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吴郡攻略 上

    吴县郊外一条小路,一队人马正匆匆行走,看起来风尘仆仆,神色间满是疲倦,正是从南阳败逃而回得周喁。

    “大兄心属袁绍,可袁绍远在冀州,解不了近渴,袁术日益坐大,更兼孙文台熊虎之将,只怕大兄的丹阳郡,迟早也要落入这袁术手中。”周喁坐在马,默默地想着。

    他们周氏兄弟历经这一场大败,从之前得风光无比瞬间一落千丈,跌入谷底,

    周昕、陈温与曹操交好,更是选择投靠了袁绍,一时间志得意满,然而事实袁绍也不过是将他们,当作牵制袁术的棋子而已,在他们与袁术大战之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支援。

    战败之后,周氏元气大伤,然而自己两个哥哥,却是铁了心要跟袁绍走到底,周喁此时不得不考虑,要为自己得周氏家族,找另一条后路了,不然袁术拿下江南,自己的周家日子就艰难了。

    “那异人将军,倒颇有手段,虽止一县之地,却兵精将猛,此人又与袁术不和,倒是可以为援,不若去结交一下此人,或能合力抵挡袁术,再不济也能争取些时间,好让我周氏逃离江南。”周喁再次自言自语。

    “来人,转道娄县,某家要渡江去见右将军。”周喁立刻传言道。

    周喁得做法倒是避免了自己,再次遭受更大的创伤。

    “大人,据探马来报,右将军业已出兵讨伐吴郡,此刻大军正在娄县驻扎,大人不必渡江便可见到右将军。”周喁边的一个从事说道。

    在现在的整个大汉局势里,其实个个诸侯的阵营中,几乎都能看到很多玩家的影子,玩家的能力虽然不在那些诸侯眼中,但是对方获取情报的速度,却远非自己所能比的,因此大汉诸侯们很乐于,招纳一些公会的首领和零散玩家,一来可以及时取得情报,二来么不方便的事情,都可以安排这些人去做,只要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报酬即可。

    不过这周喁显然没有这种前卫思想,以至于快要进入战场都还不自知。

    “这倒难办了。这吴郡太守盛孝章与我有旧,不能不帮。也罢,我便去做一回说客,人言曹孟德与那异人交情莫逆,看着这份,说不得会卖我几分面子。”周喁皱眉说道,倒是打定了要去长天那里的注意。

    “大人,盛孝章已经辞官,现在是那许贡统领吴郡,右将军讨伐得,正是那与白虎山的强梁暗中勾连得许贡。”从事再次说道。

    “好!许贡与我有仇,此人灭我周氏之心不死。事不宜迟,我等这边去助阵!”周喁一拍大腿,喝道。

    周喁临时改变了路径,使他和埋伏在前方的严與,擦肩而过,但是仍然有一支队伍,在注视着周喁得动向。

    “廖将军,那周喁变道了,方向该是娄县,或是去求见主公的。”一名副将轻声对廖化说道。

    “这姓周得倒是好运,公台先生本意是,待其被人打的覆灭在即时,我在率兵杀出,现在倒是逃过一劫。”廖化随口说道。

    长天要用周喁,当然不可能是如同周喁想的一样,双方合作甚至是被他周喁利用一下,长天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收为己用,他周家只有投靠自己这一条出路,至于合作显然会稽周氏,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这一点陈宫当然也知道,所以安排廖化看准时机再出动,而不是一开始就派兵迎接,不让对方经历死亡的危机,只怕这周喁印象不够深刻,搞不清自己所站立的位置,还误以为长天仰慕他周氏大名,下大力气示好结交呢。

    不过周喁得选择,显然让自己避过了危机,也让严與这个“万夫不敌”得猛将,少了一次表现自己的机会。

    大半天之后,周喁总算到了长天的大营,得知自家大人是来访友的之后,他身后的一干疲兵,则仿佛到家了一样,顿时士气一泄,大部分都坐在了地开始休息,周喁看的眉头直皱,气不打一处来。

    他在看到,长天大营中,士气高昂得军士,军容齐整,井然有序,行走之间,虎虎生威,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得虎狼之师。再看看自己这边的士卒,周喁很是惭愧,如果自己有这种军容,再对孙坚和袁术,就算战不过对方,也不至于如此惨败了。

    此时长天早已得到报告,亲自走了出来,看见周喁后,朗声笑道:“仁明兄大驾光临,寡人的大营即刻蓬荜生辉,幸会幸会。”

    “哈哈,天下谁人不知大名鼎鼎的右将军,将军大人如此抬举周某,喁只觉无地自容也。”周喁也笑道,他对于长天的抬举十分高兴,也选择性得忘记了之前,因为两军将士得天差地别,而产生的自卑和惭愧,反而很自然的将自己,摆在了和长天同样的高度。

    “周大人有所不知,我家主公,已被天子拜为异姓皇叔,总督江南军政,大人该改称皇叔了。”陈宫在一旁淡笑道。

    周喁一惊,他还真不知道这事。

    毕竟现在天下大乱,刘协的政令几乎出不了长安,更别说到达江南了,当然玩家之间传递的讯息,那是飞快的,长安天子诏令一下,几乎当天其他诸侯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

    个个诸侯当然是表情不一,不再赘述。

    “周喁见过长皇叔。”周喁只得躬身见礼。

    其实皇叔这个封号,并不是太重要得东西,这一点从“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这句话中就能看出来。

    报官衔肯定是从最大最重要的开始,没人从小往大了报,那种是刻意装,反而落了下乘,刘备显然不是这种人,所以可以看出,左将军是刘老板官衔里份量最重的一个,然后是宜城亭侯,这是军功侯,因为他抵抗袁术有功,份量也很重。随后就是遥领的豫州牧,这没什么用,离开了曹老板后,连俸禄都拿不到,到了最后才是皇叔刘备。

    可见皇叔只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并没有实权,不过就算是象征,在这个注重礼仪的年代,皇叔得身份自然也需要别人注重,礼数是不可少的。

    陈宫完全是充当了一次小人得志的角色,有些洋洋得意的点出了长天皇叔身份,顿时就让长天的身价提升了层,而让周喁彻底矮了一头,确实是个合格谋士的标准行为,根本不在意外人对自己的看法。

    “仁明不必多礼,皆因世道不平,海内蜂起,陛下无人可用,才使得寡人得此机遇,可谓幸甚,实非才德所致,不必当真。”长天扶起周喁,表示对方不必在意。

    随后长天将周喁请进了大帐之中,开始商议,得益于周喁和许贡本来就有仇,对于陈宫对付许贡得谋划,自然无不应允,不过长天也看得出,这人心中依旧有些傲气,还不肯归附,还欠缺一点催化剂。

    周氏是会稽望族,对于自己以后南下会稽,有不小的帮助,能拉拢就最好。

    周喁是大败而回,那么自己让他看一下,无敌的军势,再让对方臣服,也不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