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扫灭一害

    战斗很快结束了,出乎意外的是那匪王还是跑了,因为小心所以他没有进长天的营寨,不过仍然被李然狠狠地扎了一枪,李然的武力已经达到了83,匪王根本不是对手,被李然刺中后靠着自己的山贼护卫们拼死救了回去。

    山贼们的进攻失败了,营寨的内外留下了数千具尸体,并不比来时少多少,这一战没有俘虏,长天也没这么要求过,他知道压抑的士兵必须要得到发泄,杀敌自然是最好的手段。

    而且他也不需要这种轻易就被杀死的山贼做俘虏,匪王寨中还剩下的那些两场战斗存活下来的较为高阶的山贼才是他俘虏的目标。

    这一战最终只有几百名高阶山贼护着受伤的匪王跑回了匪王寨。

    长天让李然迅速指挥士兵四处搜索,把残存的敌人一一找出来杀掉。

    “让轻伤者打扫战场,唤医师来给伤员治伤,其他人守诺和大力随我去匪王寨。”长天吩咐道。

    李然和孙大力带着将近1000名士卒和那个暗间王虎,向着匪王寨走去。

    来到匪王寨前时,长天并没有立刻下令进攻,而是让士兵们原地休整围住山寨,等天亮后吃过干粮,再进寨杀敌。

    只要不让那匪王跑掉,天亮进攻会更有利一些,毕竟山寨中的情况,自己还不清楚。

    然后让李然在匪王寨门之前,活活的把那个王虎给千刀万剐了,那惨叫声吓得匪王寨里的山贼个个胆颤心惊。

    快要半夜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说是匪王寨的人过来要奉上降书。

    长天让人把对方带了过来。

    长天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山贼,说:“你是来献降书的?”

    “回大王,正是。降书在这里。”那山贼用双手奉上了降书。

    一名亲兵将降书拿到了长天眼前,长天拿过来之后,也不看一眼直接烧成了灰。

    “说说,你们为什么投降?”

    “回大王,我等不知大王的天威冒犯了大王,我家大、大头领说,愿意磕头谢罪,只求绕过全寨人的性命。”那山贼看到

    长天烧了书信越发的害怕了,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长天看着那人,淡淡的说。

    “是嘛,那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在哪里投降呢?”

    “大头领说,愿意明天一早迎大王进寨,他直接领山寨众人于寨中跪降。”山贼有些惊喜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可以!只要你们真心投降,我并非不能接纳你们。你回去对匪王说吧,我明天便带人上山,希望他能好自为之。”长天笑了笑对那山贼说道。

    “多谢大王恩典,小的这就回去告诉我们头领。”那山贼脸上大喜,口中不迭的说道。

    长天让人将他送了出去。

    “主公,要小心其中可能有诈,需提前防范才好。”李然看着长天有些担心的说,毕竟之前的失利让他记忆犹新。

    长天笑了笑。

    “呵呵,不是可能有诈,是必定有诈。寨中跪降,寨中跪降,哈哈哈哈哈。从古至今,都只有掌兵者大开城门出城献降,哪里有在自己家中跪降的道理。”

    “那主公,我们该如何应对?”李然问道。

    “既然对方不记痛,那么就好好教教那个废物,将计就计从来不是只能用一次的。”长天对李然笑道。

    翌日,清晨。

    长天率军来到了匪王寨门前,果然寨门大开,昨日那个送信的山贼带着大量的贼兵跪伏在道路的一边,恭迎长天。

    长天看了那山贼一眼,说:“带路吧。”

    “是,大王请随我来。”那山贼起身走在前面带路。

    没多久一行人就来到了山上的大寨的中央像是聚义厅之类的建筑之前,那聚义厅前有一个比较大的演武场,此时匪王带着几百名山贼都跪在演武场中央等着长天。

    匪王看到长天来到演武场后,俯首高喊道:“罪人凌虎冒犯大王天威,深感惶恐。特率山寨上下两千余人,共同归顺大王,只求大王宽恕我等罪过。”

    “哈哈哈,好,尔等既然要归顺于我,我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尔等可是真心归顺的吗?”长天看着那匪王问道。

    匪王闻言一惊,再次低头说道:“实为真心归降,望大王明鉴。”

    “嗯,那好。既然真心归降,我就饶了你这匪王寨的人,给你们重新来过的机会,不过嘛。”长天顿了顿。

    “匪王,你爬到我跟前来。”长天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匪王,眼神一动不动。

    匪王闻言心中大恨,低沉的眼眸中泛出一丝凶光,‘且先取信与你,届时老子必定把这屈辱全部还给你们,叫你们一个个五马分尸。”

    匪王爬到了长天眼前。

    “抬起头来。”长天说道。

    匪王慢慢的抬起头看向长天,说:“大王,我。呃。。。”

    长天不等对方反应过来,直接用新手剑扎穿了匪王的喉咙,那匪王口中流出大量的鲜血说不出任何的话,而眼神里则充满了不解。

    长天一脚踹在匪王的脸上,将其踹到便不再看他一眼。

    “大王!!”那些跪在地上的山贼顿时悲痛的大喊。

    “为大王报仇!!!”

    “杀了他们,不然我等尽皆死于其手!!!”

    那些山贼瞬间抽出了藏在身上的兵器,朝长天他们杀来。

    不用长天下令李然立刻率众迎了上去。

    此时此刻那个带路的山贼,满脸错愕的看着场上的变故,随后他看到了长天看向战场的那种平静的让人恐惧的目光后,浑身一个激灵。

    只见那山贼快走几步,捡起匪王尸体上掉落出的一把武器,就朝对面的山贼们杀了过去。

    长天看了那山贼一眼,他对聪明人一向很优待,像最初投靠他的那个小山贼王二,如今已经是初级武将了,这个十分拎得清的山贼显然也救了他自己一命。

    人数的差距以及等阶的优势,不是山贼们的一时意气可以拉平的,他们根本无法抵挡长天的士兵。

    被匪王选出来准备偷袭长天的这些山贼,明显是这死去匪王的死忠,没几个逃跑和选择投降的,都在拼死做着抵抗,当然这一切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没多久李然就带人平定了山寨,杀光了所有敢于抵抗的山贼。

    “主公,此番歼敌八百余。我军亡12人,伤43人。”李然走过来对长天说。

    “嗯,你带人打扫下战场,叫人回去把医师请一个过来,把山贼的那些伤兵,都集中起来,给他们治伤,伤势半愈即押解回村,交于李老。若有半点反意,直接杀了。”

    “诺!”

    此时,原先那名带路山贼,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那匪王掉出的武器,从远处一路跪行道长天面前。

    “大王,此番叛乱行刺全是那凌虎与其死忠所谋划,与山下那帮兄弟全无关系,我等事先毫不知情,请大王饶我等活命。”那山贼泣不成声的说着。

    “我从你行事中能看得出来,我不会降罪你们,以后就加入我落霞村吧。”长天淡淡的说道。

    “多谢大王!”那山贼大喜。

    “以后叫我村长或者主公,王是不能随便乱叫的。你叫什么名字?”

    “多谢主公,小的叫王三。”山贼激动的说道。

    “嗯,隔壁老王家果然都出识时务的人。这把刀就赏你了。走,带我去山寨基石。”

    “多谢主公大恩,主公请随我来。”

    长天带人跟着王三,走向了匪王寨的基石。

    不知为什么每次去别人家里搜刮打包,长天就有种掩饰不住的喜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