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吴郡攻 略 下

    “大兄,那异人率大军已到二十里外,我等如何行事?”严舆拧着眉头看向严白虎。

    “许贡呢?”严白虎问。

    严舆不屑的看了看北面,道:“那许贡龟缩在吴县,不肯出击,必是怕了那异人,还要我等坚守二十日,待对方粮尽,军心不稳时,再出兵攻其后路。”

    严白虎握紧右拳,敲了一下桌面,说:“此处无险可守,极难御敌,这许贡是料准了我与那异人仇深似海,必不会不战而退,其心可诛!”

    “大兄,长贼势大,不若暂避锋芒,以图后效。”严舆有些担心道。

    严白虎摇头道:“你我兄弟,与此贼不共戴天,岂可退避,再者我白虎军,久经战阵,杀敌无数,怕过谁来?若是退却,世人还以为我严白虎怕了这异人!此番我偏要堂堂正正击溃长天!”

    严舆也被严白虎说的激起了血性,他苦练武艺就是为了斩杀李然等人,自信绝对不怵那什么典韦、徐晃。

    不久之后。

    严白虎在战场上列阵以待,他面色严峻的看着远处的飞扬的烟尘。

    “贼子来了!”严白虎沉声喝道。

    只见远处,铺天盖地的士兵,组成了一个个方阵,步伐一致,缓缓前行,声势十分惊人。

    很快,长天的军队就来到了战场之上,一字排开,气势汹汹的盯着对面的敌人。

    严白虎和严舆策马向前走了几步,他对长天大声喝道:“长贼!可还认得我严白虎!”

    长天瞥了对方一眼,不屑道:“孤乃天子皇叔,大汉将军,位列公侯,岂会认识你这草寇。”

    严舆大声喝道:“我大兄乃东吴德王!文成武德,远近皆服,尔区区一介异人,何不速降!”

    长天闻言大笑:“哈哈哈哈哈,连孤都不敢擅自称王,似你这等蠢夫,也敢自号什么德王,就不怕惹天下人耻笑?”

    “长天!我与你仇深似海,今日我数万大军在此,定要报仇雪恨!”严白虎双目怒瞪,大声喝道。

    严舆闻言操起一柄大刀,策马来到阵前,大声道:“我乃大将严舆,典韦速来送死!”

    典韦对严舆扫了几眼,顿时没有什么兴趣,根本不看对方。

    就在长天本阵中的周喁,看到严舆之后心头威震,这人的威势绝不是他手下的兵将所能抵挡的,而且那严白虎虽然是山贼,但是士卒显然个个精悍,气势凌人,绝非一般山贼可比。周喁担忧的看了看长天士卒,总算稍稍心安,这边也不差,而且人数超过对面不少,应该能小胜对方。此时周喁还在犹豫是否要,派自己的将士上前助阵,又有些担心一去不回。

    长天像是了解到周喁的想法一样:“仁明在一边看着便可,此战无需你相助,孤的大军,可轻易荡平区区贼寇。”

    被长天说着心思的周喁面带赧色道:“皇叔神威,天下共知,喁自当拭目以待。”

    “徐晃帅本部兵马,攻取中路,廖化为左翼,麴义为右翼,三路共击之,李然率骑兵,与侧翼援护,围剿溃卒,迫其逃往北面的吴县!”长天早已断定,自己必胜无疑!

    “末将领命!”众将喝道。

    长天根本不理会严舆的斗将,根本不想在这种货色身上浪费时间,顿时四路大军齐出,共计两万余人,直朝对方杀去。

    “取长贼首级者,赏万金!”严白虎不甘示弱得大喊。

    “杀!”

    严白虎的数万人也开始了冲锋,而严舆则冲在了第一个,既然对方不敢斗将,那么在大战中杀敌也是一样的,严舆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场大战中杀得长天心痛,杀得对方胆寒。他此时拍马舞刀直取中路徐晃!

    见此情况后,徐晃的队伍中闪出一人,也提刀迎向了严舆,这家伙就是华雄。蒋干去长安的时候,长天让他带回华雄的家人,在董胖子的默许下,此事轻而易举。

    因此华雄也得知了,自己的家人正在赶赴落霞的路上,这种时刻再不投降,那就是真正的不知好歹,或者说一心求死了。

    于是华雄被长天安排到,徐晃的麾下当副将,很适合华雄的位置。

    华雄新投靠长天,正愁没功劳可立,看见了冲过来的严舆,顿时欣喜,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自诩无敌,其实是不知天高地厚,蠢得可以,长天麾下能杀他的,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眼见双方士卒,即将撞在一起,长天对身边的三个小子说到:“陈师以危扼,射战以云阵,御裹以羸渭,取啄以阖燧,袭国邑以水则,攻敌翼以猋凡,入敌阵以死士,遇短兵以矛戈。阵刃以锥行,兵寡以合杂。合杂,所以御裹也。修行连削,所以结阵也。云折重杂,所以权躁也。侵攻如火,所以乘疑也。隐匿谋诈,所以钓战也。此乃沙场征战之道也!”

    刘辩和曹昂激动异常,一边听着长天的话,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战场上厮杀的双方,两日内都是双拳紧紧握起,仔细感受着大战的气氛。

    司马懿则对长天的话不以为然,孙膑兵法他八岁时就看过了,但是他对战场仍然抱有了极大的兴趣。匈汉战争,延绵数百年,因此领军作战,奋勇杀敌,这种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是每个汉家男儿,世家子弟都曾有过的梦想,司马懿自然也不在例外,他虽然年幼,但并不妨碍他,吸收着看到的点点滴滴。

    这场大战在三人心中,绝对会被牢牢记住。

    对这场战争印象深刻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周喁,他此时已经被拥有无敌气势的落霞军,深深的震住了。

    对方的严白虎部队虽然也不差,但是在这右将军面前,几乎不堪一击,不论是从装备的精良、士卒的精锐、将领的指挥和骁勇来看,都要远超对方一大截,开战之前,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开战之后,落霞军瞬间发威,以一面倒的事态,击溃了对方。

    之前那个气势不凡的武将,竟然被右将军前锋大军的一员副将,数招击溃,败逃而回,这简直不敢想象。

    周喁是彻底的呆住了,如果在阳城时,有这样一支部队,他何惧袁术孙坚!此时此刻周喁的心中,对长天真正的感到了,敬畏。

    “撤!快撤!”看到自己的士卒,如同遇到镰刀的麦子一样,被砍到,数万大军竟然直接奔溃了。严白虎惊恐万分的开始大喊。

    他根本想象不到,自己原以为可以凭借着,纵横江南,并且报仇雪恨的精兵,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击溃了,严白虎悔恨交加,悔自己不该被仇恨蒙蔽,如此情敌,更恨许贡不肯出兵攻对方后路,不然即便不胜,也不会遭到如此惨重的损失。

    严白虎的军队,开始奔逃,此时此刻,早已准备妥当的李然开始发威,他指挥骑兵,四处追击,配合大军将西、南、东三面堵住,让严白虎大军只有向北面的吴县方向逃窜,这一条路可以走,长天要把对方逼到,吴县县城之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