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茶

    船行几日之后,广陵县县城已经遥遥在望了。

    长天的船队以直线的样子一艘跟着一艘,大船的甲板上雄壮的士兵站列在两侧,军容整齐,兵甲齐备,神色肃穆。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支强军。

    不过别看长天的队伍浩浩荡荡的,事实上他的船是不能全部靠岸的,不然分分钟就会被人定性为反贼。

    只有他的那些货船才能靠岸,而且就算货船靠岸之后,船上的士兵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大量下船。

    长天被系统提示后有些无奈,他吩咐一半士兵乘着那些战船往回走,找一处天然码头停靠等候,自己则和另一半的人去广陵县的码头。

    “主公,我们快到了。”李然对长天说道。

    “泊船吧。你和万钧,带上5个人跟我走。让其他人留在船上等候。”长天说道。

    “诺!”

    长天带着一行人直接来到了广陵县的交易所。

    一踏进交易所长天就看到了大量的玩家,整个交易所都是人声鼎沸热闹不已。

    长天一行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长天本人的样子其实没什么,无非是长的稍微帅点罢了,主要是长天左右跟随的李然和孙大力威武的气势吸引了其他玩家的眼睛。

    “你看,那俩是历史武将么?”

    “哪来那么多历史武将,现在谁也没官职,有哪个历史武将愿意跟你,这种可能性一丝一毫都不存在,这俩肯定是那小子领地里的npc武将。”边上一人随意就断定了真像。

    “真的?我怎么觉得这俩人,跟我朋友领地里的初级武将好像相差很大的样子。”

    “说不定人家的是高级武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少看见李然和孙大力的人都在私下讨论着什么,不过拜那篇‘情杀’的帖子所赐,长天的样子还是被一些人给认了出来。

    当下就有人眼睛一亮,然后匆匆的走出了交易所一路小跑而去。

    长天来到了巨大的交易面板前搜索着精品木料,一看之下还真有很多,不过都是几单位几单位的零卖。

    这种材料现下还真没人特意收集囤积。毕竟除了拥有稀有图纸的领主一般都不需要这些东西,谁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日后会不会烂在手里。

    长天看了看木材的价格波动很大,便宜的几银贵的几十上百银,他直接开始挑便宜的下单,很快建设所需要的1000单位就满了,长天没有满足直接多买了1000单位以备不时之需。

    交易所买东西付完钱后直接可以从边上的仓库提货,无需额外的等待。长天给了孙大力几金让他负责雇人,将木头运送到码头拖在船尾后,他直接带着李然离开了。

    长天找到了一间茶楼,这茶楼的不远处就是广陵郡的太守府,环境十分优雅,不像交易所那样嘈杂。

    长天和李然上了茶楼来到了一间雅室,茶楼的伙计也奉上了茶水后躬身退出。

    他看了看这间雅室的布置,其结构十分古朴,格调雅致,精雕细琢的木质家具上都透着淡淡的香味,一看就知价值不凡,不管从什么角度上看,房间的格局都衬托着,中间长天所坐的那张沉香木桌子,看得出这是茶楼的精心布置,确实能让人心里舒服。

    随后长天叫李然一起坐下,他品了一口杯盏中的茶水,随即皱了皱眉头。这茶他喝不惯,并非不好,就看这家茶楼的格调也不可能用极差的茶水来招待客人。

    只不过他平时喝惯了的茶叶确实要比这个好太多,所以再让他喝其它的茶自然就索然无味了。

    于是他把茶壶里的茶水倒掉,招来了伙计让对方再烧一壶水过来,没多久伙计端着水壶来到了雅室。

    长天挥退了伙计,取出了自己包裹里的茶叶。

    他先将两个茶杯注入七八分水,将一小撮茶叶投入了茶杯之中。

    茶叶才刚入杯中,只见茶盏上方就形成了一层淡淡的云雾,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云雾之中好似有人影晃动,端得是神奇无比。

    他端起茶盏,轻轻的吹了口气,顿时四溢的茶香伴随着四散的云雾充满了整个房间,一时间竟使得这雅室都变得飘渺起来。

    轻轻抿一口,那充满灵气的茶水在嘴里好像酝酿已久的鲜花在瞬间绽放,沁人心脾的茶香渗透了长天的全身,整个人都好像被包围在其中。

    慢慢的将茶水咽下,长天只觉得心里无比舒畅,心神极其宁静。一时间那些在剿灭匪王寨的首次失利再加上自己也狼狈的被杀死的挫折所积累下的戾气也被冲刷的一干二净。他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切。

    茶香中弥漫的灵气配合着沉香木桌椅的香味飘出好远,甚至惹得茶楼下的行人都免不了被那极具灵韵的香味所吸引,从那茶楼的下方往二楼张望并且不由得都深深的吸着茶香,那悠然如天上而来不似人间凡物的茶香实在让人流连忘返。

    就在长天闭眼享受的时候,雅室的房门悄悄的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长天没有睁开眼继续享受着,这种感觉实在难得,以后再喝这茶就不一定能有如此让人印象深刻的感受了。

    边上的李然没有动作,只是盯着来人看,他不想打扰到自己主公的安宁。

    良久之后,凌晨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来人。因为有些失礼,所以他站了起来,歉意的朝对方笑了笑。

    来的人不是那伙计,而是个青年男子,容貌俊朗,面色和润,带着十分的精气神,而且在进来的这段时间内对方一直站在门口,而且面带微笑没有丝毫不耐,对方温和的气度让长天产生了好感。

    长天一看这人显然不是玩家,于是抱拳说道:“一时忘情所致,让先生见笑了,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哈哈,无妨无妨,某也爱茶,深知品味好茶时的感觉。尤其是此等仙茶,实在是世间难得之物。”来人很和气的笑道。

    汉时的文人一般都嗜酒如命,但是对茶却一般,主要是茶实在不大好喝。而《世界》里茶文化则十分发达,因此那些又臭又硬的文人们也多了一个嗜茶如命的习惯。

    “在下长天乃是异人,敢问高姓,若先生不弃,在下愿与先生共饮一杯。”

    “某姓陈名琳,字孔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