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他们不行!!!

    长天放眼放去,果然自己军队的右侧,快速的涌来了大量的士卒,粗看上去大概有几千人的样子。

    那些士兵的衣着并非是正规的汉军衣着,反而像是某些世家自己的私兵。

    士兵等阶不算太高但也都在三阶左右。

    虽然是世家私兵但是也算有阵列可言。

    为首的有两个人坐在一辆马车上,其中一人的右手还用绳子吊着,另一人则是一副世家豪族的装扮,傲然的看着长天一行,一脸的视若无物。

    仔细看清后长天发现这个手臂吊着的正是那之前的珍品阁胖掌柜,另一个估计就是那李家人了。

    “主公,车上那人正是强占我们村子的豪强家主。”李然凭借自己的眼力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现在士卒疲劳,伤亡颇大,敌人又十倍于我,不宜开战,暂且留他狗命。传令,加速前进,去渡口与万钧汇合。”长天下令道。

    “家主,对方看见我们就逃了,哈哈哈。快追上去吧,好好出这口恶气。”那胖子焦急的说道。

    那李家的家主听了这话却狠狠地瞪了胖掌柜一眼。

    “如何行事还需要你教我?害我在张广陵面前失了多大的面子,临了还要我去看那个吕岱的脸色!你以为这都是为什么?”

    吕岱所属的吕家才是广陵郡海陵县真正的豪族,事实上要不是这李家攀上了张超,根本在广陵排不上号,更别提跟吕岱的吕家比了,所以吕岱在广陵郡秉公执法更本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有时候连张超的话也不太好使。

    若非这胖子是自己小舅子,早让他烂在监狱里了。

    “给我追!小小异人也敢在我李家面前放肆,真以为我李家是泥捏的不成。”李家家主下令道。

    李家私兵也加快了速度,朝长天的队伍追去,双方沿着河岸快速的行进着。

    长天的士兵一向是训练有素,耐力惊人,平时的伙食也很不错,顿顿肉不断,当然这也得益于崇明岛只有他一名领主的原因,并没有其他玩家竞争资源。

    再加上等阶的因素以及李然的‘疾行’,因此长天的队伍行军速度要比李家的私兵快上不少,消耗也比对方要小。

    长天命令士卒急行军了一段时间后,已经把李家私兵甩在了后面。

    远远的看了看后面已然疲劳的李家私兵后长天面露微笑,这种货色也妄想对付自己。

    “保持速度继续前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天距离和孙大力约定好的渡口已经不远了。

    “主公,渡口快到了,我们汇合万钧之后要不要杀回去?”李然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眼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不,下次。下次再来,必将他们连根拔起。”

    “主公前面有人。”一名武将喊道。

    果然前面跑来了几人,神情焦急气喘吁吁。长天仔细一看正是孙大力麾下的士兵。而领头的正是王三。

    “主公!”

    王三看见长天立刻加快的速度,跑过来单膝跪倒后喊道。

    “怎么了?是不是万钧他们出了什么事?”

    “主公,我等随孙将军在渡口等候。不曾想来了大批的官军对我军展开攻击。幸好发现的早没被他们堵在渡口,孙将军带着我们驾船安全撤退了。”

    长天听了松了口气,安全撤退就好。

    “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孙将军找了个地方靠近岸边偷偷的让我们游到岸上,回来通知主公,切勿再去那个渡口,以免中了敌人的圈套。”

    “那万钧有说在哪里汇合么?”

    “更南面有一个天然渡口,地方很大不会被伏击,而且周围没有村子乡镇,去那里汇合更安全。”

    “好,带我们去吧。”

    长天坐在马背上,一路思考着这次的得失,不过随后他看到面前随着他一路逃跑的在马背上还兴奋不已的小廖化,就不再胡思乱想了。

    “游戏而已,总不能每次都是我大获全胜吧。”

    长天不由得笑了笑。

    就在长天脸上的笑容还没结束时,突然一声号炮响起,前面不远处一队人马杀出,彻底拦住了长天队伍的去路。

    那群士卒大概有两千多人,全部是官兵组成,整齐的列队在前,紧握着手中武器,对准了长天的队伍。

    对方为首一人是一名高级武将,不过探查术下的信息只显示出‘张超家将’四个字,长天心道:“还好,不是什么有名有姓的。”

    只见对方催马走出军阵,对长天他们喊道:“小小反贼,身为异人不苟且偷安,竟敢刺杀官差县尉。我奉我家主公张太守之命,特来擒尔。我家主公说了,只诛首恶,余者皆恕,尔等何不捆住那异人,早早投降。届时张太守自有赏赐。”

    他说完后看见对方所有的士兵都丝毫不为所动,皱了皱眉突然灵机一动,只见那家将对着王三说道:“嗯,你做的不错,这下立功了,等我把他们拿下,我就放了你的家人。”

    王三一听急了,六神无主的他连忙跪下对长天大哭道:“主公,我不是,我没出卖主公。主公我愿以死明志,只求主公莫要怪罪我那些兄弟。”

    王三说完,就直起身子,操起手里那把匪王刀想要抹脖子,以死明志。

    还没等刀碰到自己的脖子,王三就被长天反手一个耳光抽倒在地。

    “谁特么准许你自杀了?啊?”

    “你来历我还不清楚随便来个杂碎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如果都像你这样,敌人说两句就要抹脖子,我特么以后还打不打仗了?”

    长天瞪眼对着王三大骂。

    “真真是蠢货,回去罚俸一月,特娘的。”长天骂道。

    “诺。。”王三缩头缩脑的回答了一声。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了长天麾下士兵的哈哈大笑。

    长天从白龙马上下来,然后取了根绳子趁小廖化不备将其简单的捆在了白马背上。

    这小王八蛋实在很犟,之前在藏宝的地方就不愿意逃走,还是士兵把他硬拽走的。

    长天不顾小廖化的挣扎对着白马示意。“待会战起,带着他向南跑,去找孙大力。”

    白马打了个响鼻。

    长天抽出了新手剑,走到队伍之前转过身背对敌军,看向了自己的士兵,完全不顾自己后面正在逼近的敌方军阵。

    刚才还在嘲笑王三的士兵们,瞬间面容肃整,直直的看着长天。

    “将士们,这次我们,很可能有人要回不去了,但是我知道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你们对得起我长天,我长天也必不会负你们,今日起你们所有人都是我长天的手足!今日起你们所有人都是我长天的兄弟!”

    “兄弟们!现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他们无一不想置我们于死地。但是,他们行吗???”

    长天对着士兵们大声问道。

    “不行!!!”

    “他们不行!!!”

    所有人都面露杀气无比愤怒的高喊着。

    长天转过身冷冷的看着敌人,随后喊道。

    “兄弟们,随我杀敌!”

    长天拿起武器一人当先跨着大步朝着敌人冲去。

    “杀!!!”

    两百多道蕴含着无尽愤怒的喊杀声朝着那两千名广陵官兵宣泄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