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夜袭

    长天端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他的眼睛则一直默默的看着王虎,直到对方离开大帐,出了营寨后长天才慢慢收回了目光,他转头对李然说道。

    “守诺啊,如果说一旦你知道我们的死敌,伤亡颇大,士卒疲劳,要休整一晚然后明日就要进行决战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夜袭!”李然很肯定。

    “是啊,夜袭。”长天点了点头。

    “主公,那敌人如何知道我们要明日决战呢?莫非?刚才那王虎就是暗间?”李然一惊。

    “是的,他就是暗间,我自落霞村出发后,就曾反复叮嘱孙越,不管战事如何不要派一兵一卒甚至一粒粮食来支援我们。孙越是不会对下属说这些的,而且他就算是说了这些也不会派人过来,因此王虎此番必然是背着孙越而来,所以这王虎一定是暗间!”

    长天握紧了拳头,想大力砸在桌子上,不过手还是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慢慢的收了回来,只是闭着眼睛,显然是在平息自己的怒气。

    “那属下现在就去把这杂碎追回来,我要亲手将他千刀万剐,告慰士卒的在天之灵。”李然说完就要去追王虎。

    “不。这正好是我们剿灭匪王寨的机会。暂时让他多活一会。”长天阻止了李然的行动,睁开眼睛闪出了一片精光。

    “守诺!”

    “属下在!”

    “传令下去,将那原本守营寨的三百士兵分成三组,五阶兵看守俘虏,两队四阶分守前后寨门,其他人等,埋锅造饭,吃完饭都给我睡觉。他们心里压着事儿很可能睡不着,你去告诉他们,今天晚上就是他们报仇雪恨的时候,让他们给我死命睡,养足精神晚上好杀敌!”长天说道。

    “诺!”李然大声回答。

    “你和大力也一样,晚上就靠你们了。”长天看着李然。

    “诺!”

    李然领命出了大帐。

    那王虎自出了长天的大营之后,骑着马朝着长兴村的方向飞驰,然后走到半路之后,却见他绕了一个大圈子,朝着匪王寨的方向策马疾奔。

    很快就来到了,匪王寨的山脚下,下马之后只见他径直向着寨主的大屋走去,一路上没有任何的阻拦。

    他刚进大屋,就有人冲他大骂。

    “王虎!听了你的话,我山贼的兵马折损的大半,连二当家都死在了那落霞村的长天手里,你可知罪!”

    说话的正是匪王寨的大寨主,也就是孙越所说的匪王。

    只见那匪王长得身高马大,极其壮硕魁梧,一脸的横肉,总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此时正怒目瞪视着进来的王虎。

    “大王,这可不能怪我啊,谁知道这异人诡计多端,被埋伏之后竟然还能反埋伏,我知道孙越那老家伙请那异人来打咱们落霞村时,可是立即前来汇报的啊,大王明鉴啊。”

    “哼!消息有误,要你还有何用,这次连我匪王寨的二寨主都死了,你就给我一起陪葬吧。”匪王说。

    “大王饶命啊!”王虎立刻跪在地上呼喊。

    “大王,我这次带来了确切消息,可以一举剿灭那落霞村长天的兵力,届时长兴与落霞两村,尽为我等鱼肉。”王虎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嗯?你说,我听着,如果是真的,我可以饶你不死,到时拿下落霞村必有重赏。”

    “大王,小的刚刚才从那异人的军营出来,我进去探了探虚实,发现营寨里伤兵遍地,救都来不及。而且士兵们大都情绪低沉,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显然是士气低落,这种表情装是装不出来的。”

    “我对长天假称自己是孙越那老家伙派来询问战况的,那长天说,士兵疲累,大多有伤,必须需要休整一晚,不过,不过。”

    匪王对王虎的吞吞吐吐感到厌烦,说:“不过什么?再不说,就永远别说了。”

    王虎一个哆嗦,连忙说道:“不过他说,明天就会来与大王决战,届时要将我匪王寨上下杀的鸡犬不留。”

    “哈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小小异人也敢猖狂。明日决战?哼!我今日便教你万劫不复!”匪王哈哈大笑,眼神里的凶光大盛。

    “来人,传令下去,让士兵休整,晚上随本大王出兵杀敌,杀的他们屁滚尿流!”

    “哈哈哈哈哈”匪王说完后大笑不止。

    等他笑声停止后,又对王虎说道:“嗯,你这个消息很有用,晚上你随军出征,作为先锋军敢死先登,活下来我自然会奖赏你,哈哈哈哈哈。”

    “大王饶命啊。。”王虎一脸恐惧。

    “我没说要你的命,你怕什么。这是你带来的消息,你不第一个冲我怎么知道真假。放心你只要不死,我必有重赏。”匪王得意的说道。

    是夜,多云无光,掩月遮星。

    数千山贼,在夜色中快速穿行,朝着长天的营寨,快速的摸去。

    王虎则作为最先锋在前领着路,身后大量的山贼紧紧跟随着他,匪王则骑着骏马行在队伍的中央,目露凶光,满是杀意。

    不多时,王虎带着大军来到了长天营寨的不远处。

    王虎看了看,营寨寨门封闭,只有营寨里面隐隐有火光,整个营寨十分安静,王虎想当然的认为,对方经过了大战都在休息睡觉。

    只见他猫着腰第一个走了出去,然后向后招了招手,于是大批山贼一起跟了上去。王虎的心里此时其实十分的得意,这种指挥千军万马的感觉真是别提有多爽了。

    以前看见别人指挥军马时那样子那气势那自信,让他总是说不出来的羡慕。今天有幸一试这感觉果然不同凡响。

    王虎带着人,率先搬开了营寨前的鹿角,然后推开了寨门,此时他心里已经不再害怕了,只想着等攻灭了长天的军队能得到什么样的奖赏。

    在得意忘形的心理作用之下对为什么营寨大门没有守卫丝毫的没起怀疑。

    当大半山贼潜入山贼后,他吩咐山贼潜入士兵的营帐之中,杀死沉睡的士兵,自己则带着大队山贼径直奔向了,长天的大帐。

    当他快要走到大帐之时,突然喊杀声四起,四周顿时火把通明,只见长天营寨大门外的左右两侧,各杀出一队人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呐喊着朝还在营寨外的那一小半山贼冲去。

    在这一刻一直沉默压抑着的长天的士兵们终于爆发了。

    “有埋伏!!!”王虎大惊失色开始厉声尖叫。

    惊吓过度的他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长天的大帐之后李然带着几百人就冲了过来。将之一举擒拿,然后又带兵开始绞杀山贼。

    长天让身边的护卫拉开了大帐,而他就静静端坐在大帐中的长椅上,静静的看着几百米外厮杀的人马。

    他一动不动坐着,双手则放在桌子上,没有说话只是听着耳边快速不断的提示声音,这是敌兵死亡获得经验值的提示声。

    长天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怜悯,只觉得这声音是如此的悦耳,甚至他现在心里还有些希望那之前被俘虏的几百名山贼,也能在此时造反,这样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开‘人口资源’这种操蛋的玩意儿,直接将他们斩尽杀绝。

    长天之所以之前要收降俘虏,并非心善,也并非是因为所谓的人口资源,更不是他不想杀,而是他知道,一支正常的军队绝对不能让仇恨蒙蔽眼睛,这是绝对的大忌,一旦心中充满了仇恨,思绪就会被感情所左右,如果无法正常的思考那么失败可能随时都会降临。

    甚至全部心血都会在接下来的某一刻毁于一旦。

    这不是长天所希望看到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