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略六章 吴郡攻略 终

    长天的大军,在战斗中轻易取得了胜利,步骑配合驱赶着严白虎得败军,往吴县方向奔逃。

    部队在长天的示意下,不紧不慢得追着,牢牢地吊在了对方的后面,吴县地处江南,地势平坦,吴县北方更是一马平川,可以直接跑到长江岸边,以至于严白虎得部队,如果不入吴县县城的话,那么就只有被歼灭这一个结果。

    因此严白虎只能寄希望于,许贡能够放自己进城,然后依托这座旧时吴国国都,拼死坚守,等待援军。他自然也是有援军的,泾县得祖郎、会稽得吕合,就是他的援军,祖郎在长天手上吃过败仗,吕合得朋友秦狼被长天无缘无故得杀掉,至少吕合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两人什么时候来,就不知道了。

    当然就算来了,长天也没兴趣打,一个是丹阳、一个是会稽,打他们纯粹是帮别人解决麻烦,何必。

    严白虎得部队,溃逃半宿,已经能看到吴县的城墙了,顿时鼓足余力,拼命奔跑。

    而此时吴县城头的士卒守将,自然也看到了严白虎得部队,顿时大惊失色,立刻示警。“贼兵攻城!!!严白虎来了!!!”

    顿时警钟大作,战鼓擂响,整个吴县南城头立刻进入了战斗准备。

    “射!!!”

    守将一声令下,只见城头箭雨飞射,对着严白虎得前队,快速的刺了下去。

    严白虎本来就散乱的队伍,顿时伤亡不少,惨叫声,呼喝声大作,还有对着城头上,大喊自己人得。

    “贼子何敢妄言!我吴县守军,个个忠良,我陆某人,更是世家门庭,岂能与贼为伍!给我狠狠的射!”守将瞪眼骂道,此人一直是吴县守城的将领,并不是和许贡一路人。

    严白虎无奈,只得换了一个门,逃到了西门,这一次西门的守军,倒是许贡手下,而且还跟严白虎熟识,他没有下令攻击,但是却也不敢答话,面对城下严白虎得呼喊,让他脸色难看之极,更不敢打开城门,他只是快速的通报给了许贡。

    而许贡此时,早已是焦头烂额,不少百姓聚集在太守府门口,要求打开城门,因为之前捉拿奸细,杀了不少无辜的人,弄得百姓心生恨意,他此时已经不怎么敢强迫这些百姓了,一旦民怨沸腾,那长天将再无顾忌。

    然后,严白虎败逃道吴县门外,要求大开城门的消息,又传了过来,许贡顿觉眼前一黑,这实在是祸不单行,他根本想不到,这严白虎竟然连一天都坚持不了,许贡此时就坐蜡了。

    开门?不行!整个吴郡得百姓对严白虎,根本是恨得咬牙切齿,只要他敢放严白虎进来,民众绝对就敢造反。

    不开门就怕严白虎情急之下,恶意攀咬他。

    殊不知,正在许贡他左右为难之际,外面的流言再起,说许贡与严白虎早有勾结,鱼肉乡里,虐流吴郡,严白虎得所作所为,至少有一半是许贡得因素,不然为什么严白虎到了西门,守军却不应战?

    此时因为山贼部队的到来,以至于要开城门的人没了,大家似乎都闲了下来,于是乎这条言论的可信度,在这种时刻直线飙升,顿时让不少人都相信了这话。

    许贡接到禀报后,顿时冷汗浸湿了后背,他不能在犹豫了,于是把心一横,下令猛攻严白虎。

    西门外得严白虎再次遭到了一顿乱射,此时他心中已然明白,这个许贡绝对是放弃他了。

    严白虎面色狰狞的说道:“早知此人无义,既如此休怪某无情!”

    他现在被长天逼的走投无路,只能投靠许贡,现在眼见这唯一一条生路,也断了,严白虎自然开始疯狂了,他开始让士卒大声呼喊,将这几年自己和许贡做的事,一块儿全部抖搂出来,他要逼的许贡出城和他一起对抗长天,或者干脆就放他进城,做最后的殊死搏斗。

    此时落霞军已经快到了,不过在陈宫得建议下,他暂时停止了前进的脚步,静观势态得发展。

    贼军得呼喊声,早已传到了城内,不少并所以得士卒,都心生怀疑,而被煽动的百姓更是一片哗然!

