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去老夫的校尉府坐坐

    老头只瞅了一眼,胖子离去的背影,没有再理会,他对自己能活下来,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除了杀死董卓以外的一切准备。

    赵谦并不想因为自己的死,而导致本就风雨飘摇的大汉,分崩离析,在老头的心中,其实董卓倒是一个,能够镇压住汉室那逐渐崩坏的根基的人,不管他是不是个好人,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董卓很强大,能护住长安,更重要的是董卓没有篡位的念头!

    至于赵谦如何能确定董胖子是不会篡位的,其实很简单,这死胖子的儿子都早夭了,董卓篡位后他的帝位传给谁?弟弟董旻?显然不可能,不然他董旻不会还只是个中郎将。

    这就是赵谦断定对方不会篡位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则是赵谦知道董卓,不过是个俗人,而且粗鄙、专横,喜欢凭自己的喜好做事,但是也有一个优点,就是言而有信,这也是赵谦为什么最后在朝堂,咄咄逼人的缘故,只要董卓有这么一句话在,那么天子亲政的事,就能够定下了。

    这是赵谦的想法,这是老头凭着几十年的阅历,以及站在足够客观的角度,得出的结论,但是能同意他看法的人,寥寥无几,不是所有人都能向他这样,事事都能从客观的角度出发的。

    就好像朝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相信董卓会在刘协十五岁之后,还政交权,所以有些人心中除掉董卓的想法,绝不会因此而熄灭。

    这便是主观和客观的差别,董卓不会放权的原因,在他们看来很简单,那就是放权等于自杀,胖子再粗枝大叶,也会懂得这道理,但是极少人想过,董卓不待在长安,也能回西凉老家。

    董胖子之前在殿,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刘协亲政,必然容不下他,那么他就带着大军回西凉,反正他也不准备听什么皇命,割据一方、镇守边疆,问朝廷要些钱粮,顺带养老就行了。

    没人相信董卓会这么做,除了赵谦或者说还有长天,只要董胖子在自己面前说他会这么干,那么长天就信。

    “兄长,日后作何打算?不如暂居小弟处?”赵温看到自己哥哥心情好像不错,于是走来,很恭敬的问道。

    赵谦突然吐出了一口气,有些轻松,

    “我自有去处,你当好你的官便可。”赵谦瞥了一眼自家兄弟,挥了挥手把他赶走了。

    “老大人,我主对老大人甚是想念,想请大人前去做客,不如请老大人移步落霞城,可好?”蒋干不失时机的走了来没,说道。

    “嗯,既是皇叔有请,老夫恭敬不如从命。”老头笑道。

    赵温闻言,心中郁闷,特么分明是你自己想去,对我凶什么。赵温无奈,然后他对堂的某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头离去。

    赵温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去死,若果赵谦死在董卓手里,那么他一定会拼死抗争,拉董卓下马,因此在宫门外赵温,也有一系列的准备,不过如今是用不了。

    因为世态动荡,战乱不息,因此老哥俩的多数家眷都在成都,所以赵温根本不怕董卓祸及他们家人。而且成都的刘焉与董卓有大仇,绝不可能听董卓的调遣,前段时间,刘焉的儿子刘范与马腾合谋偷袭长安,结果事发被胖子命李傕带人给砍了,连带他弟弟刘诞一起杀了,所以这个仇还是新结得,至于里面有没有刘焉的谋划,就不得而知了。

    赵谦现在倒是正想去落霞城看看,他听长天那小子说过,那地方适合养老,已经将所有心头石除掉的赵谦,现在一身轻松,很想去那边看看,毕竟自己应该该能多活个几年。

    他在来之前,就写好了一封信,交给自己的心腹,是给长天的信,让对方交到蒋干的手里,里面的内容,就是阻止长天为他兴兵复仇,攻伐董卓,老头不想因为他的死,而导致生灵涂炭。

