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二出口惊人

    陈宫得离开算不上背叛,但也让长天失去了唯一的谋士,他的质问是一道考验,如果陈宫不承认自己曾参与张超的攻击,那么他就走不了,长天不会平白无故放走一个敌人。既然陈宫承认了,那么最多是一个难缠得,又不失磊落得对手,他从来不嫌对手多或者厉害,因为这样才更有趣些,都是许贡这种家伙,那也太无聊了。

    不管怎么说陈宫走了,长天的损失不可谓不因此张榜招贤,势在必行,等他一回落霞,就要着手施行此事。

    他把整个吴郡辖下十三个属县的县令,全部召集在了一起,吴郡已经成为了他的地盘,对于下属自然要见上一面,可惜的是这些人里没有一个史上留名的家伙。

    “孤蒙陛下荣宠,拜为皇叔,自知才微德薄,难堪大任,此番率军伐吴,讨灭奸凶之举,非是寡人觊觎吴郡富庶,实为天降大任,更受圣上重托,不敢不庶竭驽钝,奋力效死耳。”长天看着十三县的县令说道。

    “吴郡太守,自有朝廷指派,孤不日即将返回崇明,招尔等来只为告诫一番,诸君牧守一县,当奉公守法,克己尽忠,为国为民,行事但以此为准,方不失为汉室忠良,每年以诸县政绩高下,孤施行赏赐,若是,有人敢鱼肉乡里,为非作歹,即便远在落霞,孤亦会取其首级!休谓寡人,言之不预。”长天淡淡道。

    “许贡无道,不治德政,以至民生凋敝,又有山越扰民,匪类猖獗,还请右将军,总领吴郡,恩威并施,方能使吴郡安宁,百姓安居。”

    十三个县令大都门清,即便搞不清楚得也懂得随大流,一起喊道。

    大多县令心里自然有数,这个右将军要是真的就这么走了,那直接走就是了,何必说这些话,还说什么施行赏罚,这特么你身在别的地儿,还要对吴郡指手画脚,这不是明摆着,要把吴郡当成自己的地盘么???

    长天微微一笑,心道能当上县令的果然大都是明白人,一点就透。

    他继续说道:“此事不妥,朝廷既有任命,岂能私行。然,上听断绝,故原有律例,已难施行,从今日起,县属不德,县令管之,县令不德,都尉陆俊管之,都尉、太守不德,孤管之,余者皆以汉律施行。”

    “谨遵将军谕令!”众人齐声喊道。

    在汉朝即便是县属官员,郡内也没有生杀大权,只有通报道朝廷之后,才能真正的定罪,所以长天的这道命令,一来等于是给了陆俊相当大得权限,二来是告诉这些家伙,新来得太守是没权利的,或者说是不希望对方有权利,第三则是你们的生死,都在他长天的手上。

    不管县令愿不愿意,这事就这么定下了,不愿意他换个人就好。随后,长天又将太守的所有属官,全部召来,用同样得话,告诫了一番,至此陈瑀彻底被长天给架空了,至于里面有没有对自己阳奉阴违得,这根本不重要,谁的拳头大,在明智的人眼里,自然一目了然,所以长天认为,向着他的人,绝对比向着陈瑀得人要多,要多得多。

    把这些事情搞定之后,长天开始安抚百姓,对于在大战中遭受损失的人家,他全部发放抚恤金,不但如此还开仓放粮,接济穷苦人家,让士卒挨家挨户得给伤病员,送去足够的用度,还承诺免除赋税一年,至此百姓们对这个歼灭了严白虎和许贡得异人,才真正的开始心生景仰,在长天率兵返回时,终于有了他预想中的,夹道恭送得景象。

    长天在这趟吴郡的行程中,一直带着三个小子,做什么事都没有避开他们,为得就是让三人多接触一些东西,最好得就是能够形成自己的想法。

    三人都不是笨蛋,刘辩来了落霞后,心性大变奋发图强,这种改变是长天看在眼里得,而曹昂是曹老板的大儿子,天生基因优秀,十分聪明,而且正义感极强,至于小司马懿,就更不用说了,作为丞相天生的对手,又怎么会差呢。

    路上长天问三人道:“此番吴郡之行,尔等有何收获?”

    曹昂和司马懿同时看向了刘辩,三人里以他为尊,自然刘辩先说。

    “回叔父,辩儿。。”刘辩刚想说就被长天打断了。

    “出来时便与你们说过,军列之中,哪来的叔父?叫我将军。”长天皱眉道。

    刘辩听后面色一正,立刻说道:“诺!回将军,辩此番随军,感受良多,我大汉日暮西沉,不复昔年盛况,似许贡、严白虎这样的匪类,亦能私据州郡,为祸一方,乱世之中,唯有自强不息者,方能济世救民,也只有像叔父这样的盖世英雄,才可辅汉救国,平定天下!”

    “嗯,有些道理,自强是正理,但闭门造车却是无用,这也是为何此行带着你们三人得缘故,你的长进孤也看在眼里,虽有不足,不过勤能补拙,切记这点。此番回去便替你完婚,另外拍马屁就不用了,孤不吃这套。”长天摆手说道。

    刘辩听后先是正色点头,然后一喜,嘿嘿笑了起来。

    听到马屁一词,有人就坐不住了,长天身后的刘三刀对刘辩说:“大王算是说对了,只有我家主公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得人物,才能驱除鞑虏,扫平二袁,大王跟着主公,说不得日后就能,重登帝位。”

    长天一听立刻转头瞪眼骂道:“混账!再敢妄言大事,小心你的舌头!”

    刘三刀把头一缩,不敢再言语,众将看后纷纷大笑不止。

    刘辩心中倒是因为刘三刀的话,有了些想法,如果说现在有机会还能登上帝位的话,他会怎么选择呢?刘辩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心中隐隐觉得落霞的生活,好像更丰富一些。

    曹昂见长天的目光看过来,立刻正声说道:“回将军,昂以为,天下之事莫不在一个名字!名正则言顺,言顺则事成!此将军所以不强攻吴郡也。”

    长天点点头,倒是曹操的儿子,对名正言顺比较敏感,于是点头道:“你说得不错,身正不令而行,身不正,虽令不从。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此皆名正言顺也。不愧是孟德长子,孤回去后当修书一份给你父,让他也高兴下。不过你切记,不可以此自满,天下之事,非止名一字也,大义名分堪为根基,若不得善用,亦于事无补,多学、多看、多听、多思,自有所悟。”

    “谢将军教诲!”曹昂激动的点头道,得到长天的夸奖,他十分高兴。

    随后长天看向了年纪最小的司马懿。

    司马懿知道轮到自己了,于是张口就说:“小子觉得,陈公台之谋,不过如此,非是至善之举。”

    这小子出口就惊人,说陈宫得行事,不是最最好的方法,显然也是想引起长天的重视,能让他以后能有机会,多接触一些东西。

    长天看得出来,这一次的带上司马懿出征,算是彻底激发出了他对打仗、指挥、谋划、布局等一系列事物,产生了不小得兴趣。

    长天不置可否得笑道:“哦?那你且说说,你的高论,若言之在理,孤自有奖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