    “太师领衔朝政,手掌雄兵,总皇威,握机要,虎视海内,独步九州,有席卷天下,囊括四海之意,包举宇内,吞并八荒之心,可谓英雄了得!然,太师须知,这天下还是大汉的天下,这朝廷还是天子的朝廷,不知太师,何时还政于陛下?”赵谦前面硕儿慷慨激昂,后面突然淡淡的问道。

    赵谦这话当然不是夸董卓,而是暗讽他安于享乐,不思进取。最关键的还是,什么时候交权。

    董卓闻言一愣,他是听不出赵谦暗讽的,只当是赵谦为了让他交权,故意吹捧他,董卓看向了刘协,粗眉一抬,问道:“陛下可是想亲政?”

    这种毫无前兆的展开,让百官不知所以,纷纷看向了刘协。

    十岁小皇帝的心,这时候又激动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看错赵谦了,这老人仍然在为自己着想,刘协有些惭愧,也有些感动。

    董卓的话,让他不知怎么回答,他当然想亲政,谁不想呢?但是他不敢。

    刘协有些忐忑的说:“朕自知年幼,尚不能周全天下,还请太师暂领朝廷,待朕束发之后,交回便可。”

    小刘协的心思有些简单,他现在不敢要,但是还不忘补充,希望董卓能在他十五岁束发的时候,还政。

    董胖子看着刘协,不发一语,让小皇帝的心里,极为不安,他对董卓的害怕,是刻在骨子里的。

    突然董卓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既然陛下有此意,老臣权且代领,等陛下年及束发,老夫自当还政于陛下!”

    “哈哈哈。”董卓说完大袖一挥,转身大步走出殿堂,一边走还在一边大笑不止。

    董卓的离去,让百官纷纷松了口气,阚泽和蒋干也同时长吁,董卓的威势,实在太大,真不知自家主公面对董卓的时候,是何种心情。

    长天当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怕个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