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攻略吴郡

    虽然有赵谦用他这张老脸牵线搭桥,但是贾诩仍然没有松口的意思,只不过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确实对长天很看好,但他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牛辅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而且一直十分尊敬,在李儒对贾诩产生杀意的时候,留下了他,如果贾诩就这么走了,那么这个人的人品就值得推敲了。

    虽然有遗憾,但是至少奠定了双方的联系,结果也算不错。

    蒋干和阚泽在长安逗留了三天,其间拜访了不少人,包括荀攸、钟繇、华歆、郑泰、何颙等等一干文士,这些都是长天点过名的,当然也少不了蔡邕,长天的意思是想把他接回去,不过老蔡头不肯,蒋干只得作罢,待着赵谦开始返程。

    长安之行,看似已经结束,事实城内的暗流根本未曾停歇,各种谋划争端都在酝酿之中,将在一个适当的时机,猛烈得爆发出来。

    李儒依旧站在城头,默默看着蒋干一行人的离去,这次的事件似乎没有他的影子,然而胡毋班四人突兀的行为,本身就值得怀疑。

    长安的一切消息已经由蒋干派人传到了落霞,长天扫了一眼蒋干传回来的书信,抿着嘴唇不发一言。

    长安他终究是要再去一次的,到时候把几个人统一打包回来,而且对于董胖子,长天绝不愿眼睁睁看着他死掉。

    到时候,王允的连环计、荀攸的谋划、李儒的方略,会一起爆发出来。

    长天看了看自己新得的皇叔称号,该称号随着刘协下达的圣旨,已经自动生效。

    皇叔:高级称号。受人敬仰,更容易招揽麾下为自己效力。所属领地民心提升变得更为简单,声望获得速度加快。麾下所有士卒士气下限提升十点,防御提升10。如果德行败坏,行事不合道义,将会减低声望。

    “还不错,总比没有好。”长天笑了笑。

    随后他把目光看向了南方,吴郡他是志在必得,至于朝廷指派的陈瑀,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既然不能名正言顺的坐太守,那么就要想其他办法,所谓的办法,那自然就是打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抢在陈瑀到达之前打,还是等他到了顺带一块儿弄死。

    长天选择先打,陈瑀毕竟和自己没仇,而且还是广陵陈登的伯父,陈登此人虽然作为世家子弟,目光有所局限,但是能让刘老板称赞为“五湖四海之士”的人,绝不会简单,刘老板的眼光绝对和曹老板,不相下,单凭田豫这人就能看出这点。

    “来人,传盖勋、徐晃、陈宫等人前来见寡人。”长天对门外喊道。

    他现在是崇明候,倒是个名副其实的寡人了,成为列侯之后,就有资格称孤道寡,不过一般人不用这称呼,以显得自己平易近人,平时也只有那些刘姓的郡王,才会这么自称。

    没多久众人齐聚议事厅,长天看着他们说到:“吴郡盛宪,辞官归去,此人身为太守,却迂腐无能,不能保家卫国,下不能安抚黎庶,致使匪盗丛生,官贼勾连,外有严虎恣意凶虐,为祸一方,内有许贡欺凌下,忤逆不臣。此皆盛宪之罪也!孤欲起兵,扫平吴郡匪患,使百姓复得安宁!诸君以为如何?”

    这种话也就是个借口,反正怎么说都行,打仗嘛就是需要个借口而已,自古以来,强大的欺凌弱小的都是如此,除了外族,外族侵略毫无道理可言。

    就算陈瑀已经当了太守,长天也还是可以说,陈瑀牧守不力,有失其职,他出兵代陈瑀,讨伐叛逆。

    此时长天之前放过的严白虎,总算是派用处了,真正的成为了他出兵吴郡的一张门票。

    他身为右将军,自然肩负着讨伐不臣的责任,这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主公所言极是,此番吴郡祸乱,主公新沐圣恩,自改殚精竭虑,为国为民,此举合天道意,下顺民心也!”陈宫大声说道。

    “末将愿为先锋!”

    “末将请为先锋!”

    听道要打仗了,一时间一干武将,纷纷跃跃欲试,争先恐后。

    长天抬手让众人暂停,他说到:“此番征战,孤欲亲往,令徐晃为前锋,其他诸将随孤进军,着令盖勋,统括一应粮草军械,三军齐出,直取吴县!”

    “诺!”

    “另着曹昂、司马懿随孤出征,再请弘农王与孤一道。”长天再次说道。

    “主公,弘农王大婚在即,此举是否不妥?”盖勋谏言道。

    “汉室大王,岂可坐享安乐乎?再者讨平吴郡,不过旦夕之间,待得城破,自可回落霞完婚。孤意已决,不必多言。”长天摆手,把这事情给定了下来。

    很快这消息,就传到了书院三个小年轻的耳朵里,当刘辩和曹昂知道长天要带他们出征后,自然是踌躇满志,兴奋至极,刘辩对大婚的期待被冲淡了,曹昂更是激动万分,他们这种年纪正好是,坐不住的时候,曹昂其实早就想要体验下,身临战场的感觉,这种事情在自己父亲那边,至少还得三四年等他20岁了才有可能,现在却在长天这里提前得到了机会,他自然高兴无比。

    只有小司马懿,对此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他更喜欢在书院,跟着郑玄这老头学习。

    郑玄被大妞给请了过来,当然老头一开始是不愿意的,但是大妞撒起娇来,让老家伙有些抵挡不住,只得过来看看,这一看就不大想回去了,主要是这边茶也好,酒也好,让老头有些乐不思蜀,反正治学在哪里都一样,所以干脆就留了下来,他对于能给弘农王、曹昂、司马懿三人当老师,还是很满意的,这三个小子,都很聪明,尤其是那司马懿,十分好学,虽然性格有些问题,但不算大事。

    很快长天来到了书院,先去给郑玄商量了一下,要暂时带走三人,然后又见到了,学堂里的三个小子。

    “你等三人,随我出征,须得牢记军法,切莫触犯,否则我饶不了你们!”长天板着脸说道。

    “唯!”刘辩和曹昂齐声应道。

    唯独司马懿,不吭声,他看到长天的眼光看过来时,立刻起身回道:“回禀叔父,小子年幼,正该在老师处,晓夜苦读,不能擅离。”

    他实在不喜欢和这个硬要做他叔父的人,待在一起。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勤修苦学,当以致用为本,学而不用,岂非本末倒置?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皆致用也。此番孤征讨吴郡盗寇,为得正是靖平天下,此亦致用也。不可不去!”长天当即就拍了板。

    “小兔崽子,老子治不了你还行?”长天心道。

    司马懿小脸有些苦色,只得无奈道:“遵叔父命。”

    “叔父大人,昂愿为先锋!”曹昂兴致勃勃的说道。

    “先锋之位已有人选,尔等跟随孤身侧,便可。”

    “诺。”曹昂有些失望。

    次日大军开拔,长天终于开始展现自己的獠牙,准备拿下他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根据地。

    在他率领大军离开的当天,落霞城内来了一个中年人,他看着热闹的城市,若有所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