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奇妙的历史

    陈宫在得到长天的首肯之后,立刻去办理这事,既然这许贡是从民心着手,那么从同样的方面下手肯定是正确的途径,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就是如此。

    而此时长天,也停止了进军,将大军驻扎在娄县野外,严令士卒,与民秋毫无犯。事实上只要这种驻扎时间久了,这种谣言自然能够不攻自破,面对一个毫无抵抗之力得娄县,却丝毫不犯,显然就和谣言所说,大相近庭。

    但是长天不会这么选择,孙子兵法上就说道:“夫兵久而利国者,未之有也。”这话其实很好理解,打仗每时每刻都在耗费钱粮,车乘、兵甲、粮草以及军饷、材料、运输,等等所需要费用,不算不知道,细数起来,用度堪称惊人。

    现在已经没可能向讨黄巾时,一切粮草等全部靠依靠汉室,现在打仗吃的那都是自己的钱,所以长天的大军,每在外地多征战一天,就会多耗费一天的钱粮,时间久了,一个国家都吃不消,何况长天只有区区一个县得领地。

    再者战时的军饷和平时的军饷,根本是不一样的,所以速战速决,才是王道。

    又所以比较穷的曹老板在官渡时,选择的就是速胜,而家大业大的袁绍,本该使用拖延战术,却也想速战击溃对方,于是为免调度不利、后方黑山滋扰等原因,在前线囤积了大量的粮草,结果被曹老板烧得兵败如山倒。

    因此长天肯定要速战速决,没几日他收到了一个消息,让长天嘴角微翘,觉得可以利用。

    于是他立刻把陈宫给招来了。

    “公台,许贡之事,如何了?”长天问道。

    “大体皆以准备妥当,只待数路齐发,便可拿下吴县。”陈宫自信的说道。

    “正好孤得到一道讯息,会稽周氏,投靠袁绍,为其前驱,既夺孙文台豫州刺史之位,又占袁公路的兵家要地,周氏与孙、袁在阳城展开大战,孙坚骁勇,周氏不能敌,败退而归,周昕二弟昂,率败军退回丹阳,三弟周喁则准备退回会稽,吴郡是其必经之路,然吴郡许贡与周氏素有怨愤,孤料其必不会放过那周喁,此事或能助公台一二。”长天笑道。

    陈宫一听,微笑点头,说:“周氏乃会稽望族,颇得人心,若能得其相助,此事易如反掌耳。”

    周喁和周昂两兄弟,被袁绍派去牵制孙坚和袁术,不过袁绍的方法太激进,一个是抢孙坚的饭碗,一个是夺袁术的地盘,这下立刻被孙坚和袁术,视为了大仇人。

    虽然弄死了一个公孙续,但是对战事根本没多大帮助,周氏兄弟也不可能干得过孙坚这头猛虎,被打得落花流水,逃回了江南。

    周昂回了丹阳,周喁则快要路过吴郡了。

    三国的故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看似毫不相干得两件事,说不定以后就能串联起来,比如说正在赴死之路上的胡毋班和曹老板之间,也会产生一段因果。不得不说,命运实在很奇妙。

    吴县,太守府。

    许贡虽然还没得到朝廷的诏令,但是他又没有长天那样灵通的消息,自以为太守那是非他莫属,所以他倒也安然自得地,坐上了平时盛宪坐得位置,当然还得打退长天,他才能坐得安稳,当然最好是让对方知难而退。

    “那异人,将大军驻扎在娄县了?”许贡问道。

    “正是。”一名管事回答。

    “哈哈,这贼子,知我吴县军民,上下一心,同仇敌忾,果然踌躇不前了,大军虚耗甚多,此贼不日自退矣,哈哈哈哈。”许贡大笑不止。

    许贡显然对自己的手段,十分得意,认为自己这个太守的位置,铁定保住了。

    “贼子止军,那我吴县大门,可要打开?这几日,四门紧闭,既然战事不至,又值农忙,再若不开城门,只恐百姓有怨。”那么管事问道。

    “嗯,异人无道,本太守当有德,着令除东门外,其他三门暂且开放,如若开战,在关不迟。”许贡把三个门打开,只将对应长天方向的东门关闭。

    “使君,某接到消息,会稽周喁与袁术孙坚战于阳城,大败而归,欲择路返回会稽,此刻离吴县已不足百里。”管事说道。

    许贡一听,双目立刻露出凶光,说道:“此人与我有大仇,此番正好报仇雪恨!”

    “使君,我军毕竟是汉军,冒然杀之,恐惹非议,不若遣严白虎出兵杀之,若何?”

    许贡闻言点点头说:“言之有理,你火速派人,知会白虎,令其务必斩杀周喁!”

    “诺!”

    严白虎率领着自己的军队,一直在吴县附近埋伏,等得就是长天的到来,打他个措手不及,再者这严白虎是吴郡出了名的,强盗恶霸,不可能明目张胆得进城,这样只会让百姓恐慌,使许贡得谋划泡汤。

    这个严白虎自幼丧父,少了人管教,再加上心中满是仇恨,所以行事专横,时常为祸乡里,强占地皮不说,强抢人口,那也是常有的事,他和许贡勾结,因此对于不能顺利讨贼的盛宪,百姓之中也多有些怨言。

    严白虎大营。

    “许贡要我去杀了那什么周喁?”严白虎皱眉。

    “可恼,总是让某做这些多余之事,如此拖延下去,我何时才能报杀父之仇!”严白虎恨到。

    在严白虎一旁的是他的弟弟严與,之前的小子此时也已经长得魁梧壮硕了,到颇有些一副猛将的气势。

    他对严白虎说道:“大兄,长贼强横,手中大军数万,皆是精锐,更有陈宫、盖勋、典韦、徐晃等文武相济,远强于以前,非能力敌也。我等欲报杀父之仇,非与许贡联手不可。”

    严白虎眼中目露凶戾之色,良久之后点头说道:“也罢,此番就由弟率一部轻兵,伏击周喁,那周喁虽是武将,不过以贤弟武艺,万夫莫敌,便是那典韦,料也非汝对手,区区周喁,不足挂齿。”

    “嗯,某勤练武艺,为得便是击杀长贼大将!此番大战定教其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严與信心十足得沉声说道,这和老黄忠一个语气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和老将军一样的能耐。

    总之不管如何,长天和许贡、严白虎得战斗要开始了,当然这种战斗,肯定不会持续太久,若果这种货色,也能和长天打得有声有色的话,那么远在万里之外得董胖子和曹老板,定然会不吝惜于嘲笑一下,大名鼎鼎得长皇叔得。

    ps:多谢“马路上的杀手”大赏,在下周我要为这位书友,加更一章,不要嫌少,实在是时间和精力有限,而且写太快,错漏疏忽得地方就会更多。至于评论被吞,我是真不知道,我已经有日子没看过评论了。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抱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