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第一次水战

    由于距离近的原因,长天的船队很快就驶入了长江。

    没过多久,那两艘大翼也追入了长江。

    再之后则是那艘楼船也笨重的拐入了长江的河道,朝长天逃离的方向继续追击着。

    两艘大翼的速度真的很快,要比长天那每艘都拖着两百方木头的中型货船要快不少。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追击之后,本来大概两千米的距离现在已经只有不到一千米了。

    再近些就是双方弓箭射程之内了。

    然而长天货船上的士兵是没有弓箭的。

    长天对身边的王三吩咐了几句。

    王三点头应是,然后迅速的跳上了最左面的货船。

    很快那艘货船就脱离的长天的船队,向着左面驶去。

    两艘大翼没有理会离开船队的那艘货船。

    他们的目标只锁定了长天所在的那一艘,其他一概不重要。

    大翼上的将领,见到有船开始脱离长天的船队之后,十分高兴,开始示意士兵大喊。

    “下邳相笮融大人有令,活捉异人长天者赏百金,杀死擅杀下邳县尉之人赏10金,活捉赏百金。”

    “下邳相笮融大人说了,只诛首恶,降者无罪。”

    长天听了之后心道:“果然是笮融这个垃圾货色。确实只有掌握漕运的他,手中会有楼船这种东西。”

    “一字排开,并列前行。”

    长天继续下令。

    长天船队中剩下的就艘船,依照长天的命令,直接一字排开,并列在江面上。

    “怎么想吓唬人么?哈哈,你这异人,还妄想着凭借这些货船翻天不成?”

    大翼上的将领哈哈大笑。

    “将士们,加快速度,赶上他们,大笔的赏金在等着我们。”

    于是两艘大翼又加快的几分。

    长天的船队与大翼已经越来越近了。

    “放箭!射死他们。”

    大翼的船头顿时射来一些箭矢,不过两艘船船身修长,船头根本站不了多少人,所以稀疏的箭矢对长天的船队造成不了多少伤害。

    不过这两艘大翼的意图明显只是拖延长天的速度罢了,真正的杀手锏自然是后面的那艘楼船。

    楼船之上的数千士兵,都能够轮换划桨,自然不需要为划桨手的体力担心。

    就算慢慢的吊在后面,迟早也能追上敌人。

    这就跟狼群捕猎,一般先长时间追逐耗尽猎物的体力差不多,相信楼船上的指挥,正得意洋洋的玩着打猎的游戏。

    事实上确实如此,长天的船队士兵本身体力就不足,再加上长时间的划桨,消耗确实很大,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

    不过大翼的速度也是如此,大翼的船上可没那么多划桨手替换,那都是固定的。

    在追了长天这一路后,显然也没之前那种行船如飞的感觉了。

    眼看两边越来越近,大翼就要赶上长天了。

    “哈哈,他们没力气了,准备战斗,弓弩手全部到甲板上来。”

    “记住无需跟对方接舷,绕着他们给我狠狠地射就行。”

    “哈哈哈,看你们往哪里跑。赶快!追上去。”

    看着后面的大翼越追越近,长天眼中寒光一闪。

    他喊道:“所有船只,斩断绳索,松开浮木。”

    长天的话音刚落,孙大力就带头走向了船尾,操刀就砍向了绑住船身后面那些木头的绳索。

    砍完后他还不忘幸灾乐祸的对着那两艘大翼笑了笑。

    “规避!规避!”大翼上的人发现长天他们的举动后立刻大声喊叫。

    不过距离太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一时间上千根木头拦在了江面,朝着大翼漂去,很快就和大翼撞在了一起。

    这些木头显然无法对大翼造成多大的伤害,只能拖延些时间,或者让那两艘大翼无法行动自如罢了。

    “垂死挣扎,不要慌,给我拨开这些浮木,这些东西根本撞不沉我们的船。”

    是的,撞不沉,这是很明显的事,长天也没打算这么做,他已经把这两艘大翼视为囊中物了,怎么愿意破坏他们。

    后面的楼船看到前方的场景后,一如既往的朝前而去,这些浮木对这艘水上堡垒来说根本算个屁。

    “那些蠢货,不知道躲开么!加把劲,赶上去,杀光他们。”楼船上的指挥有些气急败坏。

    不过就在这时,有士兵开始尖叫。

    “左侧有船!!!”

    楼船上的人顿时朝左边看去。

    只见十艘撑满船帆的中型战船,以极快的速度,乘着12月呼啸的北风,破开了波涛汹涌的长江,朝着楼船的侧面疾速的冲撞过来。

    这是长天的战船,他们终于来了。

    “不好,他们想撞船!!!快规避,调转船头,朝向敌船。”那指挥大惊失色,厉声尖叫。

    楼船选择的应对方法并没有错误,然而这么大的船想在短时间内掉头,这来得及么?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只见王三站在最前面的一艘战船上大喊:“快,再快,撞上去,一鼓作气撞沉那艘楼船,建功立业正在此时,兄弟们再快!!!”

    楼船很大,真的很大,起码有十艘中型战船加起来那么大。

    但是大并不代表没有弱点,楼船的船身侧面的中间部分是整个楼船最脆弱的地方。

    虽然有着大量材料的加固,但仍然改变不了其脆弱的特性。

    很快江面上连续几声巨响传来,长天的战船狠狠地撞在了楼船上。

    楼船或许能承受像这样的撞击一次两次三次,但绝不可能承受更多了。

    当第五艘战船撞上楼船时,楼船的船身终于裂开了。

    随着后面的战船撞来,楼船彻底被分成了两截。

    一时间楼船上的士兵哭爹喊娘声四起,声音里满是绝望,在这种浩瀚的江面,水性再好也是个死,就算你能抱着木头浮着,你也躲不过水面下凶猛的怪物。

    《世界》里的长江,可不是现实的长江,水里只有濒危鱼种和被极端污染的毒鱼。这水里你泡太久是会被怪物攻击的。

    楼船上的不少士兵还为了逃命,直接跳到了长天的战船上,直接跪下投降。

    王三喊道:“离开这里,赶上那两艘大翼,主公说了这两艘船咱们要了。”

    一看那十艘战船离开,还没来得及投降的士兵更绝望了,只能尽力的爬到已经断裂的楼船的高处,期望对方能够收降俘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