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廖淳与吕岱

    眼看少年廖淳就要被追上,后面的男子抡起手中棍棒就对少年廖淳的腰间砸去,这一下如果砸中恐怕不残也会重伤。

    不过李然早已催马向前,用虎王枪替少年廖淳挡住了这一棍,然后随手枪头一挥将那个打人的男子直接拍的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另一名男子也停下追击的脚步,跑去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同伴,然后对长天和李然说道。“两位最好别多管闲事,这个小乞丐敢从我们珍品阁偷东西,打残了他就算是便宜他了。”

    “我没偷东西!是他们想抢我东西!“少年廖淳立刻大声为自己争辩。

    长天下了马,走到小廖淳身边安抚了一下他然后问那个男子:“既然你们说他偷了东西,那么他偷的是什么?”

    “一把名器匕首”那个男子立刻回答。

    “那是我的!”小廖淳冲着男子大声喊道。

    长天拍了拍小廖淳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激动然后又问那人:“我一路行来所见之商家,无一不是将贵重商品置于柜台之内,柜台也有挂锁插销,想必你们的珍品阁里也是一样吧,是也不是?”

    那男子不知道长天是什么意思,只能实话实说道:“自然是如此。”

    “那你告诉我这少年是如何从锁着的柜台里偷出那把匕首的呢?”

    两名男子此时面面相觑,显然他们俩的智能还不足以立刻虚构一个少年如何偷盗的情节出来。

    长天又说道:“别告诉我,你们珍品阁看到这位衣服肮脏不堪,而且面黄肌瘦的少年来你们店里,你们会像欢迎大爷一样欢迎他,还会把柜台里的东西拿出来让他品鉴一番,这话说出来只怕谁都不会信。”

    “说到底,还是你们珍品阁的人见财起意吧。”这话说完之后,从表情来看周围大部分围观的人都相信了这点,从这点可以看出这珍品阁的作风可能一直很霸道。

    就在这时一声极为阴阳怪气的声音慢悠悠的从两名男子后方传来。

    “作为异人说话确实可以口无遮拦,但是不管你是异人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在这广陵县里说话也得掂量掂量。我珍品阁说这小子偷了东西,那他就是偷了东西,我珍品阁说他是小偷,那他就一定是小偷。你二人如此庇护这小贼,肯定是同伙了。”

    说话的是一个胖乎乎的掌柜模样的中年男人,神态举止极其高傲,从话语中的信息可以知道他应该是珍品阁的掌柜。

    “窃者棒杀,从者同罪。看两位如此大好年华却不想是两个贼。着实令人惋惜啊。”那掌柜边说还边摇了摇头露出一副可惜的模样,他一句话就要把凌晨二人作为从犯定性,而且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长天和李然的马。

    尤其是长天的那匹追风白龙,这掌柜看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目光中的**。

    从周围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了惋惜的神色,显然这珍品阁如此行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掌柜的话音刚落,长天身边的李然就如闪电般的冲到了那掌柜的面前。之前由于张超的事,李然明显憋着一股怒火,他单手捏住那胖掌柜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然后回头问长天说:“主公,要杀了他么?”

    长天示意李然不要急,他朝着整个身体都被拎起来的胖掌柜淡淡的问道:“你说我们是小偷?”

    那掌柜被李然抓住后大惊用力挣扎着,不过显然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你干什么?珍品阁乃是广陵李家所设。快把我放下来,否则后果自负。”

    李然听到这话后,立刻伸出左手在胖掌柜的右手臂上一捏,只听“咔嚓”的声音,掌柜的手臂立时断了。

    长天连眼皮都没动一下再次问道:“你说我们是小偷?”

    他的语气比前一句更平和了。

    那掌柜疼的冷汗直流,脖子又被李然捏着,连喘口粗气都不容易,掌柜用已经有些沙哑的声音对长天说:“我~我李家乃是张广陵姻亲,在这广陵城里你跑不了的。”

    李然见对方还是没有回答自己主公的话,再次伸手直接捏碎胖掌柜的整条右胳膊。

    然后长天再次问了一便“你说我们是小偷?”

    不过这次的声音连最基本的语气都感觉不到了。

    他之所以会问三次完全是因为这个叫廖淳的少年的原因,如果只有他和李然两个人,长天根本不会理会这种诬蔑,对方敢动手或者实在纠缠不清,直接杀了了事,长天完全不会在乎县城内不能杀人的规矩。

    既然遇到未长成的历史名人,而且对方还受到了冤屈,只要是脑子正常的玩家都会插上一手。

    掌柜此时觉得长天的声音就像是从九幽地狱中传过来的一样可怕。

    他看到李然的左手已经放了下去,又看到长天看着自己的目光,如同屠宰鸡鸭时那样的毫无波澜,掌柜毫不怀疑如果这次他再不回答,那么捏住自己脖子的人会毫不犹豫的捏碎自己的颈椎。

    当下掌柜就忍着剧痛甚至有些哀求的对长天说到:“不是,不是。两位不是小偷,是我说错了”

    “那么,这个孩子是不是从你店里偷了东西呢?”长天直接问下去,在长天概念里羞辱这种货色根本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回答不满意直接让李然捏死这胖子更省事,而至于下杀手是不是有些过分,从“窃者棒杀,从者同罪”这八个字来看一点都不过分。

    “没有,没有偷过东西”掌柜回答的毫不犹豫,毕竟比起店铺的声誉自己的命更重要些。

    “那么,是不是你们见财起意,想要强取豪夺这个孩子的东西呢?”

    “是,是的”

    “是什么,说清楚。”

    “是,是我们珍品阁见财起意想要强取豪夺,这位,这位少年的东西”

    长天听完,看向了小廖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对他笑了笑。

    “主公,此人怎么处理。”李然此时仍然捏着那掌柜,对长天说道。

    长天看了看那掌柜随口说道:“把他。。。”

    不过此时边上却有人对长天喊道:“且慢动手,汝等岂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于县城之内行凶。”

    长天放眼望去,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朝着自己走来,一脸的严肃,不像是一般的npc,本来打算让李然把那胖子扔在一边的长天,改变了注意。

    “这位先生有所不知,此人说我和我的家将两人是小偷,须知诬人清白,形同血仇,不共戴天。岂能因先生一句话就轻易放过。”

    “某姓吕名岱,字定公,乃广陵县县尉,此事缘由我已悉知,其人虽恶,但罪不至死。况国有国法,岂能私下行事。且将其交付与我,我定然将其绳之以法。”

    吕岱义正言辞的说道。

    “原来是吕定公,久仰大名,在下异人长天。适才刚与陈孔璋别过,他就曾对我提起过先生。说先生恪尽职守,历来秉公行事。既然先生要求,长天岂敢不遵,也罢此人就交于定公先生吧。”

    说完长天对李然示意了一下。

    李然点头,将胖掌柜放了下来。

    “原来是孔璋之友人,恕岱冒昧。今日公务在身不便详谈,改日再叙。”吕岱对长天拱了拱手,道了声谢然后离开了。

    长天也拱了拱手,目送吕岱离去。

    吕岱是谁他知道,三国活得最长的人之一,他和刘备、关羽同年出生,活了九十六岁。可以说他见证了整个三国的兴衰史。而且还为吴国开疆拓土,向南打到了扶南,林邑等地。总之是个十分有能力的人。

    长天忍住了对吕岱使用洞察术的冲动,免得引起对方的不快,对他来说这个吕岱的价值比张超大太多了,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长天看了看边上的小廖淳说:“饿了吧?走,随我去吃点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