    连带信封的还有那个香檀木盒子,不过现在这封信不需要了,那么盒子里面的东西,他老人家就笑纳了。

    “哈哈哈。”赵谦大笑,开始往出走。

    “嗯,可是贾诩贾文和先生?”赵谦看到前面的一道身影,立刻出声喊道。

    前面那人,转身看过来,然后施礼说道:“区区后进末学,岂敢当先生二字,老大人折煞贾诩了。”

    蒋干和阚泽两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立刻齐齐走到贾诩面前躬身施礼,道:“九江蒋干会稽阚泽见过,贾先生。”

    贾诩立刻扶起二人,说:“当不得如此大礼,诩久仰二公大名,二公身为皇叔尊使,如此折节下交,教某惶恐万分,惶恐万分。”

    蒋干摇头道:“若先生当不得,只怕这世就无人能当得了。”

    阚泽在一边帮腔,说:“我主曾有言,天下大才,首推贾公,若论远见卓识,筹划谋算,当今之世,无能出贾公右者。”

    两人的话,听得贾诩,眼皮直跳,这两个家伙这是要捧杀自己吗?有这么大的仇?没仇啊,不过就是在西凉拒绝了那右将军一次,这也算不得什么仇啊?

    蒋干一看贾诩的脸色,立刻意识到自己两人,交浅言深了,于是说道:“贾先生毋须多想,此乃我二人肺腑之言,我家主公仰慕先生大才,时常期盼能得先生相助,如久旱而望甘霖矣。”

    “二公过于抬举贾某,贾某这些许才学,便是当个县令,也多有不足,何敢劳长皇叔惦念。”

    “好了,此处不是叙话之地,三位何不同老夫回校尉府一叙。”老头大大咧咧的说道,此时到有了几分,董胖子那种行事粗犷豪放的做派。

    “这。。兄长,你现今已不是校尉了,怎么还能去校尉府。”赵温好心出言提醒道。

    “嗯?你怎么还未走?你这人行事就知道畏首畏尾,如何能成大器,你且去吧,莫来管我。”赵谦不耐得再次打发掉赵温。

    赵温心中有些五味杂陈,他都快六十的人了,自己这哥哥教训起来,还像训儿子一样,赵温只得无奈离去。

    “要不,便去驿站稍坐?”蒋干提议道。

    “无妨,老夫要进校尉府,还有人敢拦着不成!”老家伙十分霸气的说道。

    眼见这老头,像是董卓附了体,蒋干只得点头同意,于是三人硬拉着贾诩,往校尉府出发,赵云在一边紧紧跟随。

    在长安皇宫之外,正对大门的某个地方,藏了几个人,这些人鬼鬼祟祟的看着前方的皇宫的大门。

    “可有发现?”

    “我认得那姓蒋的,此刻还未出来,那董贼倒是出来了,若是我等适才弓弩齐发,说不定能取其狗命。”

    “绝无可能,董卓有吕布在侧,区区几支弩箭,伤不了董卓,我等安心,等那蒋干便可。”

    这些人正是胡毋班安排刺杀蒋干的人,胡毋班虽然被赶出了长安,但是他的命令并没有收回,反而希望他手下能够,干净利落的杀掉蒋干,也好稍解下他的心头之恨!

    “出来了!”

    几人中的首领,突然出声。只见皇宫门内走出了几人,正是蒋干他们。

    见到目标之后,这些人纷纷准备下手。

    “尔等意欲何为?嗬,还有强弓硬弩,小爷今日要立功了!”

    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从这些人背后传了出来。

    那些人闻言,心中一惊,但是下一刻,极为果断的转身,就射出了弩箭,显然是个中老手,行事作风十分狠辣。

    结果对方早有准备,数根弩矢,全部落了空,后面那人的样子,也显露了出来,正是被赵云委托的张绣。

    “雕虫小技,也想伤我,拿下!”张绣大手一挥,十分得意,他自然不会一个人来。

    不少士兵一拥而,将这几人团团围住,彻底解除了蒋干的危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