    然后,陈宫布置的那些还幸存的奸细,又开始放出话来,让百姓知道右将军长天才是真正来剿贼得人,是他把严白虎打的落花流水,奔逃到了此处。

    许贡此时也发现百姓之间传言,对自己极大的不利,他不得已再次下令抓人杀人,但是悠悠众口是很难堵住的,尤其是当权者式微的时候。

    最后真正的重磅消息,被传了出来,会稽望族周氏,吴郡大族陆氏,已经投靠右将军长天!

    这还不止,更有留言说,右将军长天,已经被当今天子拜为皇叔,总督江南军政!

    而许贡不但勾结严白虎,还欺瞒民众,刻意抹黑长皇叔,企图裹挟这吴郡百姓,一起对抗当朝右将军的正义之师!

    这些让人瞠目结舌的消息,配合着许贡此时疯狂的举动,都变得,真实无比。

    百姓沸腾了,原来他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原来右将军这方才是真正得仁者之师,怪不得愿意溢价收粮,怪不得对百姓秋毫无犯,怪不得绕过了吴县去攻打严白虎,原来自己一直被这可恨的许贡,给骗了!

    许贡企图绑架人心,对付长天,但是奈何本身的势力太弱,根本不是对手,更别说陈宫也从人心方面出发,处处反制对方,陈宫这么做是刻意得,如此污蔑长天,自然要尝对方到自己酿的苦果。

    民怨沸腾是很可怕得,许贡听见百姓愤怒的声音,顿时胆颤心惊,立刻逃到了西门,他自知在做了这些事后,面对长天只有死路一条,干脆把心一横,打算开门放进严白虎,镇压闹事的民众,然后死守着吴郡,怎么也不能让长天轻松夺取城池。

    “打开城门!”许贡一声令下。

    吴郡的西门缓缓打开,严白虎一见,脸色稍松,但是对许贡得恨意,丝毫不减,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会杀了许贡,取而代之。

    与此同时,长天的大军已经来到了南门下,陈宫让人对城头大喊,随后那名陆姓得守将,冒出了头。

    “陆都尉,许贡开门揖盗,已然放严白虎进了吴县,都尉还不打开城门,迎我家皇叔进城,难道要坐视吴县百姓遭受涂炭?只怕你吴县陆氏也难幸免于难吧。”

    “开门!”陆姓都尉,思考了一小会,就打定了注意。

    人家右将军不是打不下吴郡,反而是为了吴县的百姓,不忍强攻,现在那许贡竟然因为势穷放严白虎入城,已经失去了继续掌权的资格。

    而且作为吴县望族得陆家子弟,他自然对长天得消息比较清楚,也知道对方被拜为皇叔一事,人家就算不是名正言顺,但做得却无可挑剔,反观这许贡则完全是自寻死路,蠢货一个。

    他本身就没有死磕的意思,对方破家县令得名号不是虚的,这姓陆的还真怕,长天一怒之下,抄了他陆家,所以在陈宫派细作联系他时,他只抓而不杀。

    “你不错,待战事平息,可来太守府见寡人。”长天坐在马上微微点头说道。

    “谢将军大人!”那人大喜,显然对方这是要拉拢自己,陆家虽然不需要仰仗别人,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右将军这块招牌绝对够硬,拉上关系好处很多。

    长天的大军从南门长驱直入,一路上根本没有抵抗,直向西门而来。

    严白虎和许贡也已经得到了,长天大军入城得消息,顿时大惊失色,许贡夺路奔回太守府,准备收拾东西,走北门逃跑,严白虎则转身就退,根本不敢和长天的部队接战,他要逃出西门,趁着现在长天大军都在城内,趁机逃回白虎山。

    严白虎刚出城门不久,只听得喊杀声四起,只见不远处数千铁骑,直冲而来,更有数千步卒从南门的方向杀了过来。

    来的正是李然和廖化,长天曾放过对方一次,但没有放过第二次的理由,现在严白虎已经失去了他的价值了,所以死期到了。

    “兄长!待我杀开一条血路,兄长即刻突围!”城内的长天部队已经不远了,所以突围才是严白虎唯一的生路,严與立刻自告奋勇,冲杀在前,他的目标是年轻的廖化。

    “哈哈,你这厮扬言挑战典将军,又被华将军打的屁滚尿流,如今还敢来找死,也罢,廖某便送你归西!”廖化大声嘲笑对方,带严與赶到,拍马挺枪就刺。

    严與纯粹属于没见过市面,不知道外面武将得厉害,他其实只是三流!

    战不十合,就被廖化一枪刺在马下!

    严白虎此时已经无路可逃,他不想再被长天抓第二次,在手下伤亡殆尽之后,用剑结果了自己。

    至于许贡,他临走还想一把火少了吴郡库房,结果被愤怒的百姓,活活打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